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夜店

現在說到MOS,只會想到這個... 
高中有陣子常去跳舞,但都是去「舞會」,
就是各高中在校慶會把操場或籃球場圈起來,放音樂,
一群好學生在蘇慧倫、野人花園、韓氏兄弟和macarena裡
淺嚐幾口叛逆。
第一次去夜店是Spin,是詩琪帶我們去的。
師大旁邊的seven落地窗沿坐了幾個人,
地下室音樂很大聲,
一個人在入口收錢、蓋章(就像遊樂園出去手上蓋的識別章,Spin的章是一個「命」字),
門票大概是一場電影的錢,可以抵飲料。
那時室內還可以抽菸,一走下去,推開門整個屋子都是菸。
我從小不會跳舞,幸好舞池人很擠,只要跟著搖、打拍子就行,
不知是現場菸霧繚繞的朦朧或是海尼根帶來了微醺,
當時的人(除了詩琪,還有誰呢?)、音樂(DJ到底放了什麼?),
甚至時間(當時我到底是念政治或法律呢?)
都已不復記憶,
唯一記得一件小事:
在舞池裡一直覺得覺得屁股好癢,以為是自己跳得太high,扭動過度,
過了好一陣子才發現,原來是屁股口袋的手機一直在響,
是她,大概打了十通有吧。 
過兩三年,和她分手後的某天,像平常一樣喪屍似的走在路上,
又經過Spin,居然是Student Night,
掏出學生證,潛下去,
或許音樂能電擊我,使我甦醒。
人少了好多,舞池極空,連旁邊的木椅都有好幾張空位,
抽了一根菸,發了一會呆,就又上來了。 
後來大直開了MOS,去了一次或兩次吧。
這應該是我法律系大三快暑假的時候,
有人要去當兵了(是順哥嗎?),
印象中,比Spin更讓人不耐。
不久,這家號稱東南亞最大夜店也倒了。 
升大四前,yaaa辦了一個生日化妝party,在「佬墨的日出」旁的PUB,
當天下午,我們去西門町找戲服,我穿白色唐裝,扮李慕白,
朱哥穿著軍服,別著書店買來的卡通徽章,畫著八字鬍,扮軍閥(吧?)
蛋穿著白色洋裝,頸上繞著聖誕裝飾,
當時還不紅的吳克群也來了,他扮帥哥,
李克勤扮店小二,淘氣走秀,後來拿了全場第一名。
酒精下,我吻了好多人,但沒有更多。
人慾從牆縫中洩出,幾滴。 
退伍後,再沒去過夜店,
後來連菸都戒了,
多了個稱頭的工作,
浪子回頭,金不換,金勵志,感謝神。 
但,
不知為何,我老想起在空蕩蕩的Spin裡抽菸的那幾分鐘。
分類:健康

只想把現在的回憶風乾,老了取下配酒。

評論
上一篇
  • 網球:1
  • 下一篇
  • 布丁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