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短篇連載//佛爺1(共三章)

歷史小說 傳奇 文學小說 短篇小說 慈禧太后
義和拳鬧轟轟的直到光緒二十六年,最後引起了八國聯軍的入侵,戰火燒到北京,慈禧太后始料未及,倉皇間拉著皇帝愛新覺羅載湉出逃,連金銀細軟都不及收拾妥當;狼狽出逃的慈禧臨走前還不忘抓個墊背的,當眾命人溺死了皇帝的寵妾珍妃,既震懾了皇帝與隨行人眾又斬斷了皇帝的枕邊風,就算出逃她也得立威;此舉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恰如其分的奉行她睚眥必報的處世原則,誠如慈禧常掛在嘴邊的話。「誰讓我一時不痛快,我就讓他(她)一輩子不痛快。」
出逃的日子對於過慣紫禁城內奢華生活的慈禧來說,可說是度日如年,疲於奔命居無定所,而且生活慘淡不說,又食不甘味,簡直沒法活了。直到被指派為欽差大臣便宜行事的李鴻章與各國周旋和談多日,由慶親王奕劻與李鴻章代表清廷屈辱的訂立了辛丑條約,賠償各國鉅款後,各國依約退兵,情勢才算平息。
經歷八國聯軍與辛丑條約的協商後,背負賣國之名的李鴻章心力交瘁,一病不起於隔年逝世。
罪己詔既下,兩宮終於回鑾,安坐在西安往北京的火車上,一路風馳電掣,即將回歸權力寶座,貪權的慈禧按理說應當心情大好才是,但她心裡卻空落落的不踏實,幾日來連睡覺都會驚醒,好像背後被人戳了脊樑骨,她卻鬧不明白這種感覺從何而來,只能將這股怒氣發在近侍內臣,尤其是總管太監被破格賞戴正二品頂戴花翎的李蓮英身上;李蓮英見慣了如此場面,早摸透了主子的脾性,鎮定的逆來順受之餘,還能擺出一臉恭順不討人嫌的表情。
慈禧眼睛一轉掃到了坐在角落裡,像悶葫蘆般默不吭聲的皇帝載湉,就在此刻她明白了問題出在皇帝的身上,她暗思著自己年歲已高,明白的說一隻腳早擱在棺材裡,皇帝卻正值壯年;有史為鑒,後朝清算前朝的事可曾少過?思忖至此藏在袖中的手指微微輕顫,突然一陣背脊發冷,心裡蹦跳的厲害。面不改色的慈禧很快的在心底盤算了一番計量,她告訴自己眼前得好好活著,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載湉之前。
一到京郊的馬家堡車站,來迎的是一班重臣以及直隸總督袁世凱和他所率領的武衛右軍,一聲號令下,訓練有素的軍隊動作整齊劃一,望去軍容嚴整,武力壯盛,既彰顯了皇家威嚴,又顧及了慈禧臉面,此情此景與逃亡時如喪家之犬的惶惶終日不可同日而語,簡直讓人忘了此行是西逃後的回歸;太后與皇帝隨即下了火車改為轉乘轎子,沿途由袁世凱組織起的場面極盡盛大豪奢,轎子所到兩排跪倒,眾聲一致地不停山呼著:「太后、皇上萬歲,太后、皇上萬歲……」,聲聲呼喊,句句暖心,響徹雲霄之際,猶不絕於耳,縈繞於心,好虛榮的慈禧見狀不由得心情大好,隨意的丟了句,「……榮祿舉薦的好,袁世凱是會辦事的。」本來僵在臉上的表情瞬間化了開,逐漸的眉開眼笑起來,隨伺左右的李蓮英當下鬆了一口氣,人前人後脚步更顯輕盈。
在武右衛軍的儀仗護衛之下,慈禧與載湉的轎子與一班隨行人等自永定門入城,一路浩浩蕩蕩經內城、皇城最終進入了紫禁城,片刻後老佛爺已安適在她西逃途中,日夜不止一直魂牽夢縈的地方,也是她權勢最初的起點與文宗皇帝(咸豐帝奕詝)親密相好之處「儲秀宮」內了。
遭逢巨變回京的慈禧太后,將皇帝軟禁,自個兒重掌中樞,初時頗思振作,力圖重拾人心,有言新政者多予采納。種種舉措儼然有捨舊謀新之象。然而才過沒幾天舒心的日子,她又開始故態復萌,於是大修頤和園,窮奢極欲的日費萬金;無視內外鼎沸之勢,宮閣之中依舊一副太平盛世,歌舞無休的景象。雖如此慈禧卻始終有塊關於皇帝的心病,隱隱作痛,為了治癒心病,她果決的迅速行動。
過沒幾日,醇親王府接到太后的詣旨,將其心腹軍機大臣兼文華殿大學士榮祿之女幼蘭賜婚予皇帝同父異母的弟弟醇親王載灃為嫡福晉,載灃雖然不是慈禧的親妹葉赫那拉氏·婉貞所生(咸豐帝將慈禧的親妹指婚給自己的弟弟醇親王奕譞),卻有撫育之親;幼蘭則是慈禧的養女,仗著父親與慈禧的寵愛為人一向飛揚跋扈,用來控制懦弱的載灃與間疏皇帝的關係是再好不過的一枚棋子;一箭雙雕的將兩個顯要家庭置於掌中,為計畫的下一步做好準備,慈禧感到滿意。
其實載灃的婚事早早就訂好了,對於這個姑娘,載灃和他的母親都非常滿意,只待吉日迎娶,但還沒等到吉日慈禧的旨意就來了,天威難測的讓人措手不及又無從抗拒。
一早慈禧太后起床即習慣性的坐在鏡子前,等著來人為她梳頭,這等工作一向是由李蓮英操持,然而因太后今日起得比往常更早,李蓮英尚不見蹤影,儲秀宮內的執事宮女只好硬著頭皮顫顫巍巍的為太后梳頭,怎知梳不到一半,太后竟大發雷霆,下令將宮女拉去慎刑司。
「老佛爺、老佛爺,玉兒無罪啊!老佛爺……」喚作玉兒的宮女被粗暴架離,捂住嘴巴掙扎間聲音漸漸遠去,直至聽不見動靜為止,一陣寒意吹入儲秀宮內;宮內人盡皆知慎刑司可比煉獄,一旦被送去慎刑司必然直的進去橫的出來,再無生還的可能,相較之下還不如投井來的快活。
沒人知道太后心裡這把無名火所為何來,於是儲秀宮內人人膽寒心裂,先是手腳顫抖的怔怔不知所措,隨即涕淚本能的跪下叩頭齊呼:「老佛爺息怒……」
慈禧正想大開殺戒,恰巧奴才們千盼萬盼的救星大內總管李蓮英總算到了。
「不張眼的奴才,盡惹主子生氣,還不滾下去。」 李蓮英得了消息一進寢殿,立刻揚聲作態的說話,宮人見慈禧沒搭腔反對,趕緊如蒙特赦般,默默躡手躡腳的退了下去。
李蓮英身子一轉,抹了個不張揚的笑臉朝慈禧走去。慈禧不吭一聲由李蓮英為她梳頭打理,自個兒靜靜的看著鏡中的自己多了白髮,皺紋也深了些許,不由得輕嘆一聲。
李蓮英明白慈禧自覺年華老去因而心情不好,逗主子開心的方法他多了是,法寶早藏在袖口裡,於是不露痕跡的從袖口裡摳出少量的黑膠置於掌心,然後細心的為慈禧梳起頭來,梳子所到之處白髮無蹤,巧手來回間三千煩惱絲無不再現烏黑亮麗;看火候到了李蓮英說:「主子的頭髮依然烏黑烏黑的,就像剛入宮時一個模樣……」
聞聲乍醒,慈禧回神再看鏡中人的頭髮,果然是烏黑亮麗,陰霾揮去不由得嘴角輕揚幾分。李蓮英趁勝追擊刷地咚跪在慈禧太后的面前,特意頌揚幾句坊間讚譽新政的話,將功勞拐個彎全戴在太后的頭上,聖明睿智的鳳冠一戴,慈禧不由得心情大好,用親暱的口吻回說。「起來,你這小滑頭……」李蓮英剛起身,宮人就來報:「老佛爺,醇親王府老福晉拜見。」慈禧懶予搭理,僅僅冷哼一聲。
「太后,老身前來是懇請您收回賜婚的旨意,載灃早已訂了婚,那户人家……」 載灃的生母老福晉甫一進殿,連茶都不及飲半口,直接跪在慈禧面前,開門見山央求她收回成命。
慈禧太后冷了臉,目光凌厲的射向老福晉,嘴裡不輕不重的回了句:「不知好歹。」
老福晉當場嚇破了膽,整個人神智恍惚,連怎麼出宮回到王府的都迷迷糊糊的弄不清楚;回府後的老福晉失了心智,整日病殃殃的下不了床。當然賜婚的旨意沒有收回,載灃與幼蘭還是成婚了,並於光緒三十二年生下了長子溥儀。
光緒三十四年,醇親王載灃的長子溥儀三歲。仲夏,七十四歲一向自詡身體強健的慈禧太后居然病了,先是著涼隨之肚瀉不止,經太醫診治後卻收效甚微,慈禧整日裡躺在榻上病厭厭的,警覺自己大限可能將至。
  
---第一章結束,請接續下文---
#歷史小說  #傳奇  #文學小說  #短篇小說  #慈禧太后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雜文//玄妙
  • 下一篇
  • 短篇連載//佛爺2(共三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