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書評】美國世紀的終結?

美國 中國 蘇聯 歐洲 書評
作者:約瑟夫.奈伊
譯者:林添貴
這本書是由國際關係大師、提出軟實力概念的奈伊執筆,以簡潔精闢的脈絡分析美國世紀的開始、進行式與未來式,全書散發一種不可思議的正能量,但奈伊滴水不漏的邏輯讓人真正相信了路會這麼樣為(ㄨㄟˋ)美國所生,身為台灣人,理性的覺得,若其言為真便是百利無害。
先來談譯者老師的部分。林添貴老師的譯作甚豐,清一色都是跟外交、國際事務相關者,所以我自己讀得有些地方不太順,應該是我才疏學淺…或者是與我斷斷續續地讀有關,總體來說我覺得超棒,沒有太多失真或者硬是直譯的地方,老師都能找到中文相對應的字彙,而讓整本書讀來不會有生硬、外來譯本的感覺,甘拜下風(跪,神一般的境界
所以奈伊原來要傳達的邏輯與意思都滿清楚的。
小摘要:
美國世紀要終結了嗎?在二戰過後美國經濟佔全球不可思議的比例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那麼是否代表,國際上有許多蠢蠢欲動的挑戰者能夠起身「對抗美帝霸權」了呢?很多分析家的著眼點都在於上個世紀與這個世紀的經濟力、軍力比較,但奈伊強調,在大時代的脈絡下,美國在各方面實力的比例降低,並非表示衰落,而僅是回歸正常而已。
即便如此,國際上要組成同盟對抗美國的機率依舊低落,也無法達到真正的抗衡;很多的同盟、制度甚至國際維穩,都需要美國的參與;最重要的是,即便是最有機會抗衡美國的中國,也在美國所建立起的國際秩序下受益,基於上述原因,奈伊認為,美國世紀尚未終結,其依舊保有自己領導的地位。

那麼,無人可抗衡的美國算是霸權嗎?

奈伊表示,首先,霸權與衰退(衰落)的概念一樣,都是含糊的,沒有人能夠精確定義或者取得多數共識,衰落也是一樣,難道全球經濟占比降低就是衰落嗎?難道霸權就是國力最強盛的那個國家嗎?每個人的答案可能都不同,也有不同解釋。這是霸權迷思的陷阱,在美國的霸權神話中,他有著強大的經濟力,但不論是在冷戰時代或現代,他在其他方面(如軍力與政治)都被蘇聯、中國甚至美國尚未擴及影響力的其他半個世界所制衡,所以若真要使用霸權的概念,美國也只算是半個霸權;尤其到現代,國際體系愈趨複雜,國家主權越來越難掌握各類情勢發展,美國面對的困難,其他國家也會面對到,也會有衰落的危機,這就引出另一個概念:衰落。奈伊表示,衰落也是一個含糊不清的概念,所以他在書中其實很少用到這個概念;而衰落又分絕對衰落與相對衰落,一個是從內部開始爛,一個是跟其他國家相比感覺自己好像變爛,根據本書的命題,美國衰落了嗎?是絕對衰落還是相對衰落?是否會危及美國的領導地位?
接下來,奈伊細數其他潛在的挑戰者:中國、歐洲、俄羅斯等等,並一一闡述他們所遭遇比美國更嚴重、更可能造成內部絕對衰落的問題,他特別將中國獨立成一章,專門回答那些認為中國即將超越美國的分析。首先,多數人認為中國「崛起」,但奈伊表示,中國並非崛起,而是從百年來的落後中恢復實力,但這並非表示他在近數十年會擁有能夠挑戰美國的能力,因為在技術層面與創新層面,甚至制度層面,中國的環境並未像美國一樣有對新創友善、大力支持的風氣;再者,即使經濟力量大增,軍費也倍增,中國並未如美國一樣在重點地區有軍力投射,盟友也沒美國多;近年最重要的是軟實力,奈伊認為,中國還是習於從事朝貢制度風格的軟實力擴散,導致周邊國家對其慎加提防,這也不利中國與美國競爭全球領導;最重要的一點是,中國本身也是美國制度下的受惠者,他並沒有真正的必要打破這些框架。
當然,美國就算沒有外在的挑戰者,自身內部的絕對衰落也是會影響到其在國際上的地位與角色。奈伊表示,美國內部的政治體制、社會與公民文化、經濟實力,都足以維持一個大國的外在相對實力不墜,同時也能夠抵銷內部衍生出的諸如貧富差距與教育的問題,並且這些問題是能夠嘗試解決的(有些問題的難度較高,例如中國政治體制),而且,美國文化的包容力與創新力,吸引許多高知識移民,更是讓這個國家持續在國際上占有地位的重要原因。
不過,目前國際體系愈趨複雜,不再是只有主權國家在這舞台上,並且行為者的層級也越來越多樣,於是,在軍事以下的層級,單極與多極、甚至主權的概念將不再適用。政府無法像先前一樣呼風喚雨、面對其他相等地位的政府就能夠解決大部分的問題,但現在像是恐攻、環保、網際網路等跨國議題便需要各國政府通力合作,甚至也需要與非國家行為者交涉。但奈伊深信,美國依然會是國際社會的領導者,組織全球,達到穩定軍心的效用。
所以,美國世紀終結了嗎?奈伊說,還遠的呢。
(但這也包括美國不要亂撤出國際社會實行孤立主義,因為這有損威望與信譽,對美國也有害無利)
必須說這本書寫的淺顯易懂,而且邏輯無懈可擊。然而這本書寫於歐巴馬時期,我們國際關係大師應該也沒料到會出一個川普。我滿贊成他的結論,但就現今情況看來,美國內部的問題雖然有一部分正在著手解決,但其他傳統問題則有日趨嚴重的趨勢,而且,兩黨對立也越來越嚴重,這些奈伊所謂的政治口水到最後是否會影響到美國內部運作,也有待觀察。然而,有一點是肯定的,即美國相較其他國家更能借助移民助長自己的國力,而且企業環境也比其他的潛在挑戰者來的更友善,因此美國夢還是存在的,也是這些社會、文化與軟實力的條件讓其維持不墜。不過這些都是奠基在美國沒有出一個亂搞的總統的前提。
奈伊表示,美國實行孤立主義不好,但太誇大自己的實力去干涉也不好,因此要取得平衡,既能維持威望且維繫盟友,又能夠無損自身。這當然很難,但就近年歷史來看,美國作為一個領導者是沒什麼好挑剔的,必要時刻能夠團結各國,且在災難時能夠起到穩定作用。雖然各盟國因從二戰恢復的差不多了而想奪回更多的自主權,因而與美國有時意見不一,但這反而更能起到制約作用,而同盟也不會真的破裂,因為他們對價值的信仰是不變的。我在書裡最喜歡的一句話便是:美國的角色就是,其他國家會批評他,但沒有了他,他們又會想念他。
這些都是有跡可循的,但我不會這麼樂觀,新自由主義學派真的不是我的style,我不否認美國在國際上扮演的決定性角色,但也不會認為歐美的同盟是堅定地以價值觀維繫,畢竟每個國家都是以自己的利益為先;況且,以美國現在的情況來說,他正在朝奈伊所說的最要不得的路走去。再這樣下去,美國國內會喪失優勢、對外的競爭力也會下滑,更會影響到美國權力轉換的能力,這將會大幅縮小美中差距,盟友們也不一定會在美中之間選邊站,到時候,美國的角色又是如何?會不會東方與西方又經歷所謂的黃金交叉,由東方領先了呢?
#美國  #中國  #蘇聯  #歐洲  #書評 
分類:藝文

I live in Owl City, not reality; I do Sky Sailing, 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歡迎交流: [email protected]gmail.com

評論
上一篇
  • 【遊記】林語堂故居
  • 下一篇
  • 【往年】球場的單戀-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