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台灣的後疫情,飛行的巨大泡泡

飛行 疫情 隔離 上班
疫情以來,每個月會換一個越洋班來飛。
因為薪資設計的關係,飛行工作收入主要是靠加給,飛得越多才領越多。2020這個年,全球航空業慘澹。
公司為了存活設計許多限制,其中一是限制組員飛行時數上限。於是在敝公司便成了即使執勤到上限,依然領底薪的狀況。
幸好底薪之外,在離開台灣的期間,有外站津貼可以增加一些收入。而越洋航線正是這少數仍可賺錢的航班。
即使如此,很多人寧可領著少少的底薪也不願意去飛越洋班。
人之常情。
薪水少是一時的,然而染疫是一輩子的事。能夠選擇的時候、一定會謹慎考量。
有的人即使不擔心,也得為家人著想。
家中有老人幼童的、擔心隔離時無法照顧小孩的、或有親友社區壓力的。
每個人猶豫的都不同。
而此刻願意上機進入重災國度的,也都各有原因。跟各行各業每個選擇上班的人沒有不同。
一整年下來,從不看台灣新聞的我每天打開疾管局訊息確認疫情。
對照新聞,再核對自己班表是否曾服勤過。
因為個資保護法,即使是你服務過確診旅客也不會被通知細節。只知道那個航班有人確診。
這是一個不知該哭該笑的政策。
於是我與每個選擇上班的同事,每天都會好好地確認疫情。再檢查公司訊息是否遺漏未接。

私下問過醫療圈朋友,機上工作的防護裝備如何?可以怎麼保護自己?
嗯,有些東西我還真的說不明白。
總而言之,待在家當然永遠最安全。
這天在機上,學姊說半年來她第一次飛越洋班,還是很有壓力。
我完全明白。
畢竟即使上機的乘客每個都拿檢驗陰性報告,每天入境還是有人確診。
You never know.
工作時你就是得靠客人很近才聽得到聲音,發備品、問餐點、送飲料、不停道歉。
對,總有人想喝現在不供應的烈酒、蘇打水、機上沒有的各種果汁。
不吃不喝的乘客也有、微乎其微。
畢竟越洋航程動輒十來小時,能夠不與鄰座同時吃飯,我就覺得該旅客相當專業了。
也有不少是連口罩都帶不好的小傻,需要人時時提醒。慶幸台灣人多半防疫觀念良好,補足了這些傻傻小可愛的風險。
回到學姊的擔憂,試著用防疫泡泡概念解釋給學姊聽,希望能降低她的不安。
再搭配醫師朋友解釋的病毒傳播需要途徑,透過所有人都戴口罩來阻止飛沫傳遞途徑、勤洗手、常消毒、脫下防護衣回家立刻洗澡,是我們還能做的。
雖然彼此明白,沒有人能夠保證任何事。
但這種小小的善意能讓對方稍稍放心,為彼此打個氣。畢竟回到家以後,才是航空從業人員挑戰的開始。
每個人都希望保持健康。
在關完七天、回報無數次健康狀態,檢測陰性後,再七天不能搭大眾運輸、不能進入無法控制人數的商場餐廳等場所。連跟誰碰面都要做實名制紀錄,聚餐當然想都別想。
只是有時候才順利過完前七天,你剛好又有班要飛出去了。
全部再跑一遍。
這樣的日子,目前看不到盡頭。也還不知道自己要不要繼續飛越洋航班?
現在好久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前都要確認14天了嗎?我現在安全嗎?四歲的姪子現在在家健康嗎?爸媽的狀態可以嗎?
有任何一個NO,就不會回家。這是我們保護自己家人的方式。
當然,無須過度放大各種心情。
有同事說,他需要靠著離開家裡幾天,獲得呼吸的空間。也有人說,她喜歡疫情時班機都不會客滿、較少無理客人的感覺。
每個人上機理由都不同,我們也只是和其他人一樣,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
#飛行  #疫情  #隔離  #上班 
分類:生活

高空碼字中

評論
上一篇
  • 那邊正在送機
  • 下一篇
  • 意外撩到乘客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