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20201017走讀甲仙

沒到甲仙前,不知道它是不太容易到達的。台北人總覺得搭趟高鐵到左營再換個公車,應該就到了。沒想到這個位在高雄東北角以芋頭著名的小鎮,從高鐵左營站出發,還要在旗後轉運站轉搭一小時一班的公車,才能到達。時間掐的好的話加上轉乘時間,從台北到甲仙可以在約4個小時到達,但一天只有一次機會。
不跟走讀,沒與游師兄交談,不知道甲仙曾是熱門的族群移居地,從最早的南鄒族,清領時的四社平埔族,日治前來製腦及開墾的桃竹苗客人與閩人,到民國的退伍軍人,與近期的外籍新住民。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甲仙目前最廣為人知的芋頭冰,一口氣試了兩家,胃就滿了。口感口味大有不同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為了吸引遊客,這邊也弄了個貓巷彩繪

剛到小鎮,順著芋色大橋踏入甲仙,便注意到沿著主幹道的兩側眾多芋冰商家。在「好好甲仙」放下行李,便四處遊晃,跟著谷歌的指引踏入老街。街上仍留有街區再造運動的痕跡,幾間老屋前有寫著(曾經)屋主歷史的木牌,另外還有一條造就出來的繪畫貓街,除此之外,是個很純樸無華的小鎮。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簡簡單單的樸普門書店門口,裡面的店家是看起來單純但滿腹學問的在地學者游永福。

老街上有家普門書店,游老師開設的,正是要拜訪的碼頭所在。一踏入書店,就覺得來到寶地,牆上掛著一幅接近半開,頗有歷史的甲仙手繪地圖。游師兄(後來得知朋友們都這樣稱呼他)生活極簡,送上高鐵站買來的李寶春麵包,他卻問起常溫可放多久,因為沒有冰箱!

隔天跟著旗美社大的行程,走探1871年蘇格蘭攝影師湯姆生的甲仙白雲仙谷路徑。行程是從甲仙龍鳳寺開始,游老師引領大家先跟寺裡祀奉的媽祖問安,並奉上香油錢,請祂祝福我們這趟旅途平安。
路徑是在龍鳳寺下方,我們一路下行,看似雜草叢生的路徑,卻是滿佈豐富的墾民植物,游老師沿路摘採花、葉,讓我們實際品嘗他們的味道。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假酸漿,它的嫩葉嚐起來清酸。原民們除了採假酸漿嫩葉生食與煮食外,也用來包裹食物,做成 “Abai”(類似漢人的粽子,但為長條狀) 蒸煮後食用,是重要的生活植物。(照片中文字誤植為甲)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苦瓜屬,嫩葉和果實可可以吃,果實可與薑、紅棗、雞肉一起燉湯,味道有如香菇雞湯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鞘閉薑,它的莖含有水,是野外求生的救命水來源,的確嚐起來有些在咬甘蔗的感覺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昭和草,另有山茼蒿、飛機菜、太子草、神仙菜等別名。『保成仔反』的時候,抗日勇士江保成等人藏於甲仙山區,就是以這種野菜來活命。因此甲仙地區人士特別把這種植物稱為保成仔菜

比如假酸漿,它的嫩葉嚐起來清酸。原民們除了採假酸漿嫩葉生食與煮食,也用來包裹食物,做成 “Abai”(類似漢人的粽子,但為長條狀) 蒸煮後食用,是重要的生活植物。而路旁類似野花的木鱉果花,在老師眼中,渾身是寶。它是苦瓜屬,嫩葉和果實都可以吃,果實可與薑、紅棗、雞肉一起燉湯,味道有如香菇雞湯。沿途四處可見的長形綠葉,老師說那是鞘閉薑,它的莖含有水,是野外求生的救命水來源。品嚐起來,是有些啃咬甘蔗的感覺。另兩個印象深刻的植物是橄欖樹與羊蹄甲。在前往「火孔坑」溪的路上,兩旁高大的樹,助教阿德說那是橄欖樹,看似野生,卻是人家特意栽種。至於台北常見的羊蹄甲樹,阿德卻對它敬謝不敏。一來它是外來種,二來它的繁殖率極高。種子一落地就漫延生長,常常就長成一大片,排擠了其他原生種的生存空間。
助教阿德是甲仙當地人,腰上插著把獵刀,是游老師的右手。老師常請他砍下某些樹枝讓我們細看。砍樹之前,老師總會溫柔的先謝謝它們,跟他們借用一部分身體,成就這樣的學習。行經山棕,阿德一時興起為我們示範簡易獵人弓箭做法:砍下一段葉子,利用山棕葉脈堅硬的特性,可做近程的射擊捕獵。老師說,原民們有時還在葉尖塗上魚藤汁液,用以麻醉小獵物。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沿途見到許多竹林,有兩種是甲仙墾民時期非常重要的作物:刺竹與麻竹。刺竹是台灣原生種,且顧名思義就是竹節處都長有小刺,是住民最好的禦敵柵欄。它的竹筍可以食用,竹子本身也可用來作為草屋的梁柱,或是製作家具與農具。常一大叢長在一起的麻竹,比刺竹粗壯,也是墾民的經濟作物。除了常聽到的麻竹筍製品,它的竹葉,寬並且成長快速,常用來包粽子;另外因它的竹桿有粗大、壁薄的特性,墾民們多用來製作竹筏或當作各式竹材的主要材料。
這段路走來、聽來、吃來、摸來,讓我這都市人腦門大開。這些曾經硬吞的書本知識,對游老師及阿德來說是順手捻來的生活常識。從他們身上更可連結到過往墾民生活,他們就是如此取材周遭物資過活。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走讀行程進入甲仙鹽桑坑溪後,就自一路的眼、耳、舌、手指觸感,擴大到身體的大肌肉群,與更多與山林間的聽覺以及意識感受。
游老師帶領的溯鹽桑坑溪路線,是根據多方資料推測出來的1871年湯姆生拍攝路線,那次行程湯姆生還留下一段記載:「我們在這裡停留,欣賞並拍攝山谷非凡的美麗景致。令人感到非常遺憾的是:玻璃感光片僅能複製光和影,卻不能反映點綴著岩石、苔蘚與攀緣植物的深淺濃淡色調,也不能展現明亮陽光穿過濃密樹葉照射下方岩石時所產生的那種變幻。除了自然美景外,這地方的岩石和植物,還能提供地質學家或植物學家一個豐富的探索環境。』 眼前的鹽桑坑溪景對比台北近郊的溪林,對都市人的我來說帶有滿滿的野氣。
初時河床旁健行還是小事,開始溯溪時,小心翼翼的踏石頭前行,也還行。再來有些地方開始沒有踏腳石,但溪水尚淺,就當測試登山鞋的防水性。再前行百米,開始遇見幾處水深過鞋筒,當下也只能嘆口氣,心一橫的撩下去。但也從此放開胸懷,更有餘心來觀看沿岸溪壁及周遭景色。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溪邊的岩層有明顯的頁岩、砂岩平行狀地層結構,展示了過去這裡曾為海底沉積岩層。正如游老師提及甲仙處處可見化石,河裡的大石頭上及岩石面,植物生痕化石及大量貝殼或昔日海洋生物所留下的化石殘骸痕跡隨處可見。只是看見石頭跟識得化石痕跡,跟知道它在地質學及人類學的價值這中間存在有很大的落差。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游老師手中的圖,正是1871年湯姆生拍攝的照片

白雲仙谷這個位在甲仙區白雲山下的瀑布溪谷區,是1990年被命名的,遠在1871年湯姆生探訪百年後。被命名之後的白雲仙谷,成了人們露營烤肉勝地;因應遊客,林地租約戶林鳳山,便在這片林地裡建設諸多水泥設施。2009年8月的莫拉克風災(又名八八風災)造成甲仙地區大面積的土石流,這個山谷的水泥建設也被沖刷破壞。不幸也算幸運,經過這些年,山林逐漸恢復自然樣貌,而過往人類添加的水泥樣貌被淹沒。然而地貌的改變,也讓游老師尋訪湯姆生1871年拍照點時吃了不少苦頭。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拉繩垂直攀上溪谷上方,跨越河流到彼岸,再攀一小段崎嶇山壁,到達一小方空地。在哪,游老師指點同學: 一手拉著細細的樹幹,另外半身探出空中,大概就是1871年湯姆生的拍照點了!
仙谷瀑布頂的溪流區別有洞天,一整片傾斜的白岩石直往上游延展。溯溪往上游再走約一公里,便可上岸,經過一戶人家到達產業道路。助教阿德事先就將”載卡多”接駁車停泊在這邊,分兩批將我們接回甲仙鎮上。
一到達鎮上,火速奔回”好好甲仙”換下溼了大半的褲子及鞋襪,將所有物品塞入行李奔到公車總站,正好攔下剛開動的公車。順利到達旗山轉運站後,立刻換上另一班公車轉往高鐵左營站,再無縫接軌的坐上快車回到台北;如預期的在3個多小時後,從田野甲仙回到都會台北。
回到台北便立即投入年終報復性的工作流當中,只是甲仙的一切不時會在腦海中浮現。是感念游永福老師18年的執著追尋? 是貼近山野的悸動? 還是與墾民生活連結的感動? 尚未有解答,但我想,這是需要再跨越那座紫色大橋,踏入甲仙土地中才能找到的答案。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甲仙  #游永福  #尋找湯姆生之路 
分類:旅遊

一個出生在鄉間但自小在都市長大的台灣人。暱稱野馬,但台灣跑過的地方很少。2020哪兒也去不了,就開始走讀台灣角落,並嘗試記錄所見所聽所想的事情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