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醫藥起源篇3-1


3-1-1
兩個月過去。
楊帶著依爾達來到他的老家基地,經過兩三棟坍塌的建築物,從鄰居家的地下室連通到他在約克市的地下租屋,這裡原本就是最早在他幾個認識的幫派分子中,其中一個和他一起經營買通公家人員的交易場所。後來離開之後,變成了他和幾個軍校友人的聚集地。
"後來我還是會帶一些貨來這裡。"楊說,依爾達睜大眼睛。"別這樣看我,金盆洗手這種事不是馬上就能全部斷乾淨的。"
"居然還瞞著我做這種事。"當初他是耗費了多少心力才把他弄進軍校的。依爾達一邊將桌上的手槍裝進背包。"你無論做什麼事都想得很週到。"
"我可不是你。"楊嘲諷酸溜溜地說。"我可沒人靠。"
"連軍方的子彈都拿去交貨。"依爾達一邊確認手電筒,腰包,防毒面具和一些其他裝備。腰包的袋子裡露出了紙條的一角,上面寫的是一連串的地址。如果他沒看錯的話,那是他老家的地址,而字跡......是他自己的。
"你身上還有還有醫療用的嗎啡嗎?"楊突然問。
依爾達馬上收起紙條,打開背包確認嗎啡。"只剩一瓶。"
"那應該還行。"楊喃喃自語著。"紗布,止血劑,繃帶都還有一點。"
那是他自己寫的,依爾達想起來了。大概是他在軍校的最後一年,自己搬家前留給他的,為什麼他留到了現在呢。難道是因為這樣,他才知道自己在的區域嗎?
因為他知道自己哥哥家的地址,所以也知道父親所調度的警察單位嗎?
難道事發隔天,他可以馬上知道我在哪裡,也不是巧合......?
3-1-2
       依爾達被戴上氧氣罩,被送往急診室搶救,他的腹部中彈,終於幾個小時候心電圖穩定,前面五天都處於昏迷狀態,埃恩局長得到消息立刻前往醫院,他早就告誡依爾達不要進刑事局,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情況,依爾達多處骨折,醫生說他至少要恢復半年,加上復健才可能復職,但是當時父親已經幫他請辭了。終於出院的依爾達多次請父親不要插手,但每次回老家都被拒絕見面,他父親為此已生氣好幾個月。

  "兩年前,某個公司請他們調度到明尼蘇達州,聽說是在招聘生科方面的研究人才。他們並沒有說是哪家公司,因為保密協議。" 

依爾達陷入回想。當時他去找父親第四次討論,請他讓自己復職,但是到樓上時他就聽到哥哥和父親已經在房間談話的聲音。他一直都很少和哥哥碰面,記憶中其實從初中之後漸漸了沒有他的記憶,每次見面時都像是認識一個全新的陌生人。

      詳細內容他已經不太記得了,只有一些關鍵字;對方似乎是政府相關的生化工程包商,是學術界的權威教授指名他的學生可以拿到這次的機會,而他的哥哥和嫂嫂似乎很被看好。
      接下來他等地有些不耐煩,所以直接進去打斷他們談話,父親和哥哥停下來看著他,父親知道他要說什麼,哥哥倒是沒什麼意見,他向來對依爾達沒有過多的關心,也許是指沉浸在他的研究中,只有他需要家裡幫助的時候才會跟家裡連繫,也是剛好那天他才知道依爾達中槍住院的事。
       "不然他就住我那裏,順便幫忙照顧祖里呢?"哥哥突然提議。"等你復健完,再復職,至少父親可以時時照顧你。"
       依爾達同意了,但條件是父親之後也不能干涉他工作崗位,而且會答應讓父親安排他相親對象。一開始他只是幾天負責照顧那個從未蒙面的姪子,後來時間越來越長,甚至他父母兩個月都沒回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