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夜殺》穿越—奇幻微小說

紐曼 星空 埋伏 告別 語疲
《夜殺》故事成長史-倒敘法

我不喜歡既定的模式,從女主珍西開始至今越來越趨於明朗,可以說是一種倒敘法。
所有繁雜的內容皆有關,這挺有趣的,一個作者並不能定案你想要的是什麼?而是隨著時間發展成一個故事主軸。
有時停滯不前,也不用擔心文章本身無法發揮。
現在回想當初設定第一位女主角出現時,這個模式就已開始形成,只是我尚未發現她會造成甚麼結果,卻在年末時進度發展超級快速。
非常欣喜有了最後的定案,這有助於日後整體結構發揮的方向。

《夜殺》名言錄
女主一珍西
潔洗自己不要潔洗別人。
女主二恰莎
粉碎你的夢想、捏爆你的感覺線,讓鮮紅成為你的代名詞。
女主三紐曼
殲滅惡勢力重組一個腦袋。


紐曼 星空 埋伏 告別 語疲

01082020思琪繪

在這個略顯幽靜的夜晚,你依舊在遠方散發光芒,我依舊盪在小船上,那麼悠悠晃晃,那麼迷迷茫茫,能數清多少輝煌?能數清多少惆悵。就從此刻起,煙柳下飛燕銜泥築巢,星空下留予他日說夢痕。



紐曼 星空 埋伏 告別 語疲

01102020思琪繪

「我們正在賣掉祖產古厝,持有人皆可處置,其他人等依照分配。我們本來就不同姓卻共同持有,但是不想分給有權利而被架空的人,那要如何做,如此這般……。」
這天陽光普照甚是溫暖,不知情的琳跟著梁來到勝地,一個泡湯一個尋幽訪勝,個把鐘頭兩人離去,騎車經過河岸邊時,梁幾經恍神一時晃蕩兩人飛出,琳左手壓制及膝撞地再翻滾至右臀部落地,梁則左前撲擦傷擠壓肋骨斷裂。
這個結果主謀者身受重傷但行動依舊快速顯得有點反常,而被害者卻行動緩慢有點失神。
在復原期中梁說到家族產權已由第二順位繼承者正在處理,琳聽了勃然大怒,並非因為財產分配如何而生氣,只是為何家族事總是事後才知,畢竟我是梁最親近的人,即使對方也是代親人處理,那麼我算是什麼呢?
種種事件讓人不禁懷疑事有蹊蹺。



紐曼 星空 埋伏 告別 語疲

01192019思琪繪

這是怎麼回事?
深深痛楚的臃腫,一點點的斑駁,紫嫣紅般潤膚氣色,多可悲的一幕,黯然在此憂懼而忿忿不平。這是一場難以撫平的過失傷害、這是一個不安靈魂精神虐待後的成果。
為何沒躲過埋下的伏筆,卻營造出幻化身影。就這麼過了第八天,那,沒有止痛加鬆弛劑的三天,總是那麼艱熬、那麼頹廢。
字盤好像跳躍出去不在腦海裡邊,或許是要我放棄心靈陰影,找一處歇腳的地方療傷。不再歇思底里去回應不知那裡來的怒氣,不再憔悴地震盪。


是這樣嗎?
你來告訴我願意不願意參與,可我並沒有回應,因此失望下不告而別,結束這份情誼。
讓它成為傳說吧!不必再等不必再問,曾經共同經歷的所有人、所有事都埋葬在這一次相遇。
的確,我們認識了已近十年,這是多麼難得的際遇,紅塵俗事困擾重重,將它一夕化為烏有難免傷痛。


紐曼 星空 埋伏 告別 語疲
聲聲慢
飛簷喚聲起
鏢上沾墨意
傳至破牆進
書不盡語疲

樹上彩衣臨
枝枒襯疏顰
攬腰環四處
集翠華顏馨

雲起舒心,彩澤歸依,平寒臨。
獨夜上窗樓,思影念詩愁,聲聲慢。

#紐曼  #星空  #埋伏  #告別  #語疲 
分類:藝文

敲進心靈的捕手一場激奮後有了新的開始驕陽桂花持續飄香。(小谷工作室)

評論
上一篇
  • 《兄弟文字戀》奇幻微小說
  • 下一篇
  • 《悶雷》奇幻微小說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