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Placemaking823-07

Placemaking 地方創生(一)的課間心得
引文
這幾年「知識經濟」、「數位遊牧民族」、「自由工作者」、「自僱者」、以及所謂「斜槓青年」等諸多身分類別名詞變得火紅。根據Thomas Friedman的觀察(後著成《謝謝你遲到了:一個樂觀主義者在加速時代的繁榮指引》),2000年雖然發生了網路泡沫危機,但是全世界的網路活躍程度,以及利用網路進行各類活動(包括商務、生產、教育、甚至是恐怖行動),則是在2007年為分水嶺;該年之後,全球網際網路生態不但成「指數型」成長,更有爆炸性的進步與諸多發明。這意味著:其實本段開頭五種新興工作及商業型態,它們所創造出來的「風口」,以及所謂的流量紅利,也差不多是從2007到2019這十二年間。
要點
所謂的「知識焦慮」;不僅在我身上,更已經蔓延到整個華人圈、甚至全世界。沒有的原因則為:這些年為了照顧家裡、東南西北的跑,心中的煩惱悲愴在歲月的路上連綿不絕,幾乎很久沒有好好地、認真地讀些好書,與自己好好聊聊。當拿掉名片與頭銜之後,還剩下什麼?大部分到我這年紀的人或許已經有著豐厚的資產,剩下的都是錢。這的確會令我羨慕:我從來不拿自己的學歷或者讀了很多書來說嘴(除非對方真的很欠人『電』)。大家不要以為陶淵明真的不屑為五斗米折腰。有句俗語說:「缺什麼就愛講什麼」那些總愛把「不愛錢」、「錢財乃身外之物」掛嘴上的,往往心裡最巴望著錢。我只是一介凡夫,何嘗不是?差別只在我不想講而已。之所以開始寫書評為生,主要就是中年求職不易。但是累積了二十多年的閱讀經歷和龐大的背景知識,一方面放著不用挺可惜;另一方面就是似乎也只能把這最後的壓箱寶拿出來賣藝賺錢了。
提問
1.那怎麼不賣別的呢?只賣書?
2.何故「以人廢言」?
#西北  #地方創生  #心得  #引文  #知識經濟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