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母【廣田洋菓子】無論時光如何流轉,我最喜歡這家泡芙店。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真是從高中就開始吃廣田洋菓子的泡芙。還記得下課到他們的百貨公司櫃位,買一盒五小顆裝的泡芙,當成禮物,送給等下要碰面那個喜歡的人。
喜歡的人已經離開了,已經從我的生命劃上刪除號,按下delet鍵,但廣田洋菓子還在。
有時候,人生能遇見這樣的存在,就好了。
能因為《台北甜蜜蜜》這本書的寫作而採訪到宮田功總經理,這是作為廣田鐵粉的美夢成真。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宮田總經理受訪當天特地穿上全新主廚服,還故作淡然透過翻譯宣稱:「這是現在日本最歐夏蕾(時髦)的款式喔!」當時我和美麗的助理面面相覷,交換一個眼神:「總經理的時尚我棉不懂XD~~~」

我想,宮田總經理一定從未想像過有這樣的人存在;即使最初同我分享的人已成老死不相往來的陌生人,卻又在這些年來和不同的人,像同搭一艘船,任由廣田的味道潛入記憶之海。又或者自己前往,又或者與毛孩在露台消磨光陰,又或者每次帶毛孩來對面陽明家畜醫院就醫,一定要順道選盒裝滿各種口味形狀的泡芙回家給爸媽,只因這是他們最喜愛的洋菓子。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採訪那天為宮田總經理口譯的是林經理。拿到名片時因為他姓林,又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知道真實身分是日本人時非常驚訝,「有客人說還記得我們20年前剛在SOGO百貨設櫃時,都會看到我躲在櫃臺後面唸唸有詞背字典。」原來有這樣的修煉過程!果然,沒有網路的年代,學霸都流行啃字典(笑)。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1987年,日本廣田洋菓子來台開設這間直營店。1998年,宮田功以日本總公司技師身分駐派,「當總公司決定收掉這家店時,在日本的同事都力勸我承接下來。」從2002年開始,他正式成為台灣廣田洋菓子的經營者。為什麼總公司同仁會發出這樣的勸說呢?原來宮田桑大學一畢業就進入了日本廣田洋菓子,時年1972,26年光陰,他以化學專業從製造部門一路歷練到管理職,「有機會到各個部門,學習過程真的很快樂。那時,同事就說我是最瞭解這家公司的人,理當讓台灣的廣田繼續開下去。」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從甜點師到高階主管,總公司完整的歷練,培養了宮田功獨到的經營觀。是以,他追求的不是與時俱進,而是著力維繫人們記憶裡的滋味。
「來這消費超過五成是主顧客,很多都是從小吃到大。」宮田功談及,這家店能開這麼久,「要說是為了這些客人而存在也不為過。」
維持創店之初的空間規劃,留存了80年代末特別延請日本設計師來台,以日式風格的洋派設計來呼應天母的異國氣息。從原木色桌椅到暖色調的天花板嵌燈,以舒適為最大考量,當然,現在看來,絕對稱不上時髦。可每每進來,就有一種返入舊時光,在城市匆匆踽行,終於找到一個熟悉角落的安心感。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沾上巧克力醬的巧克力泡芙,高雅不甜膩的口味。

可貴的是,這家老店至今仍不收服務費、不限時、咖啡無限續杯還提供wifi,如果把這些關鍵字通通集結起來,台北市肯定找不到第二家了。
讓我驚訝到張嘴說不出話的還有一件事,當我詢問宮田總經理每天的作息如何,他以慣常不帶起伏的語調說:「每天三點多就來這裡工作,不斷烤製泡芙,好趕上八點開門營業。」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宮田夫婦日復一日在前一晚十點多,百貨公司櫃位收拾好之後,再透過傳真確認隔天需要的備品、訂單,忙完了,差不多僅有三四小時的睡眠,一起床就來到天母東路的店頭廚房,在迴轉半徑狹隘空間裡讓烤麵團與卡士達醬香氣奏起屬於廣田獨有的晨光序曲。很難想像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二十來年,可看見宮田先生提及這型態時,表情沒有太大變化。他臉上掛著的笑容有些靦腆,不去強調也沒有美化,對他們來說,這就是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這就像是生命行進該有的軌道。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派泡芙是1990年代日本總店推出的季節限定版本,台北店保留至今。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現場也販售現烤燒菓子,是非常美味的瑪德蓮及費南雪常溫蛋糕。

由於每次來都是吃泡芙,這回嚐到蒙布朗蛋糕,第一口就受到衝擊。黃澄澄的栗子泥不同於一般常見的法式蒙布朗,「這是因為日本的栗子泥是去殼製成,顏色比帶殼的法國栗子泥更漂亮。」果然,這甘露煮栗子泥味道特別清爽,甜度恰切的鮮奶油亦與融入栗子酒香、濕潤的海綿蛋糕體非常相襯。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訪談之間,「做蛋糕是一輩子的事業,我將會用一生研究它。」這是宮田總經理最讓我動容的話語,直到今日,他每天這樣清晨即起,甚至努力保持著日本一級菓子製造技能士資格,這是多麼不容易的自我鍛鍊和要求。
餐點有吸引力,是一家店成敗與否的關鍵,而「多一點用心」的服務,就是留住客人的加分題。跟許多台灣老餐廳、老咖啡館一樣,這兒也維持以虹吸壺煮咖啡的傳統,連店員幫客人續杯,都是直接提著下壺來斟。長桌上也擺放一具大型木架虹吸壺,是為了製作冰滴咖啡而設置的。
如果你有機會來個兩三次,身邊坐著熟客的機會非常高,他們多是信步前來的街坊鄰人,或者是細聲聊天裝扮優雅的日籍太太們,或是攤開書報消磨時光的銀髮夫妻,自在地把這裡當作自家餐廳。
廣田之於我,折疊著或近或遠的記憶。前幾年,與久未聚首的國小同學們相約於此,大家挨著彼此,吃著泡芙、小蛋糕,放縱往自己胸臆澆上幾杯現煮黑咖啡,逐漸讓咖啡因浸濡前塵往事談笑而微醺。
近六七年來,屬於我自己的廣田之憶則與毛孩莉莉Lily與娃娃Wawa緊緊連綴。這張照片拍攝於2013年8月7日星期三,那天是送莉莉對面陽明家畜醫院洗牙。當時的她剛滿十歲,即使我最信任的楊醫生說洗牙的麻醉很輕微,差不多就是剛剛睡著的程度,但只要遇著這樣的時刻,我都是看著醫生為狗兒麻醉,待其沉沉睡去,才離開診所到旁邊的摩斯漢堡或來廣田,並讓醫生知道,有什麼狀況,一打給我我立即返來。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那天就是同樣帶著些微忐忑,點了這份巧克力泡芙與咖啡,在夏日薰風的露台上,大約是一個小時的時間,有娃娃陪等著莉莉甦醒,一起開車回家。娃娃那時體力精神都很好,但她在外面,除了寬闊草地,不見得能完全放鬆,可在這露台上,倒是格外自在。
這時的泡芙,成了緊張心思的鎮靜劑,而那微溫的黑咖啡,又提醒我仍得打起精神。幸而一次又一次,莉莉和娃娃都在楊東盛醫師的神手之中,安然度過難關。當莉莉在2018年9月15日於我身邊吐出最後一口氣,當娃娃也在今年4月17日清晨逐漸褪去體溫,看著這張照片,內心好希望回到我們仨以為日子會這麼平安久長下去的光陰。
但也幸而有這張照片留念。還有,廣田這樣的場所(ばしょ不知怎的,特別喜歡場所的日語發音,拉長的尾音給我的感覺就是陪伴)。我想,總經理說這家店「為那些客人而存在」,也包括在這種非常時刻生發的療癒力量吧。

Info
台北市天母東路10號1樓
02-2873-3481
08:30~21:30無休
手工泡芙40元起
#廣田洋菓子  #泡芙  #台北甜點店  #台北咖啡廳  #美食 
分類:美食

莉莉娃娃是曾經一起生活十六年的狗狗,如今她們的身體已化作春泥護花,靈魂則住在我的身體裡。於是以她們之名,記錄沒有她們的吳小姐生活點滴。上館子,追星看劇,買東西,寫日記,每一個日子,都是因為曾與莉莉娃娃相遇而閃亮,每一個真心笑忘的瞬間,但願痛快不追悔。2020年1月1日個人著作《台北甜蜜蜜》出版。

評論
下一篇
  • 【binôme dessert彼儂甜點】在這裡,一切都剛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