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偏執的開端

我和R的第一次見面是在2015年的夏天。
我還記得那幾年夏天特別熱,埼玉縣還出現破40度的高溫紀錄。那年暑假我們跟著學校的行程到了日本,原本以為再怎麼熱也熱不過台灣的溽暑,但到了現場顯然不是這麼一回事。除了學習、參訪、交流再來就是觀光、飲食,那是打開我視野的旅程,我體會到從未有的自主和解開束縛的感覺,長期以來畫地自限的我有了不同的感官。
我相當不擅長社交,一直為自己內向的個性感到自卑,進到大學以後為了突破自我,學習了說話的技巧等等試圖跳脫當時流行的舒適圈。沒什麼進展的我,在這趟旅程開始時不可思議地充分享受了人際互動;一時之間得意忘形的我,忘記了自己說到底還是個社交初心者,在後續的各種場合中屢屢被當作空氣時感到前所未有的挫折。
得到滿足後的挫敗更讓人沮喪,帶著這樣複雜的心情繼續著參訪行程。R的學校在比埼玉更炎熱的城市,看著曬得黝黑的高中生和被熱氣弄得歪曲的城市風景,一邊讚嘆在這樣的熱浪下還保有活力的居民,一邊搭上路面電車。雖然是暑假,但R的實驗室裡還是全員到齊,倒也不是為了接待我們,而是培養皿裡的東西不會因為假期而停下來。實驗室很小,所以我們被帶成了兩組分頭進行參觀,我甚至沒有被分配到R的那組,我們在那次參訪中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交集。但在他走進實驗室的時候我看見他了,在我莫名沮喪的時候我看見他了,白皙的皮膚、高挺的鼻樑,與之不符的純樸的臉孔掛著略帶青澀的笑臉。
這個人的話,是不是就會接受我呢?帶著這樣的想法在活動的最後搭訕了他,因為感到意外所以顯得驚愕的他基於禮貌還是和我交換了聯絡方式。想要利用別人的善良和溫柔來重建自信心,這樣扭曲的想法是什麼時候開始萌生的呢,把這樣的想法視為理所當然的自己是哪裡出了問題了吧。拚了命想被誰看見,想滿足自己貌似受歡迎的虛榮心,但看著自己土氣的外表,只能欺騙自己的內心無視這些聲音,裝做自己只是尋常的想拓展交友圈,那時的我沒有意識到這只是偏執的開端。在離開了R的城市後,原本應該只是一面之緣的我們開始了聯繫。
分類:日記

生活沒有很有料,放大每一件小事當樂子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