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短篇//稻草人

奇幻小說 靈異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文學小說
鄉野間總是充滿了許多奇奇怪怪的傳聞,補風捉影的什麼都有,其中之一就是關於那不起眼的稻草人,稻草人的傳聞繪聲繪影,玄乎的很。鄉野的小孩總是被大人反覆叮嚀著,「千萬不要跟稻草人說話!」,當疑惑的小孩純真的反問大人說,「為什麼不要跟稻草人說話呢?」,大人們定然諱莫如深,三緘其口,得不到答案的鄉野小孩見眼前好吃好玩的也就把疑惑拋到腦後,忙耍玩去了,非長大成人之後才知道其中的原由。
原由來自傳聞,傳聞大致上是這樣說的,「由於稻草人匯聚田中旺盛成長的生命力而生成一股靈氣,又因為長的像人,很容易被邪靈依附,被依附的稻草人只待有人跟它講話,它就會用滿足願望的方式與和它說話的人交換條件,欲望與願望相綁,人們很難不心動,至於條件是什麼?那就莫衷一是,各說各話了。」
  
身材圓潤,滿臉雀斑的小珠是個十五歲的少女,雖然是同學眼中的開心果,卻有著少女獨有的煩惱,那就是「長得不好看。」這樣的煩惱由來已久,從不與人說,漸漸成了心病;小珠深藏內心的苦悶時時以製造歡樂為己任,為的是喜歡的他多看她一眼,那怕是笑她都可以,這個苦苦暗戀的秘密被鎖在潘朵拉的盒子裡,然後置放在心中深處的閣樓裡。
由於家裡務農,父母一大清早備好小珠的早餐放在桌上後,就去田裡忙農活,沒有人可以送小珠去上學,所以她每天早上起床吃完早餐後,就離開家獨自一人抄近路騎著腳踏車穿越樹林與田野後到達學校;這樣平凡單調又一成不變的生活,直到快畢業前她已經歷了近三年,直到最近她穿越田埂時發現了異狀;本來是鄉下地方隨處可見的事物,卻隱隱約約感覺到不一樣,那就是其中之一的稻草人好像「變了」。
  
怎麼個變法,她說不上來。好奇心驅使下,本打算穿過田埂去上學的小珠,停下來將腳踏車擱在一旁,往稻草人所在的地方走去,認真仔細的看著稻草人。眼前的稻草人穿著高校少女的制服,用竹竿插在田裡好驅趕貪食的麻雀;她依稀記得三年前她剛經過這裡時,那時的稻草人在高中少女的服飾下,身體包括手臉是用稻草綑紮的,十分的粗製濫造,現在的稻草人似乎變「漂亮了!」原本該是稻草的手臉,卻如同妙齡女子的白皙,比真人還真,美麗的臉頰泛帶紅潤,紅色的雙唇鮮豔欲滴,更別說明亮眉角下,羞怯微閉的雙眼,就算是女兒身的小珠也目不轉睛盯著稻草人看,喃喃自語,「如果我像你一樣漂亮的話該有多好!」,她忍不住伸出手來去觸碰稻草人的身體,居然如人體般有彈性。
「嘻嘻……」
幽幽微微兼斷斷續續地,不知打哪裡來的詭異聲音傳了過來,讓小珠大吃一驚,倉皇間她四處探頭望去,想找到聲音的來源,然而廣闊的田野中除了麻雀與自己外哪裡有一絲人影,害怕與疑懼夾雜著齊齊湧來,汗毛直豎的小珠,剛想牽車恨不得趕快騎離現場時,「嘻嘻……」又傳來,這次聲音非常明確,來自於……。
不情願的小珠朝聲音來源緩緩抬頭看去,稻草人忽然睜開眼睛與小珠四目相對並且微笑著,「嘻嘻……」,小珠驚訝於眼前所見到的事,稻草人居然會說話,她想拔腿就跑,無奈因為過度害怕雙腳因而不聽使喚,,牙齒打顫的她只能硬著頭皮說,「你……你……為什……麽……會……會……說話?」
「因為你想和我說話,我自然就會說話,嘻嘻……」稻草人回答,「而且我不只是會說話,還能滿足你的願望,例如給你舉世矚目的美麗,怎麼樣?」
「給……我……舉世矚目的美麗!?」願望就像觸手可及的蛋糕般,還沒吃半口心裡已經甜滋滋的,還不停從嘴角滿溢出奶油巧克力香。恐懼頓時消除了大半,小珠怔了一下,先是半信半疑睜著大眼看著稻草人,接著吞吞吐吐繼續說著話,「你……說的是真的嗎?」
「你不相信我的能力。」稻草人彎曲著身上的竹竿,像伸縮彈簧般貼近小珠而且骨溜的眼神不停朝她打量,然後帶著詭秘的笑容說,「嘻嘻嘻,那我帶你去看看你的未來。」話才說完,四周湧起白煙遮蔽住視野,陷入其中的小珠試著伸出手來,卻連五指都見不到。
剛要忙著驚慌時煙霧卻很快的就散去,小珠看見一個中年女子背著自己,在昏暗簡陋的小屋內,獨自唱著生日快樂歌,接著吹襲蠟燭吃起蛋糕來,蠟燭的數字是「42」女子一轉身,小珠看清了她的模樣,居然是自己,然而是年紀大的自己,比現在的小珠更醜更老更滄桑。
扣扣扣,屋外傳來響動,中年小珠趕緊把燈光全部關掉,隱伏著不敢走動以免發出聲響,門外咆嘯聲依然傳來,「別裝了,我知道你在家,如果你再不繳房租我就把你趕出去……」。
小珠傻眼了,在心裡反覆問著自己,「這……是我的未來?這是我的……」
「嘻嘻嘻,如果你得到我給你的「舉世矚目的美麗」,未來會是很不一樣喔~」稻草人繼續說。「走,我帶你去看不一樣的未來。」煙霧再起,小珠因為有之前的經驗,所以不再驚慌而是引頸期待著「不一樣的未來」,煙霧尚未散去輕柔的音樂已幽幽傳來並且逐漸放大,隨著煙霧散去後,小珠的眼前出現了一個豪奢的舞會,舞池裡無論男女各個盛裝打扮,既珠光寶氣又滿身名牌,顯然非富即貴。人群中眾女仕們雖然都年輕頗有姿色,其中更不乏漂亮者,卻無一例外的被冷落在舞池的邊緣暗自跺腳。
眾男仕們像揮不去的蒼蠅似的紛紛聚攏在舞池中間,簇擁著一名鮮花般美麗的女子,各個爭先恐後的充當護花使者。他們眼中的她當世無雙,卓然而立,一顰一笑間簡直引魂勾魄;她的美麗如同夏日雨後的微風,沁涼心肺,讓男人禁不住心神盪漾;花兒為之見慚,見者無不驚訝於她的美麗。所以她們忌妒她,然而他們卻熱烈的追求她,為她獻出金錢、才華甚至生命也再所不惜。
「那就是你,嘻嘻嘻……」稻草人說。「是我!?」小珠瞪大了眼睛,嘴開開的笑的合不攏,短暫回神後大聲說,「我要、我要這個……美麗和未來我要,我全都要……」
轉眼舞會消失,舉目所見所聽只剩黑漆漆的虛無,什麼聲音都沒有,黑暗之中獨有小珠和稻草人兩人的身子微微發亮,互相沈默了一會兒,稻草人率先打破了沈默,「如果你想要「舉世矚目的美麗」,就簽了這份合約,我給你你要的,你給我我要的,嘻嘻嘻……」話才一說,一份合約書和一支外表鑲金刻著黑色烏鴉的筆被拋到了小珠的面前,她伸出手來讓合約書緩緩落在她的手上。
「你要什麼?」小珠問。
「我要你沒用的靈魂,嘻嘻嘻……」
小珠猶豫不決,遲遲無法下筆,「你要我的靈魂做什麼?」
「嘻嘻嘻……靈魂什麼都是,也什麼都不是,對你來時是不值錢的東西,好了,廢話少說,想要美麗和未來就簽名,不想要就滚!不要浪費我的時間。」稻草人莫名發怒。
不知是否有意?小珠的猶豫被稻草人突如其來的憤怒給掃除一空,欲望在前,小珠也不細看就在合約書上簽下了名字,昏昏欲睡頓時襲來,在她逐漸睡去之前,她看到並聽到了稻草人說,不管你願不願意,你一定會回來找我的,嘻嘻嘻……她一直在笑。
  
一陣搖動襲來,小珠醒轉過來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還看到眼前焦急的父母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小珠問,「爸、媽,我怎麼會在這裡?」「啊!醒了!醒了!總算醒了。」父母驚呼,臉上的擔心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失而復得的喜悅,媽媽竟忍不住哭了出來。原來小珠當天不知何故沒有去上學,父母接到小珠失蹤的消息時已經是下午,焦急的父母與村民們從下午找至晚上,打著燈火到處尋找小珠的蹤影,隔日的清晨才在田埂發現了昏迷不醒的她,緊急就醫兩天後方在剛剛清醒過來。
「太好了,太好了。」當激動的情緒平復後,小珠的爸爸跟女兒解釋了整個過程,聽得小珠一愣一愣的,爸爸最後問女兒,「你在醫院做夢的時候,一直不停的說「美麗」和什麼「未來」的,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珠將回憶拉了回來試圖拼湊著,「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只覺得我好像在做夢,而且我在哪個夢裡又做了一個奇怪的夢,裡面有稻草人、有願望、有美麗,還有42歲的我……我想這一切應該都只是夢……」父母露出驚訝的表情異口同聲的說,「稻草人!」
  
從昏迷事件後,小珠就有意無意的避開那個在她夢境裡和她說話的稻草人,其中有敬畏更有不知名的害怕;國中畢業後慢慢地隨著時間過去,小珠和親友們漸漸的淡忘了這件事,但與此同時,在眾人的驚呼與目光中,小珠居然擺脫了醜小鴨的外貌,大餅臉成了瓜子臉,不僅沒了雀斑,身段窈窕,還長成了一顧傾人城,二顧傾人國的絕世美女。
追求者如過江之鯽,小珠甚至被星探發掘進入了演藝圈,廣告、電影、主持……等等的工作邀約不停。「舉世矚目的美麗」這樣的願望實現了,這個與稻草人有關的秘密被鎖在小珠用鑄鐵所造的潘朵拉盒子裡,然後置放在心中暗不見天日,靈魂深處的閣樓中。
事業與愛情順利,事事如意的同時,某件惱人的事卻發生,那就是稻草人來了,在她每晚的夢裡出現,總是帶著詭異的笑容,嘻嘻嘻……笑著。珠小姐去看心裡醫師,再看精神科,卻是毫無效果。
四十二歲生日一過,美貌巔峰後是無盡的黑暗下坡;原先的追求者離去轉而追求比小珠更年輕的女子,加上演藝工作大量減少,事業陷入瓶頸的小珠發現自己似乎一下子蒼老了許多,而且頭髮也白了大半,深怕他人發覺為此還刻意染黑了頭髮,另外又花了許多錢去醫美希望能留住青春,然而美麗逝去終成事實,讓她感到無比失落與憂鬱,只好求助精神科,卻收效甚微。
美麗如同捧著水漏,再怎麼努力,也只能眼睜睜看著水珠漏盡,徒呼奈何。某晚,小珠從夜半醒來,感覺自己臉上似乎有一塊塊黏乎乎像黏土又像麵糰的東西,她帶著不祥的預感打開了電燈,啊!小珠忍不住大叫一聲,驚嚇的看著鏡子的自己。一塊塊結團的皮膚從臉上掉落,凹陷的骨骸只剩薄薄的血肉連結,不僅如此,身上還滿布著像稻草的紋路。
「舉世矚目的美麗」從心中泛起,她想起了那個她一直想忘掉的如同惡夢般的願望。「不要跟稻草人說話!」此刻她總算明白為什麼大人會反覆叮嚀著。
解鈴還需繫鈴人。深夜,小珠開著她的名貴跑車,離開了她的豪宅,往她的家鄉驅車而去。黎明即將升起前,形同骷髏的小珠來到稻草人面前,想尋求解決的辦法,稻草人張著微笑的嘴,嘻嘻嘻……不停笑著,「歡迎你回家,我就知道你會回來……嘻嘻嘻……我該下班了,而你……嘻嘻嘻……該上班了。」
小珠癱軟在地,氣力盡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更何況反抗,她只能目瞪口呆的看著稻草人爬下了竹竿,匍匐前進地往自己靠近。稻草人手一勾輕鬆的將小珠舉起,然後拋掛在竹竿上,不偏不倚。
「嘻嘻嘻……歡迎你加入我們。」
#奇幻小說  #靈異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文學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短文//作協
  • 下一篇
  • 短文//情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