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談點生命

    我一直覺得生命是個很難的東西,我們很難去界定它在哪裡,有些人就是過得特別好,有些就是特別糟。但那都是生命,那都是一個個體。人是群體動物,我們總是在互動之中發現更多生命的意義或能思考的問題,讓我們覺得生命是有趣的、有意義的。
    我也相信著生命是有意義的,為什麼我們在這個世上扮演這現在這個角色,我們都不知道原因,但就這麼活著了。再慢慢地,用此生的主觀慢慢的抉擇一些事物,再創了一個此世的自己,但是卻也有可能不是最喜歡的。我覺得這個問題還滿特別的,為什麼我們總是在幫自己做決定,但對於最後的結果還是那麼的不合心意。
    我曾經假設了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天,自己變成了那個自己最討厭的人時,我會毀了他嗎?」我想這是滿難的一個問題,對於我而言,因為我是一個自愛的人,坦白來說我還滿喜歡自己的,但是我卻也是個敢愛敢恨的人。大陸作家畢飛宇先生很有名的一句話「我們在憎恨人方面是個天才,到了愛面前卻顯得平庸」我們常常恨一個人就恨之入骨把雙眼都蒙蔽了,愛一個人卻扭捏的拼命。我也忘了自己這個問題是在什麼時候想的,我還沒找到我的答案,但我還滿好奇別人的答案。
    我們這一世,將會愛幾個人、恨幾個人,我不知道,而且我滿年輕的,所以我其實也是有點不怕死的。當人的年紀變大了,包袱變重了,身體變不好了,很難再去毀了自己的,都投入了那麼多的心血在保養和保健上面。所以雲霄飛車什麼的也很排斥,怕坐上去就永遠下不來了。這也是我這個年紀的一種心情和美麗吧!有點難說自己對生命的態度和意義,但我覺得時間會慢慢給我答案的。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