分享

補充/〈赫曼赫塞童話故事集〉節錄

  這篇是〈「狹路相逢~」背叛了捲毛男店員〉日記的補充。
  一千七百多字,放在日記顯得些許不合。不過,一篇好的故事,是值得由頭到尾細細品味、堆疊情感的。
  然而,這裡節錄的〈來自另一個星球的奇怪訊息〉小說內容,仍舊是去頭去尾、刪減後的片段。完整版就留給有興趣的人自己翻閱了。個人非常推薦借來讀讀看。
……
  少年再也克制不住,冒犯這位極力壓抑,但如他所察覺,又是一位高貴的人,他失禮的問:「我請求你告訴我,你們為什麼在你們的星球發動這些戰爭?到底是誰的錯?你自己有沒有過失呢?」
  國王出神地望著報信人,好久好久,看似對他魯莽發問感到不快,但他陰鬱的目光無法迎上這位外地人明亮又無惡意的雙眼。
  「你是小孩,」國王說,「那是你還無法了解的事情。戰爭不是誰的錯,它自然而然發生,和狂風、閃電一樣,所有我們必須起而對抗它的人,並非戰爭的發起者,只是戰爭的犧牲品。」
  「所以你們很輕易就死了?」少年問,「在我的故鄉,死沒有那麼可怕,而且大部分的人自願去死,很多人高興地接受死亡:但永遠都不會有人膽敢殺死別人。你們的星球應該頗為不同。」
  國王搖頭,「殺戮在我們這兒雖然不是太罕見,」他說,「但我們當它是最嚴重的罪行。唯一允許殺戮的,是戰爭,因為在戰爭中無法出於恨意或忌妒,為了一己的利益而殺人,大家都只是做團體要求他們做的事。如果你以為他們輕易就死去,可就錯了;如果你看過我們死者的臉,你便能看出,他們死得很艱難,他們死得艱難又不情願。」
  少年都聽進去了,為這個星球上的人所擁有的人生之悲涼與沉重而驚訝萬分,他有好多問題想要提出,但他有預感,他永遠無法理解這些陰暗又可怕的事情的原委,何況他覺得自己亦尚無強烈的意願想理解這些事。不是這些令人惋惜的生命紀律不彰,就是這個星球在沒有光明慈悲的神靈的情況下由魔鬼來統治,不然就是這個星球遭逢厄運,治理時鑄下的大錯與謬誤。若繼續追問國王,非要他回答及承認不可,都將令他尷尬萬分,同時也很殘忍,因為他的回答與自白肯定尖刻、忍辱屈從。那些生活在高度畏懼死亡,卻大量相互殘殺的人,臉上都有一種尊嚴盡失的粗鄙,就像那位農夫的臉,也如這位國王一樣,臉上盛滿強烈可怕的哀傷。他為他們感到難過,但又覺得他們非比尋常,幾乎可笑,以一種令人沮喪羞恥的方式顯得可笑而且愚蠢。
……
  「請告訴我,你們的心靈中難道沒有預感,你們的所作所為是錯的?你們難道不曾渴望過開明開朗的神靈,深明大義且愉悅的領導人及舵手?你們在睡夢中從不曾夢想過另外一個更美好的人生,沒有做大家不喜歡的事情,理性與紀律優於一切,人與人相遇時總是愉快、憐惜寬容的地方嗎?你們都沒想過,這個世界應是一個整體,應該充滿幸福快樂,有益健康,意識到整體並崇拜它,再用愛來服侍它嗎?你們真的毫不知悉,我們那兒稱之為音樂,禮拜以及極樂境界的東西嗎?」
  聽這些話時國王的頭低垂了下去,此刻他抬起頭來,他的臉上有了變化,一抹微笑閃著微光,雖然他的眼中蓄滿淚水。
  「英俊的男孩,」國王說,「我不確知你是小孩或智者,是神靈也說不一定。我可以答覆你,你說的那些我們全都知曉並且深藏於心,我們對幸福、自由以及神靈皆有預感,我們有一則原始時代一位智者留下的傳說,他聽說統一的世界是空中的一種和諧協調。這樣說你滿意嗎?瞧,也許你是彼岸來的亡靈,但即使你就是上帝本尊,存在於你心上的,如快樂、權力與意志,其實也存在於我國人的心中,但只是作為一種預感、反射以及隱約的徵兆。」
  他突然站起來,有那麼一剎那,國王的臉上展露一抹灑脫、雲開霧散的微笑,好似破曉時分,讓站著的少年好生訝異。
  「快走吧,」他對報信人說,「去吧,讓我們發動戰爭、殺人!你把我的心變柔軟了,你讓我想起我的母親。夠了,夠了,親愛的英俊男孩。走吧,在新的戰役開打之前,快逃!血流成河,城市燒起來之時,我會想你;我會想到這個世界是一個整體,我們的愚蠢、怒火以及野性都不足以使我們與其分離。再見,代我向你的星球致意,幫我問候那位神靈,有野鳥啄食一顆心的標誌的神靈!我認得那顆心,也知道那隻鳥。記住,我來自遠方的帥氣朋友:當你想起你的朋友,想到作戰中的那位可憐的國王時,不要想到他坐在臥鋪上,被悲傷擊垮的樣子,最好想著他兩眼含淚,雙手染血微笑的模樣。」
  國王沒有叫醒僕人,親手撩起帳篷的簾子,放陌生人走出去。少年懷著新的想法回到平地,在晚霞中看見天際一座大城市燃起熊熊大火,蹋過死者與四分五裂的馬屍離去,直到天全黑,抵達森林山區的邊緣為止。

——〈來自另一個星球的奇怪訊息/赫曼赫塞童話故事集〉
分類:藝文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狹路相逢~」背叛了捲毛男店員
  • 下一篇
  • 雞婆卻偉大的夢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