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翻譯:[韓國怪談]-秉哲的故事


這件事情是在我大二學期末發生的事情,我那時候住在慶尚北道的某大學附近,那個大學是地名大學因此不太方便講是位在哪裡。
總而言之那個大學不在市中心,但大學周邊還是有很多學生們喜歡去的酒店、網咖、影印店、餐廳和許多住宅。我住的地方又離大學有點距離,大概要沿著農田走個20分鐘才會到我家。
那是一棟兩層樓高的建築物,我的家在經過長長的走廊轉個彎後的另外一邊(可以看到矮矮的山),再往上走的二樓(正確住在幾號時間有點久不是很記得)。
那天我一個人在家用電腦下載恐怖電影來看。
那個電影叫做「鬼影」,真的好可怕……
看完電影後時鐘指著兩點半,因為我太害怕了所以打電話給女朋友,女友問了我電影怎麼樣我說很可怕,之後又說了一些無意義的話,所以我打電話給跟我最好的學弟-秉哲(假名),叫他過來我家聊天。
秉哲平常都會來我家一起喝酒,是跟我感情很好的學弟。當然不能跟他說我現在很害怕,所以我跟他說我們好久沒一起喝酒了一起喝一杯吧,但秉哲說他現在在市中心喝酒,而且明天還要去學校上課所以沒辦法來十分抱歉。
沒辦法了,在超過凌晨三點的時候我蓋著被子躺在床上。
儘管如此,害怕的感覺還是沒有消失,因此我打開了電視並把聲音轉大,當時我開著遊戲的直播希望看著看著就睡著。
大概三點半的時候?我沒有正確的看到是幾點,但是印象中牆上掛著的時鐘時針是指在三跟四之間。
突然外面的門響起了咚咚咚的敲門聲,正準備要睡著了突然把我吵醒其實我蠻不爽的,所以決定忽視。
但咚咚咚的敲門聲持續了五分鐘,我很生氣的用半語說「是誰!」,但是沒有回答並過了一陣子後…
「哥!我是秉哲!」
原來是剛剛叫他來卻沒辦法來的那個傢伙,我想著為什麼剛好在我正要睡著的時候來,便一邊起床一邊走向大門並大喊
「小子!現在都幾點了,你剛剛不是說不來結果現在還來!」
當我走向門那邊的時候,又聽到外面傳來學弟的聲音。
「哥!我是秉哲!」
「這小子我說我知道了啦!我問你為什麼現在才來!」
「哥!我是秉哲!」


「這小子在跟我開什麼玩笑!想死啊?不想我幫你開門?」
「哥!我是秉哲!」
「瘋了嗎這小子……!」
學弟一直回答一樣的話讓我覺得很生氣,我原本打算趕快去開門的卻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氣。以往我會直接開門然後咒罵髒話,但剛剛看的恐怖電影一直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心想以防萬一還是在開門前多問一下好了。
「欸……你是誰?」
「哥!我是秉哲!」
「你在哪裏喝了酒過來的?」
「哥!我是秉哲!」
瞬間我起了雞皮疙瘩。感覺是人。但人不可能語調都完全一模一樣啊。但是外面的那個語調從頭到尾都一樣啊……就好像錄音機一樣反覆播放,不斷重複著固定的語調。我輕輕地將耳朵貼在門上聽

「哥!我是秉哲!」
越聽越覺得奇怪。當把耳朵貼在門上聽的時候,會大概知道位置在哪裡,但這個聲音卻並不是從門外面傳來的,而是從天花板那邊……
嚇到的我確認門鎖上後便大叫
「呀這OO小子啊!你是誰 開什麼玩笑!還不滾嗎?!」
然後外面什麼聲音都沒有。
儘管如此我仍舊不敢放心,重新將耳朵貼近在門上聽。什麼聲音都沒聽到。只聽到了些微的嗚咽哭聲和走廊傳來的微弱風聲。貼在門上大概聽了十分鐘後恐懼感漸漸消失,我便重新回到床上躺著。
 
「呃嘻嘻嘻嘻嘻!咿嘻嘻嘻!咿嘻嘻嘻嘻嘻嘻!!」
我以為心臟要停止了。
在我耳邊響起了門外傳來的不知道是男是女的笑聲,實在讓人喘不過氣。我用手撐起了上半身,感覺到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我下巴劇烈地顫抖著直直地看著門。
「呃嘻!哈!呃嘻嘻!呃嘻嘻!咿嘻嘻嘻嘻嘻嘻!」
持續聽到這個聲音。讓人窒息的笑聲。而且越來越大聲跟清晰。我手發抖著最先想到的是要打電話給秉哲。沒接。我用顫抖的手打著簡訊
「欸,你好像在門外面,但又好像不是你。打電話給我吧拜託,我快怕死了。」
大概傳了數十封類似這樣的簡訊,我一邊持續看著門一邊經歷這種恐怖的事情。
咚咚咚地敲打、瘋狂地笑著、又重新咚咚咚敲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概超過害怕已經接近瘋了的感覺吧
就在那個時候,
聽著那個瘋了般的聲音,我從原本驚恐的感覺轉變成生氣又憤怒,因為我住在套房,所以廚房就在床的旁邊,我憤怒地打開碗櫃拿出平常用的菜刀,砰砰地跑到門前並猛然打開了門
什麼都沒有。

我對著空氣像瘋了一樣地揮著菜刀,罵出了所有知道的髒話,並對這種亂開玩笑的人(不管是人還是鬼)狂詛咒。就這樣揮舞著菜刀一陣子後,原本湧上的憤怒感覺突然消失恐怖感又重新襲來,當我打起精神後環顧四周,依舊什麼都沒有。
連平常都會亮著的感應燈也不亮,而在黑暗走廊另一邊看到的山更是讓人覺得陰森森。
我感到喘不過氣來,便用力的把門關上並鎖住了,然後手緊緊抓著刀坐在床上並直直地看著玄關的大門。
到了早上也還是沒睡,我看了看時間已經早上八點多了。
就在那時候,外面傳來了尖叫聲。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秉哲的聲音。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跟凌晨敲門的聲音不太一樣。是人!我強烈地認爲。
以防萬一我握著刀往門的方向跑過去並一下子打開了門,看到了在二樓走廊盡頭跌坐的學弟。那瞬間高興到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喂!靠!靠該死!靠!煩死了!!」

他一直講著髒話,他看到我雖然很高興但不知道為什麼生氣著。
然後原本癱坐的著的秉哲,突然抓起我的衣領並把我拖離套房。
秉哲的身材比我高大,我束手無策的被拉了出來,當我看到明亮的陽光的時候,我終於放鬆了並癱坐下來。
看到我那個樣子的秉哲也在我身旁坐了下來,直到那個時候我才能跟學弟好好講話
「欸!靠我昨天……」
「哥!你立刻搬家!」
「……欸,你看到什麼了,什麼!看到什麼?!」
憑直覺我覺得學弟好像看到什麼了,秉哲看著我蒼白的臉快速地說了出來,我越聽越覺得毛骨悚然。
在汗蒸幕睡一晚的秉哲起床後看到了我的簡訊,因為很擔心便打了電話,但是我沒有接。
所以簡單的洗了澡,搭了第一班車去學校後就來到我住的地方找我。
但是當他到了大樓的院子時卻嚇到了,我房間的床頭上有一個透明的雙層玻璃窗戶,而窗戶位在面向院子的那邊,秉哲透過窗戶看到了屋子裡面的狀態,整個房子裡面好像被鮮血覆蓋著一樣紅通通的……
秉哲嚇著跑到二樓的時候……
……就在那裡看到了

在我家玄關門前漂著的頭,
沒有身體只有頭,在我家玄關前面的日光燈下漂浮著,
秉哲尖叫著跌坐在地上沒多久後門就打開來了,而我跑了出來

對我來說我只看到茫然又一直罵著髒話的秉哲,而秉哲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頭咻一聲地快速進去了我的家,他便一句話都沒有說的把我拉到了外面。

之後一陣子我都沒有回到這個房子,並和秉哲住在一起。
那傢伙也是一個人住,而且他說他也很害怕,我看得出來他很開心我可以跟他一起住
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後,我整理了一下心情跟著朋友小心翼翼地回到了房間。
就像我之前逃跑的那個樣子一樣,我急急忙忙的打包行李像逃跑一樣的出來,並找到了別的房子。
那時候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現在想想還是起雞皮疙瘩,疑問依舊在我腦袋中盤旋著。

來源:https://bamnol.com/?mid=horror&sort_index=readed_count&order_type=desc&document_srl=1576646
#慶尚北道  #韓國  #怪談  #翻譯 
分類:學習

每天每天都在找讓自己快樂跟獲得成就感的事情,目前熱愛緬甸跟翻譯韓國怪談。希望退休後可以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