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學妹住我家

1/16(六)

眼神渙散地吃早餐

  然而並沒有下雨(天氣非常好,連雲都沒有)。於是五點半起床、六點出門買早餐、六點半開始練球。

晝伏夜出(早上六點)

  不如我想像中的不開心、更沒有如預期般的勞累,也許去年我的不開心,不單單只是「練球太久」的不開心——加上了對於室設系的失望、自己情緒的失調——綜合起來後的表現。

剪影像是哪個偶像團體

  但打得比星期五糟,舉球不是太長就是太短。紹威說我舉球拉太低,像是持球;手要吃深一點(好難)。
練球項目/
  上午:跑步、做操、體能(側併步、以及一些協調動作)、跑傳、綜合防守、男女隊形
  下午:做操、接發與攻擊、接三個攻擊與一個長球、自由攻擊(三個位置)/舉球:彈地舉籃框、打play(15分,一人一場而已)
  中午去吃奶Bar,人很多,我邊看〈原子習慣〉電子書,等著等著居然睡著了。吃薯餅蛋餅。
  奶茶笑話蠻……不錯的?
「玻璃杯和咖啡杯一起過馬路,忽然有人大喊:『車子來啦!』結果玻璃杯被車子撞到了,咖啡杯卻沒事,請問為什麼?因為,咖啡杯有耳朵啊。」
  回家睡一個小時,一點半去練球。
  晚上和學妹吃咖哩(陳煮席)。
  回家擺爛,九點半睡覺,八點半起床。

1/17(日)
  今天停練一天,名義上的理由是氣象預報說會下雨,但我想可能是怕大家太累。
  我睡很久,醒來才八點半。
  去吃早餐,大仁街上。義大利麵加半熟蛋、中溫奶,不怎麼好吃。所以又再吃了一家早餐,鮪魚蔬菜蛋餅(陽光煎匙)。環境還不錯,店員很有禮貌、桌子也很快就收乾淨。
  吃完,走到一半,才想到「啊水壺」,又回去拿。
  十點半去圖書館還書、看報紙、上樓看書。大新聞是王浩宇被罷免,由於是中壢區的市議員,路上常常駛過「一人一票,罷免王浩宇」,並沒有了解是什麼原因。
  看〈真確〉。記得啾啾鞋有說過。在談「這個世界的貧富差距並不如我們所想像」、「這個世界其實進步了非常之多」。貧窮的四個等級,以水資源來區分的話,第一級(約十億人)與第二級(約三十億人)必須徒步/腳踏車去遠方汲水;第三級(約二十億人)有水龍頭;第四級(約十億人)有熱水。
  「能看到這本書的大概是第四級的財富。」原來台灣已經躋身世界前幾名富有的國家。
  貧窮其實是比較出來的。讓我想到何老師的課。也許我們口中的貧窮並非真正的貧窮——至少我們還能上學、不至於餓死街頭;我們想像的富有也並非社會的整體所想像的富有(其實居住在台灣的我們已經名列世界前茅了)。
  大概很隨意地翻了一半。借了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艾麗絲.孟若〈親愛的人生〉回家。
  十二點半,學妹來放行李。
  一點半去球場拖地,沒有人,於是去吃午餐。

先拖,於是兩點半回去就乾了

岩一拉麵的牛肉壽喜丼飯 $100(還可以,這個價格的味道)

  三點一下子冒出一大堆人。打場,偶爾飄點小雨。救一顆球,結果後腳一滑,膝蓋磕在地上,又瘀青(…)。同隊的有灰色帽踢左撇子男(從來沒有看過的)、國中女生、良蓉、妹妹頭綁馬尾帶黑框眼鏡,眼神很精明、沒有攻擊步但球很包的女生。其他的換來換去。
  來了一個化妝、戴耳環、穿得嘻哈的女生,大概有一百七十多,打得很不錯……似乎是畢業的學姐。高的女生,給很貼都打很好,於是肆無忌憚地舉。
  今天扣球沒打幾顆,也打不太好(沒包到);倒是多舉了幾顆,還用用看背舉的花樣,似乎還可以(溜掉幾顆)。
  晚餐吃六扇門,於是外套都是火鍋味。每次吃飯都在看〈原子習慣〉,老實說,這些暢銷書我都認為過譽了。等我看完再說說我的想法。走到一半,又忘記拿水壺。
  七點半學妹們來,我洗澡、洗衣服,每個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是說,多了幾個人變得溫暖許多(物理上)。

好亂的樣子

  的確有點無聊,沒有上課的日子變得平淡無奇,說話也辭不達意的。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系排寒訓,幹什麼這麼早呢?
  • 下一篇
  • 與學妹一起煮咖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