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

分享

看不起別人,只是在畫地自限

最近幾天連假回到家,開始慢慢思考,我長這麼大以來,曾為自己設下的陷阱。
我大概從國中以來就一直都是成績優異的乖小孩,上了第一志願高中、也考上不錯的大學。雖然這樣做有壓力,但還算是健康的壓力,因為那前進的動力似乎來自於我自己--我好像滿享受贏過別人的優越感。
但以現在的角度來審視過去的自己,我好像會透過「看不起」或「排除」跟不上自己腳步的人,來鞏固自己比別人還要厲害的事實。我的價值,似乎是建立在如何「狹隘的挑選」自己的職涯。我看不起的東西愈多愈好,因為那才能確保我所選擇的道路是最好的。
這當然不是一件好事。一方面,這樣充滿競爭心的自己,可能無意中傷害到別人;但更糟的是,我會把自己的視野關得更緊。
因為我看不起成天玩樂、不讀書的人,所以我不允許自己玩樂;我看不起一輩子待在家鄉城市、沒有到更大的世界闖闖的人,所以我強迫自己一定得在外面做出什麼成就;我看不起沒有熱忱的人,所以我逼自己擁有夢想;我看不起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在幹嘛的人,所以當我無所事事的時候我會大力的譴責自己;我看不起做某些職業的人,所以我也把那樣的職業道路,直接從我人生地圖上移除。
仔細想想,這樣還滿 narrow-minded 的。在我真正去認識另外一個世界之前,我就先把那些人從我的世界裡排除。
所以,理所當然的,我就失去了認識那群新的酷朋友的機會。並不是他們不來找我,而是我自己選擇的。
我很想這麼抱怨我的社會環境:從小到大,我所接收到的教育氛圍總是著重在讀書上,把第一志願當成目標、把台大當成目標、把當醫生當成目標,只要不是第一名,其他都是「次等」的。如果不好好讀書,就得「淪落」到去做某種職業。
我不小心接受了這樣的氛圍,也沒有過多的質疑。一直到,當我發現自己能走的路已經窄到快要喘不過氣了,才發現,其實世界很大。
但不管這是社會氛圍所教導我們的,或是我自己的問題,我最後都必須相信,這是我自己的課題。因為這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只要我懂得怎麼放下不合理的執著,接受自己沒有想像中的卓越--或說,不該用扭曲的方式去建構自己的卓越--那麼我能夠成就的事情,其實充滿無限的可能。如果我不再歧視自己,我就不再歧視別人。如果我不再歧視別人,我就不再歧視自己。
社會 教育 自我設限 高學歷 壓力

Photo by Anthony Tran on Unsplash

#社會  #教育  #自我設限  #高學歷  #壓力 
分類:心靈

I like to hide in a way that people can see me. But I try not to hide.

評論
上一篇
  • 如果那時候再堅持一下?很抱歉,我從來沒這麼想過
  • 下一篇
  • 「工作好玩嗎?」/ 獵人 / 帕里斯通 / 會長的遺志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