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Show Time

舞台燈一亮

魔術師獨自走到舞台上介紹著今天要表演的魔術
斑駁破爛的舞台和台下滿臉不削的觀眾混搭成一股令人做噁的味道 (噁到我可以直接聯想到酒醉時馬桶裡淡黃色的吐渣一樣)
「今天要表演的是淹死我」魔術師說著。
「這密閉的透明缸子裡將會有水不斷的注入直到充滿整個空間」
「而我將呆在這缸子裡直到你們任何一位觀眾將我放出來」

「鑰匙就在你們的嘴裡!」
魔術師說這到句話時臉色特別凝重
接著魔術開始,魔術師呆在水裏面無表情的透過玻璃缸看著大家
觀眾無趣的看著這枯燥的魔術表演甚至有人打起瞌睡  
突然,缺氧的魔術師嗆了一口水,他右手貼在玻璃上開始露出求助的表情
觀眾們突然精神大振發現好戲終於來了
隨著氧氣的減少魔術師的表情越顯猙獰
隨著痛苦的提高觀眾們的掌聲開始熱烈響起
魔術師用手指刮著冰冷的玻璃
光滑的玻璃並沒有留下他五指的抓痕,只劃過了隔著玻璃觀眾大聲叫好的嘴臉
斷氣時魔術師眼前雖然一片漆黑
但仍感受的到身體在不自主的抽蓄著
魔術結束
現場除了滿地的垃圾、菸蒂之外
還有在缸子裡載浮載沉的魔術師屍體
「幹,無聊死了」
觀眾們邊散場邊碎唸著
依舊沒有人記得讑匙就在他們的嘴巴裡
陰涼的太平間裡
魔術師被擺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雖然有屍袋包裹著但魔術師還是感覺非常冰冷
他起身
從裡面拉著拉鍊脫掉了裹屍袋
拔掉了掛在右腳大拇趾上的屍體編號牌
妝都來不及卸
他開始準備下一個魔術。
#人際關係  #短篇  #隨筆 
分類:心靈

舊照片無法追朔,但卻會被舊文字反追朔 嘖。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