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種下愛.活出愛

刊登於基督教論壇報.
種下愛.活出愛
文/ 吳舒敏
他是在醫院基層默默努力、幫助很多「慢性機構化病患」的靈魂人物。我們都喜歡喊他:「小度」。
幽默、樂觀、謙卑,是我對小度的印象,也是我近廿年來對他的認識,我一直以為他的這些禮貌,是因為出身一個良好的家庭;即便家庭不富裕,但給他的應該是滿出來的愛吧!
在我瞭解小度的身世背景以前,我是一直這樣認定的。但小度的回應,讓我非常震撼,並且更加尊敬他了。
孩提之童寄人籬下
小度出生時,腦部有輕微受傷。也因為如此,給了當時正有外遇、愛賭的生父一個離婚的藉口。「我討厭這個孩子」、「都是妳!才會生出這種長相的孩子……」於是在小度出生不到一歲,父母就離異。生父選擇帶他的哥哥離開,「因為哥哥是一個正常的孩子,而這個正常的孩子,卻還是領養來的,不是親生的。」小度輕輕笑了笑。
小度跟著母親回外婆家居住。但這四年在外婆家寄居的生活,養成他小小年紀就懂得看人臉色的習慣。為了賺錢,母親經常不在小度身邊,小舅、舅媽吃飯總是最後才想到他,而小度也覺得自己在這個「家」是多餘的。所以他封閉自己,除了煮飯洗衣,其他事情,一個年紀不到五歲的孩子,真的都自己動手。
小度笑著說:「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聰明,可以做很多大人做的事。我只是不想給人添麻煩而已。」五歲時母親改嫁,開始了小度另一段痛苦的日子。除了常無故招來繼父的冷言與打罵,最難過的是繼父常會對年紀尚小的小度說:「不是你自己的爸爸不要你,實在是因為你造成了家庭破碎。你看看自己,怪裡怪氣的……」
每每聽完這些嘲諷,自卑感就會在小度的心中發芽成長。國中畢業後的小度,選擇去讀軍校,是為了逃離繼父的冷嘲熱諷,也為了逃避不愛他的每一個地方,與不愛他的每一個人。
軍校竟比「家」更溫暖
但軍校的學習終究有結束的一天。
離開軍校後的小度,即便逃離了生父、繼父、外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童年的創傷仍存在心中。他走在街上,覺得路人的眼光都在笑他。小度說:「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撐過那段日子。在軍校裏,雖然那不是「家」,但在我心中,軍校比我任何一個家都溫暖多了。所以離開學校,我心裏其實是很恐慌的。」
雖然與自己的繼父不合,但與繼父家篤信基督教的姪子倒相處的不錯。姪子常與小度分享耶穌的愛。小度人生已快走到而立之年了,從來不知道什麼是「愛」,所以他很想知道。
小度說,每當姪子與他分享完基督信仰後,他的內心便會有一股被愛的感覺與想哭的衝動。第一次,有「愛」的意象在小度腦中形成了。
小度不是光想而已,他開始試著「愛這個世界」。小度進入醫療體系,從事勤務工作,選擇從幫助社會弱勢的慢性機構化患者開始。他協助幫忙無法自理生活的男性患者洗澡,處理患者偶爾失控的大小便,協助買日常生活用品等;甚至在患者穩定時,對他們說說鼓勵的話。
小度也開始固定參與教會服事,下班後去學自己喜歡的廚藝,所以當時值夜班的工作人員,常會吃到小度從家中烤出來的新鮮蛋糕。小度說:「我很喜歡這種生活,這讓我覺得自己是有用的。原來大家並不是我想像中那麼的討厭我。」
真正的「人生勝利組」
因為努力,小度被提拔成為組長,管理多位新進勤務人員。小度開始想與繼父和好,這個念頭一直在,但始終沒勇氣行動。
繼父也年邁了。小度說,他覺得人生好短暫,如果讓恨一直活在心中,他會遺憾一輩子。基督信仰此時對小度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後盾,因為信仰,他決定選擇饒恕。
後來,他常主動找繼父請安問候,一開始兩個人都覺得很尷尬,但他不斷告訴自己不要放棄嘗試。繼父後來也向他表示,對過去感到很抱歉。小度說,現在的生活是他從小就一直想要的,雖然自己都快半百了,才得來這些「家人的愛」。
小度說,有家人的愛,真好。
有天下班,我看到小度匆忙的衝到病房值班。問他怎麼了?他說繼父生病住院一段時間了,他下了班就去繼父住的病房,幫忙繼父擦澡、買飯、辦事情。但醫師說繼父狀況不好,要他們有心理準備。看得出來小度很落寞,當晚,小度就送走了繼父。在繼父離世前,稍有清醒時,小度輕輕的吻了繼父的額頭,鼓起勇氣跟繼父說:「我愛你……」小度說,因為有耶穌,他終於跨過童年的障礙。
聽到這,我久久不能自已。我問小度,「你現在如何看待未來的人生路途?」小度靦腆的抓著頭,想了一下:「如果可以,我還是希望有個屬於我自己成立的家啦。我覺得家真的很重要,父母的家庭教育,一言一行,都會影響孩子一輩子。我覺得我有這個能力可以教養出對自己負責的孩子,也能疼愛妻子一輩子。雖然我很晚才懂什麼是愛。」
「另外,基督信仰對我很重要。因為有耶穌,我才有力量選擇饒恕。饒恕過去,也放過自己。上帝對每個人的一生都有祂的美意與計畫。所以相信耶穌愛我,我是祂最愛的寶貝!」午後,陽光從窗外灑進醫院的長廊。
我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我在想,是不是每個人都有他不為人知的奮鬥故事?而醫院對面的豪宅裏,住的一定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嗎?真正的人生勝利組,是來自物質上的滿足?還是一個家最基本的婦順夫愛,夫妻兩人齊心給孩子心靈上的滿足?
我望著蔚藍的天空,我想我心中已經有答案了。
註:本文經當事人同意公開他的人生故事,為保護當事人,文中的「小度」採取化名,避免造成相關當事人不必要的困擾。
文章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耶穌 
分類:藝文

副刊作品集.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