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10109

  在2020的尾聲,身邊的朋友紛紛發出對當年的回顧。基本上以大的來說這不是一個很好過的年,很多人因為疫情的關係造成對生活的巨大影響,甚至永遠的離開這個花花世界了。
  這時候如果我說我很珍惜、感激這一年似乎會遭人白眼,所以我選擇不說,降低在人傷口灑鹽的可能。
  我有一個怪狀,比起鎂光燈照耀的區塊,我更著迷於那塊陰影。有一年我跟朋友去跨年,倒數三二一大聲呼喊新年快樂享受艷花綻放的短短數十秒的時刻,我轉過身看著滿滿充滿期待的眼神朝向101,煙火的顏色在瞳孔中閃爍,這麼得一致性像朝聖一樣彷彿看到奇蹟,一次又一次有節奏的「哇~」讓我覺得這明明比看煙火還有意思啊!當全世界的眼神投向同一個地方,我卻想看看那塊沒被照耀的地方,對我來說那才是最真實的狀況,這麼真實、不修邊幅。
  

  言歸正傳,我是否應該也要回顧2020到底又改變了我什麼呢?
  曾經有一年傻傻的把自己丟向深淵,怕自己被拋棄、怕一個人生活,對周遭極度敏感,甚至暗暗埋怨為什麼那時沒人把我拉回軌道讓我身處這樣的情緒,我討厭自己也害怕失去。
  曾經有一年我自稱這叫Gap Year,但不像西方世界的青年追尋自己、體驗生活的那種壯遊,那是我最可怕的噩夢。我失敗了,我落榜了。花了大筆鈔票,把自己關在不透氣的空間過著固定的生活,那時的我很害怕,過了很久還會暗暗流眼淚,直到現在我還會做我還是學生的夢,但大部分是壓抑的那種,醒來只有感謝天地我已經不在那一年。
  曾經有一年我以學生的身份去美國打工度假,飛行了數十個小時以後戰戰兢兢拿著護照跟海關說Hello, nice to meet you! 身邊充滿金髮碧眼的外國人,不,其實我才是外國人啊?我記得那個夏天是這麼的熱情洋溢,那裡的夜店是這麼地冶豔,那裡的沙是如此的細軟,酒是五顏六色的,把車庫拉開就可以開party,百萬夜景在眼前展開,陽光照在臉上卻是冰冷的海風呼嘯臉頰,是啊,那是我青春的顏色啊!
  不想承認,那些過去依然歷歷在目,事實上卻離我漸遠了。
#過去  #回憶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