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都是堅持

我不確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一個人的夜。
如果那時候再堅持一下 自由

Photo by Lukas Robertson on Unsplash


幼稚園的時候老師總是要我們睡午覺,而那個總是不肯睡,甚至被老師丟進裝棉被的箱子裡還把箱子踢壞的小屁孩,是我。爬到幼稚園的長頸鹿頭上只為不被抓去吃下午逼著我們要喝完整碗愛玉的小朋友,也是我。
小學時翹掉體育課,因為被排擠寧可自己去遙遠的操場邊一角爬到遊樂設施上沈思。
國中想要成為一個桌球選手參加夏令營,在所有人不看好的最後打贏了教射箭隊的體育老師。我漸漸發現了自己的堅持,但仍然模糊著。
高三的尾巴,第八節上課前我從學校大門衝出去,直接搭車上了台北,去參加唱歌選秀。最後連初賽都沒進,但是唱歌真的很快樂啊!
大學花了四年的時間,我選了一個課業不重的科系,專心的唱著歌,玩著社團、樂團。我一度認為我堅持的是唱歌。我也一度認為我的夢想只是唱歌。
研究所一路半工半讀,我也回到了桌球社,在系上的唱歌比賽終於拿下了第一。但我對於未來仍然迷茫。
如果那時候再堅持一下 自由

存不了錢的我乾脆休學專心工作,但工作換了一個又一個,到後來每個面試的人都問我為什麼工作一直換。找不到喜歡的啊!
因為總是在換工作仍然存不到錢,但卻讓我發現自己模糊的堅持著什麼。唱歌、桌球、寫東西,那都是我能找到自己的方式,我真正再堅持的東西,其實不過是我的靈魂、是我的自由。
快三十了,好多人跟我說。好像成熟意味著要定下來,意味著要妥協於這世界的不公平、不自由。而我為什麼要呢?寧可將房子蓋在海上,終身漂泊,也不願定在這一個不喜歡的點,也許蟋蟀活不過這個冬天,但他至少享受過那場盛夏的暖陽。
如果那時候再堅持一下 自由

Photo by Zoltan Tasi on Unsplash


#如果那時候再堅持一下  #自由 
分類:心靈

若不能唱,那就寫吧

評論
下一篇
  • 偽裝成長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