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05.5.10

1.鄭捷槍決了,距離他死刑定讞只有不到20日。可思考角度:
死刑的正當性:應報論(正義感?)/嚇阻效果(朱敬一:最大癥結點)/隔絕保護/再教育/司法誤判可能/行為歸責
為什麼民眾渴望看到死刑?符合心中正義感(惡人該死)/隔絕犯罪者的安心感/憤怒的宣洩/被害者的補償/嚇阻效果
為什麼我們傾向不支持死刑?對自己理性的自信/(為什麼我們傾向不支持KMT?,這些傾向真的有足夠的理性嗎?)
  • 圈內與圈外立場的差距/人民對司法的不滿,如何化解?何謂「理想法官」(人民與法界對「理想法官」會有落差嗎?)--作出「正確認事」且「能為被告/告訴人/社會大眾解決問題」的訴訟及裁判
2.從上禮拜開始,我每天做7分鐘間歇性高強度運動。今天是第七天,好幾次想放棄了,今天早上是最強烈的放棄念頭,身體總是有點疲累。但我真的太久沒有強迫自己,太久沒有「自虐」了,太多想做、太常妥協放棄的一事無成感,會讓我累積太多的自我懷疑,使我憂鬱。
這七天,我體重沒有明顯下降,但肌肉倒是有結實一些,尤其是手臂和胸肌,欣也說我肚子小了(但我覺得沒有)
  • 3.大概從一個月前,我開始在某匿名論壇發表意見、回文,大多只是短短幾句,對非我族類者痛快的譏諷。沒想到,我開始出現每隔幾分鐘重新整理的成癮現象,而且因為他是一個網站,不需登錄、不需下載,所以無從用刪除帳號或app的方式戒斷。這一兩天我才警覺事情的不對勁。我需要connection,就如那篇關於毒品與連結的ted短講,對connection 的需求,使人對能提供穩定連結的東西成癮,縱使只是他人謾罵與嘲諷的回覆,「有人與你連結」就足以使人深陷其中。
既然這樣的需求無法斷除,要如何導向能累積的正向經驗呢?與其每一、二個小時花幾分鐘寫這些沒營養的留言,不如每ㄓ寫寫自己「不會恥於具名」的文字嗎?
  • 問題是,我有能力寫出讓自己不恥於具名的文字嗎?
分類:運動

只想把現在的回憶風乾,老了取下配酒。

評論
上一篇
  • 105.5.13
  • 下一篇
  • 2016小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