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6

分享

【失眠胡思】也是一個關於雪的故事

這陣子天冷,大家都在討論雪,我也來說個雪的故事。小時候,喜歡警匪劇又喜歡跑錄影帶店租日本卡通,好像是舅舅的介紹吧,開始看日本警匪片。因為是小時候看的,對這些警匪劇都沒什麼記憶,但就是對這集很有印象,可能當時這集是槍戰場面最少的吧!
記憶模糊,有些是我加油添醋,背景應該是在東京的冬天,故事是這樣的:

一名搶匪搶了銀行開始逃竄,逃到了住宅區,趁著一間民宅門沒關闖了進去。屋裡是一個媽媽帶著孩子,搶匪拿著槍喝斥他們安靜,否則殺了他們。警察在外面一間一間的查訪,搶匪緊張的偷瞄著窗外,母女也害怕的縮在角落。沒關的電視原本報著氣象,說今晚會開始下雪,忽然插播搶匪的新聞要附近民眾提高警覺,搶匪一氣關了電視,氣氛更凝結了。警察一間一間的查訪,就到他們這戶了,搶匪挾持著小孩,要媽媽去開門要媽媽不要亂說。警察來了,媽媽開了門,有防盜鍊,門沒全開,媽媽敷衍了幾句,警察就走了。
警察走了之後,媽媽往廚房去,說要開始做晚飯,因為孩子餓了。搶匪心想,我手上有槍,又挾持著孩子,媽媽看似柔弱就算拿了刀也能制服,就讓媽媽開始煮菜。一個不知名的菜掉在地上,滾到了搶匪腳邊,搶匪認出了這個菜,說是他家鄉有在種,媽媽說那也是他家鄉的菜,原來兩個人是同鄉,都是北方來的。窗外的警察走了,兩個人不投機的聊了幾句家鄉的事,氣氛緩和了起來。飯菜煮好了,媽媽請搶匪放開孩子,要讓孩子坐上餐桌吃飯,搶匪起初不肯,媽媽盛了一碗飯說:「不然,你也一起吃點吧!」搶匪也餓了,於是放下孩子,把槍放在桌上,快速的扒著飯,說:「我吃完飯就要再把孩子抱起來,快吃。」
搶匪吃到剛剛的菜,說著味道跟他在家鄉吃到的一樣,兩人又聊起了家鄉的事。搶匪說他討厭家鄉,因為那是個下著大雪的地方,冬天又冷又不方便,於是一個人到東京來討生活,打算賺了錢移居到溫暖的南方島嶼,但可惜做什麼事都不順,欠了很多債,反正都是死路一條,狠下心搶銀行。媽媽也是隻身一人來東京討生活,什麼事都做過,什麼苦都吃過,最後遇到了現在的老公,結婚之後在家相夫教子,生活還算過的去。搶匪吃飽了,沒有要再挾持孩子的意思,言談中媽媽覺得搶匪也不是什麼壞人,便勸他去自首,跟搶匪說他不會告訴警察搶匪來過,不會讓他多一條罪,搶匪卸下了心防,想想也不該再打擾人家,而且再晚丈夫回來了就不好了,答應媽媽去自首。
搶匪謝謝媽媽,並稱讚了媽媽燒的家鄉菜,開玩笑的說有機會再來吃。正當搶匪走到門口,聽見了鑰匙插入的開門聲,媽媽悄悄的說:「我丈夫回來了,別慌,就說你是我同鄉,今天路上偶然遇到,你來家裡坐坐順便吃了個飯。」門一開,衝進來的竟然是警察,一陣慌亂之中,警察開了槍,擊斃了搶匪。蓋著白布的搶匪被抬出去的時候,天空下起了雪,而且是大雪,雪被警察車的閃燈照著格外的紅,彷彿搶匪流出的血。救護車開走,鏡頭對著窗內,媽媽、孩子與丈夫一家人緊緊抱著,媽媽在丈夫懷中哭泣著,而窗外的雪越下越大。
過了一個月,媽媽從警察局走出來,手上捧著搶匪的骨灰,當時開槍打死搶匪的警察陪著媽媽走出來。
警察說:「你真好心,搶匪遺體沒人認領,你不但不怨恨還來認領!」
媽媽說:「他跟我是同鄉,我要帶他回家鄉」
警察問:「我們問案的過程,都是說他搶了錢要逃到南方島嶼去,你怎麼還想帶他回北方?」
媽媽說:「他是個好人,他很想念家鄉,他吃我的菜的時候的表情,看得出他很思念家鄉」
警察說:「但這樣也不值得你這麼做吧?」
媽媽說:「其實,你衝進來的時候,把孩子絆倒了,其他的警察抓著我,我沒辦法去扶。」
媽媽繼續說:「他見了衝過去,是要抱孩子,你卻以為他要挾持孩子,就開槍了。」「他口中老是說著要去南方,但他思念的是家鄉,哪個出外的人不希望衣錦還鄉,讓父母光彩?」「他嘴裡罵著下雪很冷很麻煩,但其實是很想回家的」
說著說著,警察低下了頭似乎有些慚愧,便說:「你要去哪?我送你吧!」
媽媽說:「到火車站」
警察陪著媽媽到月台送她上車,媽媽上車時警察說了一句「一路好走」,似乎是對搶匪說的,並且鞠了個躬(日本人的行禮吧),媽媽回身過來說:「每個人心裡最想去的地方,一定是家鄉,是吧?」警察低著頭不發一語。
最後,火車開進滿是雪的地方,故事結束。
雪鄉

Photo by Jan Canty on Unsplash


如果要給這故事取個名字,那就叫「雪鄉」吧!
  • 只是想說個故事,記憶模糊&加油添醋
  • 文筆不好,請見諒
  • 邏輯不通,請見諒
  • 與事實(日本地理、文化等)不符,也請見諒
  • 若有人知道原著(日劇、電影、小說),歡迎分享
#雪鄉 
分類:日記

是紀錄人生,還是另一個虛擬的人生?在鍵盤後面半夢半醒的幻想,是夢是真?不管了!還要繼續與頭痛共生…

評論
上一篇
  • 【頭痛囈語】天不要亮
  • 下一篇
  • 【頭痛囈語】會有迎來光明的一天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