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短篇連載//佛爺2(共三章)

歷史小說 歷史 文學 短篇小說 慈禧太后
太后病倒的消息本來被宮裡嚴密封鎖,然而世上怎可能會有不透風的牆,沒多久京師裡開始繪聲繪影,有關太后病重的傳言不脛而走,眾臣工人心惶惶,紛紛走巷串門的到處打探消息。
直隸總督袁世凱與軍機大臣慶親王奕劻本就親近,連慶王府的開銷也都是向袁世凱的直隸總督府衙報銷,慶王藉權位四處斂財,早聲名狼藉,慈禧心知肚明,只要奕劻不染指皇權,她索性睜隻眼閉隻眼,當作養隻貪食的看家狗;值此慈禧病重之際兩人走得更近,頻頻密商。
消息越傳越神,最後傳到老佛爺的耳朵裡竟是袁世凱要扶持奕劻的兒子繼承大統,讓慈禧內心大為震驚。自心腹幹才榮祿死後,軍權大為旁落,素有幹練之稱的袁世凱此刻手握大清最現代化的軍隊戍守京師;奕劻則是以親王銜領軍機大臣,無丞相之名卻有丞相之實,暗通百官與封疆在外的督撫,彼此遙相呼應,舉事豈是難事。慈禧自忖假若兩人裡應外合,難保自己苦心維持的局面不被翻轉,後果將不堪設想必然落得滿盤皆輸的局面。
對袁世凱和奕劻兩人,慈禧簡直是咬牙切齒恨透了,然而隱忍與發作皆須講求時機與火候,小不忍則亂大謀,以大局為重還需步步為營才是。權力交關生死存亡,如同一劑猛藥,令慈禧當下來了精神,說話也多了幾分氣力,幾番思量下除了更換帝位外別無他途,造成既定事實,就沒人翻騰的了。
慈禧明白如今得跟時間賽跑,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於是立即下旨擢升袁世凱為軍機大臣即刻上任,同時升任的還有前湖廣總督張之洞並兼管學部。跟袁世凱比起來,慈禧更放心張之洞,張之洞向來是她對外擺設自強與清流派的門面,和用來制衡李鴻章等勢力用得順手的一枚棋子,如今拿來牽制袁世凱也是剛好而已。
袁府內的前直隸總督袁世凱得了消息,交待師爺擬了份謝恩折後,獨自坐在書房凝視著窗外,臉上不喜不憂,看不清探不明他是發呆還是在深思。小妾端了碗蓮子湯進入書房,將湯品擱在桌上後,喜迎迎的欠身道喜:「恭喜老爺,賀喜老爺……」豈料話沒說完,被袁世凱怒轟了出去。「恭喜個屁,滾,都給我滾出去。」
一番好意想討個頭彩竟撞上了冒煙的槍口,自討沒趣的小妾夾著尾巴嗚咽的退了出去,袁府上下無人不感到意外。所有人都當升職是喜事,唯有袁世凱心知肚明,此刻升職是明升暗降,把他從有實權的督撫拉了出來,替上了軍機處的閒差,籌謀大事沒自個兒的份,有的只能是應聲附和;話說回來值此太后病重之際,除了大位誰取外,哪裡還有其他大事。
袁世凱琢磨著慈禧的心理思索著對應的下一步,不一會兒他來到時髦的洋玩意電話機前,撥了一通往慶親王府的電話,想與奕劻約會面,怎知奕劻被慈禧叫進宮裡,過了好些時候仍未回府;霎時不安的烏雲飛入心裡,袁世凱又坐回書房的桌上陷入沉思;同時間一向敞開大門賓客如雲的袁府竟一反常態的閉門謝客,讓許多聽聞消息特意前來道喜的達官貴人與豪門巨富,都在袁府門前吃了閉門羹。
前門吃閉門羹,後門則放出了個年輕小伙拿著袁世凱的牌信,頭也不回的直奔陸軍第六鎮駐守的北京南苑,第六鎮的統制正是袁世凱一手提拔的親信段祺瑞。
另一頭慶親王奕劻不知何故,值此關頭被宣召入宮,心裡忐忑不安,在宮門口左右徘徊間,汗流浹背不止,瞧見了前來引路的李蓮英他那外表不冷不熱地神情,和姍姍來遲的作態,心裡不是滋味。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奕劻不敢托大裝親王架子,趕緊抹了張笑臉從袖口裡抓了張大額銀票迎了上前,麻利的將銀票塞進李蓮英的手裡:「大熱天的還要麻煩李公公,這當請您喝茶,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呦,慶親王抬舉奴才,不是奴才駁您的面子,祖宗國法在前,奴才怎敢僭越……」李蓮英欲迎還拒故做姿態,用公鴨嗓子一邊說話,眼睛還一邊咕溜的在銀票和奕劻間來回轉動,看到滿意的數字,眼睛登時一亮繼續說道,「王爺的厚愛,奴才敢不領情,呵呵呵。」三兩下將銀票揣進懷裡,改換了親近的嘴臉,恭敬的引奕劻向前。
奕劻近身低語問:「李公公,太后召奕劻入宮是何事?可否提點一二?」
李蓮英只淡淡回了句「好事。」就不再搭話,任奕劻怎麼旁敲側擊都概不回應;奕劻心裡惱火依然面不改色笑盈盈的奉承著,其實心底早惡狠狠的痛罵了好幾遍「狗奴才」,兩萬兩的銀票,換來的只是李閹從狗嘴吐出的「好事」兩個字,撥撥算盤一字萬兩,這筆生意對他來說可真真蝕本啊。
慈禧病榻前,一向人前尊貴的和碩慶親王領軍機大臣奕劻出人意料的刷地跪下涕淚縱橫,磕了好幾個響頭後匍匐向前,「太后、太后,您怎麼了?」
慈禧本來睡著,聽到響動,睜開眼睛隨即瞇著雙眼饒有興味的看著奕劻表忠的舉動,差一點就相信了。說到底奕劻這頂和碩慶親王的鐵帽子還是自個兒六十大壽時賞給他的,沒料到在這緊要關頭,善長攀高枝的奕劻什麼不好賣竟把她給賣了;禁不住齒冷的慈禧無暇與他計較,壓抑了滿腹的怒火,氣息虛弱的說道:「哀家還沒死,你哭個什麼勁,都親王了還不知體面,小李子,給慶王看座。」語氣裡不帶責備,卻多了些屬於自己人才有的親近。
奕劻先是縮了一下,將淚水吞進肚子裡,端正落座後說道:「太后,您洪福齊天一定會好起來的,大清可不能一天沒有您啊!奴才也更加不能沒有您。」
「世上誰人不死,沒有哀家,大清依舊蹦跳的很;唉,召你來沒別的,就是要你替哀家去瞧瞧東陵的現狀,該修的修該補的捕,畢竟我年事已高,最近身體又不好,恐怕很快就要去見文宗皇帝了。」慈禧刻意的有氣無力,話語中充滿了沈重與感嘆,彷彿隨時就要離世。
東陵就是慈禧太后預定於死後的埋骨之處,東陵多年前就已竣工,要奕劻去看自己的陵寢,用意十分淺白,奕劻了然於心,但這樣的時候,他不能離開帝京,因為載恬這個現成的活皇帝目前雖然只是個擺設,但皇帝恨死奕劻這事人盡皆知,如果載恬在慈禧死後掌權,奕劻自知絕無活路;這也是他為什麼要與袁世凱合謀的其中一個原因,但更大的原因是奕劻野心膨脹已不滿足於當一個親王而已,他要當皇帝的老子,把天下踩在自己的腳下。而且東陵位於直隸遵化境內,距離幾百里路,這一來一往要十多天,十多天可以發生很多出人意料之外的事,尤其在慈禧病重的這個時刻。
「太后,奴才很想為太后效勞,但是朝政煩忙,奴才抽不了身,要不,奴才推薦重臣宗室去東陵一趟。」奕劻抬眼貓著看慈禧作何反應。
輕蔑之色浮上慈禧的眉眼旋即消失,她假意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難為你操勞國事,其實是西藏的達賴喇嘛剛剛進呈了一尊開光的佛像,我想把佛像擺在我的陵寢內,需要一個身份尊貴的人持奉到東陵安座才行,哀家思來想去,只有你是不二人選。」
扭不過上意,見推無可推,慈禧又確實一副前所未有的衰弱哀嘆的模樣,弄得奕劻心裡也莫名酸楚起來,不疑有他的奕劻,只能故作感激涕淚又欣然前往的姿態領了差事退出宮去,為此慈禧太后還派了兩個宮人,以協助的名義一同前往東陵,不祥的陰霾在奕劻頭頂盤旋,滿腹疑惑的他在心裡嘀咕著,「這是護持佛像還是在挾持我?」
騎虎難下的奕劻嘆了口氣,在儀隊的護送下,奉持佛像一路浩浩蕩蕩的往東陵的方向而去。
風塵僕僕的奕劻前腳剛蹋出城門口,陸軍部尚書鐵良就接到召令,要求他立即入宮面見慈禧太后。作為滿族難得的軍事人才,鐵良深受慈禧信任,當鐵良的面慈禧沒多餘的話,直接下令將駐紮在北京南苑由段祺瑞統領的陸軍第六鎮,與駐紮直隸淶水由鐵良控制的陸軍第一鎮互相對調並且即刻開拔。
把袁世凱的軍事力量支出了京師,宛若吃了定心丸的慈禧依舊馬不停蹄的又做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召軍機大臣張之洞等重臣入宮面見;第二件事則是祕密要求李蓮英去皇帝載恬所在的瀛台一趟,聽到慈禧交待的差事,雖然在預料之中李蓮英臉角仍不由得抽動一下,暗地裡倒抽了一口冷氣,隨即恢復淡然之色起身領命而去。
張之洞等一干老臣,坐在儲秀宮內慈禧的病榻前,大氣不敢喘一下,靜靜等待慈禧的訓示,然而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慈禧開口,別說張口說話,慈禧連眼睛都閉起來整整半個時辰,讓人琢磨不透;不明所以的老臣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場面僵在那裡,明明是夏天,老臣們的腳下卻有一股寒氣流竄。
  
---第二章結束,請接續下文---
#歷史小說  #歷史  #文學  #短篇小說  #慈禧太后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短篇連載//佛爺1(共三章)
  • 下一篇
  • 短篇連載//佛爺3(共三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