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總之,那是我第一份工作......

腳跟碰不得地、耳旁呼嘯的過於尖銳
我的確是個謹小慎微的人,我忽然意識到了。
溫聲細語是大旱甘霖、例行關心是汪洋浮木
一整個世紀的孤寂包圍著我,我大聲呼救,回應的終究是生活的無力與悲傷
有時候會撫上自己的左胸口「啊!原來他還在跳啊!」所以是苟延殘喘還是頑強奮鬥,我也不大確定
事實是,得過且過的日子安逸得讓人甘願沉溺
「我最近上班都很開心欸!」
那個不時有驚喜蹦出的置物櫃,好幾次、好幾次,打濕了眼睫
虧欠的太多了,那溝谷深得不見底,不見日光的躲在墨色裡
我扁平得像張紙,來人的一腳,都能輕易染上顏色,讓我皺的看不出來原來的模樣,卑微到塵埃裡,才知道,那滴露水、那抹斜陽是贈與我的禮物,把他悄悄收著,有一百萬個感謝,卻只能付之一沓紙
以前寫卡片總是「希望我們能成為想要的模樣」現在卻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模樣如何,那些離得太遠的冀望,只要一根小指就能遮掩得嚴實
那些被雨水打濕的爛泥估計原本也是用來成就蒼天大樹的吧!
分類:日記

怎奈松風明月三千里,天不許歸期

評論
下一篇
  • 20210105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