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

分享

【往年】球場的單戀-1

大一 系隊 球場 單戀 戀愛

Photo by Snowy Vin on Unsplash

「我們的關係,像煙火一樣,轉瞬即逝,卻讓人記住那瞬間的絢麗與燦爛。」
跟A是在系隊認識的。
剛進隊上看到A,第一眼的印象是,A有點難接近。他瘦瘦高高的,身上沒什麼肌肉,但球打得很好,是隊上倚重的先發,但好像常常缺席練球跟比賽。大家跟他聊得很開,彼此卻有些距離感。
第一次練球的時候,他來找我講話、帶我打球。當時覺得這個人滿友善,也是第一個找我講話的學長姐吧。不知道出於什麼動機,我在隊上的社團裡找到他的臉書,在練球後密他。
在不知道本名(大家都叫他別名)、不知道年紀的情況下,我們就在一來一回的訊息中熟起來了,但是隊上、系上的人們並不知道,於是我們成了一種密友關係。
你吃MM嗎?
他其實回訊息的頻率不高,不過倒是會問我在幹嘛。認識不久的幾天,晚餐時間,他傳訊息問我在哪。
「我在球場~」
「我也會去,你要不要下去打?」
「不了,我生理期來,不舒服,只是想看球」
「是喔,那你吃MM嗎?」
我莫名其妙地盯著手機。
「吃啊。」我。
「在球場等我」
他消失了約莫一小時。我整個人莫名其妙,繼續在球場看球。後來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拿著兩個盤子,盤緣交疊。
「給你。」A說。
上下疊起來的盤子保護著裡面的作品,內部是一個以巧克力醬為底,用MM拼成的球的圖案。
「巧克力?」
「對啊,生理期不就是要吃巧克力嗎?」
他搔搔頭,像一個很不會講話也不懂女孩的木訥男,但做了一個很會的男生會做的事。
「謝謝。」我第一次心跳這麼快,也許是賀爾蒙吧,藏不住少女心,我趕快打電話給閨蜜分享。
飯友?朋友?
A密我的時候,常常都是要吃中飯的時候,所以他都把我歸類在飯友,也因此我跟同屆的朋友都是後來才熟識,大一上學期幾乎都是跟A一起吃飯,吃完後各自去上課。
我們一直維持著近乎密友的關係,除了我親近的朋友之外,很少人知道我跟A會單獨出去。有一次因為餐廳太多人,我們買了便當一起在司令台吃,結果被隊上的學姊看到。有夠好笑,她的表情千金不換,歪著頭一直看著我們離開她的視線,疑惑的神情好像看到百年奇觀。
A直接忽略她往台上走,而我就低下頭假裝不認識。心裡想著,慘了,要傳出去了。不過也算滿神奇的,吃這麼多次飯都沒有遇到A的熟人。
忽冷忽熱
A的個性讓人捉摸不定。剛認識一個星期他就對我忽冷忽熱,不知道是不是聊天的時候踩到他底線?因為有一次吃完晚餐,他說要陪我回宿舍(第一次有男生送我回去!)我也答應了。站在路燈下聊了好久。
「為什麼學妹們好像都很怕我啊?」A問我。
「我怎麼會知道,我就不會怕你啊。」我笑道。
「是喔,有人說我長得很兇。」A。
「欸,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也這樣覺得,但現在還好」
然後他就坐在人行道上不講話,我問他什麼都不回應,我也只能默默忍受他的臭臉又不敢問什麼,但後來等他好了又一切正常。
這樣的情況有個週期,不過不是固定的,而是時常時短。不再情緒周期中,出去的次數就會多;有時候A完全不理人,也不約吃飯。這段關係就在這樣的週期中度過。我常常覺得是自己踩到他底線,但好像又沒有。
我在情緒過後總會問他,但他總是不說,總是把自己藏得很深,不願意透露自己真實的情感,他很少笑,很少生氣,常常臭臉,那可能是他的面無表情,卻是我怎麼也解不開的謎。
他是我哥啊,你不知道?
A是個很謎樣的人物,我們雖然天天傳訊息,但除了他的別名跟他會打球、抽菸之外,我幾乎對A一無所知。
我甚至不知道他的本名。
有一次他給我看一個球員的照片,我不知道那是誰,但跟他長得很像。
「他是我哥啊,你不知道嗎?」
「是喔!」我驚訝,難怪他這麼會打球。
「對啊,他叫XXX。自己上網查」
「屁勒,不要騙我喔。」
我上網去查了這個人,喔真的有欸,姓X,所以A也姓X囉?
結果根本不是,某天聽到一個超陌生的名字,竟然是A,出去這麼多次完全不知道A本名,我也是很勇敢。
故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一切起於球場,也終於球場。
(待續,整理中)
#大一  #系隊  #球場  #單戀  #戀愛 
分類:日記

I live in Owl City, not reality; I do Sky Sailing, 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歡迎交流: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書評】美國世紀的終結?
  • 下一篇
  • 【往年】球場的單戀-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