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父親-蝦子

現在實行一日一餐已經快要兩個月了,有時候腦海中會突然浮現出很想要吃的東西,這一天出現的是蝦子,想吃的時候只能先做筆記,下山的時候再一一的補完。
下山的時候會恢復一日三餐模式,畢竟一個月可能也才下來三四天,這時候要讓身體吃一點澱粉,醣類,不然在山上我幾乎是低碳,生桐飲食跟231斷食(23小時不吃只有一小時進食)。
所以我很珍惜在山下的吃飯時間基本上不會讓太糟糕的食物進入我的嘴巴。
下山後睡到中午起來,我媽已經煮了飯菜,心想這在我的定義算是糟糕的食物,不過都已經煮了,不吃也不行。(有機會在補完家母的料理篇)
我便跑去賣場補給一下,偶然間看見南極白蝦一斤只要99元比冷凍白蝦還要便宜,當下夾了二十隻,稍微用手感試一下重量,這些蝦子可能秤下去要300到450元,不過心想反正有時候股票一天輸贏都兩三千,能不能活到明天還不知道,就拿去秤了,結果只要199元,當下心情非常的好。
買回家拿給家母請她幫忙烹飪,想不到味道不會太差,不知道廚房哪裡來到紅棗跟枸杞襯蝦的鮮甜非常搭配,當下我就吃了十隻,十分滿意並覺得活著真好。
因為我爸現在是綠燈狀態(這個有空在打完),常常會一早就跑出去,半夜才回來,妹妹也帶小朋友出去看電影,所以這些飯菜到最後只能冰冰箱。
隔天我要上山了要搭下午四點的車,通常一點半就要出門,本想出去外面打野食,但是我爸敲了房門說飯菜已經熱好,叫我出來吃飯。
看到餐桌上是昨天的食物,我便含糊的吃了一下,再看看我買的那一盤蝦子,我也沒有想太多的全部都吃掉了,然後收拾行李後便出發上山了。
通常我都會提早到等公車的地方,有時候會早到一個半小時,因為沒有搭上車的話很麻煩,不是開玩笑的。
我忽然想起來剛剛的午餐過程發生了周哈里之窗事件。一種不對等資訊誤差。
我的認知裡面蝦子是我買的,所以是我的,我全部吃完,很合理。
但是在我父親的認知裡面,蝦子是飯桌上的菜,這小子他媽的全部吃完是怎樣。
因為我對我父親的個性十分了解,我父親也十分了解我的個性,所以他沒問,我也沒講,如果正常一點的情況下,會說出來,例如這樣說,怎麼全部都把蝦子吃掉不留給我吃。或者是問說,爸爸您辛苦了,這些蝦子您吃吧!但是這些事情不會發生在這裡。
父親的個性十分玻璃心,可以說是含羞草的性格,一碰就縮。而我們這些晚輩子女說話都非常直接,都一次讓你到定位,到最後漸漸演變成不說不講,講了一方就沉默,不然就是演變成口角。
蝦子這件事時不時都會浮現在我到腦海裡,不知道我把蝦子吃完的當下,父親的感受是什麼,我心想下次跟父親見面時要把話說開,不管現在戴著假牙的父親或是身體狀況已經不能吃蝦的父親他是用什麼心態來看我把這些蝦子全部吃完的。
一部分是想要表達自己並沒有想太多就吃完,一部分是日常的冷漠成習慣缺少問候,大部分是好奇對於我整個吃蝦暴行過程中,父親做何感想。
#澱粉  #食物  #南極  #腦海 
分類:親子

歲月推人擾,無事有農忙。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