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點選技能樹]斜槓的槓,應該怎麼下筆?

日更挑戰 斜槓 工作 個人意見
在辦公室工作,常常會有自己拿時間換薪資的感覺,每天八小時換月薪、五個工作天換兩個自由日,生活常常是上班等下班、週間等週末,結束工作打卡之後,時間才像是自己的。
在醫學中心工作的時候,就像醫療界的大企業,因此頂著大企業的光環、在前輩的引介下,曾經接過小醫院的案子,類似外包,每個月幫他們完成他們不想額外請人力的項目業務,然後每月固定給我多少酬勞。
後來這間醫院換了經營人,這個專案也就跟著結束,但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開始,開啟了另外一種工作型態的嘗試,我開始知道,有些情況是可以很自由的安排自己的時間、工作進度,聘用你的人不會管你在辦公室多少時間、不會管你合不合群、不會管你討不討喜,你只要完成就可以了,不需要把自己的時間乃至於整個人都綁死在辦公室中。於是我開始對遠距工作、在家工作、接案、外包感興趣,研究很多這樣生活的人,說是研究實在太過美化,應該說是羨慕,原來有人可以這樣工作、這樣生活啊!
在去年疫情之前,遠距工作的型態開始被廣為討論,但醫療業因為是環繞著臨床業務的工作,反而並不盛行這樣的討論,甚至在去年一整年,我的職場沒有人提及遠端工作,也許有人甚至沒聽過相關的字眼。
我個人是很嚮往在家工作,可以免去擾人的職場進退學問和人際關係,也可以自由安排時間,只要工作分派的好,好像就可以不用遷就同事的進度和別人的安排,甚至可以不用忍受同事的占人便宜和不想努力。
但醫療業的職場似乎沒辦法提供我這樣的工作型態,讓我今年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職涯規劃的問題。我一方面很清楚自己想嘗試這樣的工作型態,一方面卻不敢放棄已經累積很久的專業,說到底大概就是怕失敗,怕就這樣放棄了經營多年的專長,為了自己從未嘗試過的工作型態而到別的產業去追尋,失敗了之後還能夠回到原本的專長上嗎?
我的專業與醫療業息息相關,甚至可以說沒辦法離開醫院工作,要不就是強悍到可以和體制談判(給我這樣的工作環境不然我不在你這邊上班),不然就是離開,選擇自己喜歡的職場、選擇可以提供理想生活的職場。
不過職場裡,誰又是不能被取代的呢?頂多就只是可惜而已,大概沒有誰是不能被取代的。我肯定也是很輕易就能被取代的,因為這個原因,我在猶豫不決之間繼續在耗損,在我的環境裡當社畜任人宰割,然後用剩餘的六小時用運動、影劇、遊戲、美食、酒精,恢復我被消磨的、對生活的熱情。
如果我想要有什麼轉變,但又害怕冒險,我的選擇大概就只能利用下班的時間嘗試,嘗試別的工作型態、嘗試別的職缺內容。
去年中旬的時候,我在網路上找到一個保險公司在徵求整理資料庫的實習生,我當然知道我不符合他們的徵求條件,但我還是寄信去提案,說我有醫療方面的背景,對於整理理賠的資料庫也許會比實習生更加有利。
後來我接到了這個案件,甚至保險公司同意不以實習生的身分錄用,也不用進公司,直接把這個徵才改成外包,讓我遠端接案,我因此額外賺了比我現在工作的地方發給我的年終還多的外快。
但這只能算是接案,只能說明我的專長可以多做別的工作,也許哪裡還有像這樣的需要,只是我不曾接觸,也不曾想像。
前天我寄出了這份工作期間的第二封自薦函,並得到了線上洽談的機會。昨天下班天已經黑了,回到家忙完該做的事後,我開始著手準備洽談的資料,思索要怎麼樣以我醫療業的背景說服對方可以試著把手上的行銷專案交給我。雖然並不是很確定,但也在一個晚上的努力過後找到了一些突破口,至少有一套說辭可以談看看。
當我的正職工作對我來說只是一份溫飽的保障、我必須花費我剩餘的零碎時間去追求和嘗試我想要的生活時,總會安慰自己這樣的辛苦都只是暫時的,就像眼前吊著胡蘿蔔的驢子,傻傻的往前衝、傻傻的相信所謂的未來。
在一次又一次嘗試中探索自己,在好不容易得到的案件時摸索自己可以做到什麼,然後又在案件結束的時候發現自己不曉得下一步在哪裡時,讓我覺得前路漫漫,不曉得那個理想國到底在哪條路上、自己又到底在什麼方向上。
追求斜槓的過程,想用多工累積自己的能力和觸角,試圖學習也嘗試拓展,在這樣的過程中累積財務和經驗。但要怎麼學、怎麼開始、怎麼伸展、怎麼追求,都要腦力激盪,都要挑戰心力和體力。
斜槓的槓,到底應該怎麼下筆?最後的我,真的能夠擁有多重的能力,可以給我勇氣、支持我找到我喜歡的生活方式嗎?
#日更挑戰  #斜槓  #工作  #個人意見 
分類:職場

覺得自己和所有在辦公室工作的人們一樣平凡,也覺得我們應該都有些疑問,只是隨著時間死在辦公室而已,希望能夠練習把這些還沒逝去的疑問和掙扎,連同我的小日子一起記錄下來,寫成一個平凡又真實的紀錄。

評論
上一篇
  • [職場Online]午休時間不能休息、上班時間不能上課
  • 下一篇
  • [點選技能樹]來不及整理的筆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