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推】小吾君《每次睜眼都在修羅場[快穿]》

快穿 無CP 系統 病嬌 任務
小吾君《每次睜眼都在修羅場[快穿]》
滿意指數:❤❤❤❤+
文案:
白西月睜開了眼,眼前是一個高檔餐廳,環境優美,視野開闊。
系統:您正在約會現場,您對面的是您的一號對象,可您的二號對像三號對象即將抵達戰場,請避免修羅場的觸發!
我曹? ? ?
白西月:觸發了會怎麼樣?
系統:黑化囚禁四分五裂了解一下?
白西月深吸一口氣,一頓蛇皮操作躲過了二號三號對象,從餐廳逃到了洗手間。
系統:您的任務是在不觸發黑化條件下和四個對象分手。
白西月:四個?還有一個呢?
系統:在你隔壁,是個女裝大佬
白西月看著廁所門板,開始慌了。
#每天都在努力分手#
#腳踩n條船是什麼樣的體驗#
#絕對不和病嬌HE#
#戲精求生欲大作戰#
*非典型快穿修羅場分手文
主角:白西月、系統
-----------有歡笑有淚水的分隔線-----------
燁凡我又來啦!
這次給大家介紹快穿文~
其實我很喜歡看快穿文,不知道有沒有說過(ノ∀`*)
因為我常常在小說劇情到一半的時候就膩了,覺得劇情太複雜XDD
但快穿文不會有這個問題,每次都在我剛好要膩的時候就換下一個世界,甚至有時還覺得劇情太短,有些細節沒處理好。
這也是快穿文的短板,作者容易忽略細節,讓劇情快速前進,不過這個在閱讀前期就能發現,不會浪費多少時間,
最怕的就是都已經快把一部長篇看完了,劇情突然峰迴路轉,偏到了外星球去((什麼鬼
這本書稍微有一點這樣的嫌疑,但是看著女主角跟系統之間的相處……
當然是選擇原諒它(〃∀〃)
-----------以下開始劇透,請速速避雷-----------
這本快穿文很妙,只有三個世界,當真是我看過的快穿文中世界最少的了,
但也因為這麼少,作者將故事描述得很詳細,就像在看短篇小說!ε٩(๑> ₃ <)۶з
女主角白西月是一個演員,某次分手前男友之後,被前男友打暈囚禁在小黑屋
是的,原來咱女主的前男友是病嬌(o´罒`o)
在白西月快撐不下去時,聽到了系統的聲音,答應只要她幫忙做任務就把她救出來,
女主當然是答應了,於是便進到第一個世界……
第一戰場:精分渣女V.S溫柔醫生&禁欲總監&羞澀小奶狗&女裝大佬 ❤❤❤❤❤+
第一篇就超刺激XDD
我真的超級緊張女主翻車(●` 艸 ´)
尤其任務還是要平安跟四個人分手,
這四個劈腿對象都是病嬌诶哈哈XDD
光看著女主騙小奶狗陳青竹說家人不讓他們在一起,害陳青竹在情敵(女裝大佬)面前裝表弟就笑慘థ౪థ
    “你怎麼在這兒啊?”
    白西月看向陳青竹,她周旋在兩個男友之間,臉都要笑僵了。
    現在這種氣氛簡直一言難盡不忍直視了好嗎。
    “樓上有樂器班,師兄讓我給他代一下課。”
    陳青竹指了指自己的吉他。
    白西月想起來陳青竹是音樂系的學生,點了點頭。
    “你這是在練跆拳道嗎?”
    陳青竹看著 白西月身上的訓練服,感覺頗為好奇。
    他還不知道白西月有這樣的愛好呢。
    平常就已經很厲害很酷了,現在更酷了。
    “恩,過來練著玩玩。”
    簡美人在旁邊抱著胳膊不說話,氣勢十足。
    陳青竹覺得這位姐姐可能是對他不大滿意,面無表情的一張臉站在旁邊,讓他心裡更緊張了。
    其實簡寧壓根是不敢說話。
    萬一自己說多了,小表弟察覺到他聲音比較男人怎麼辦?
    他今天這個假髮應該有帶好沒出差錯吧?
    他帶的頸帶應該又好好的遮住喉結吧?
    白西月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身處修羅場卻莫名想笑。
    好嗨喲。
好High呦!(´≖◞౪◟≖)
還有更嗨的呢~
讓大家看看何謂翻車現場↓
白西月正在嗨呢,蹦迪讓人上頭,她喝了酒,在DJ有節奏的打碟中,嗨到爆。
    【系統】:二號對象看到了你
    【系統】:二號對象確定了你
    【系統】:恩,沒得洗了
    ? ? ? ? ? ?
    【白西月】:顏鈺山? ? ?
    【白西月】:他怎麼在這裡?
    白西月內心瘋狂臥草,但是表面還是在蹦迪。
    嗨不起來了。
    【白西月】:你怎麼不提醒我啊!
    【系統】:系統的提醒機制是這樣哦,不涉及修羅場的危險或者是其他風險,就不會提醒的。
    【系統】:我估算到二號對像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不會看到您,但是沒想到,您是那百分之二十。
    【系統】:如果在他注意到您之前,我就告知了的話,您的心情會很受影響的呢,像我們這種人性化的系統,是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
    【系統】:如果剛剛那束聚光燈沒有打在您的身上,您沒有獨舞,也許還有的跑。
    系統不緊不慢的說,和白西月的著急形成鮮明對比。
    【白西月】:甘霖娘!
    【白西月】:遲早有一天我要宰了你這個崽種!
真的很喜歡來自女主的吐槽XDD
下面是她為了不讓禁欲總監顏鈺山黑化,而假裝有第二人格的劇情 (΄◞ิ౪◟ิ‵)
“不能讓她消失嗎?”
    顏鈺山輕輕的敲擊著茶几的桌面。
    “你的生活已經被她妨礙了,我認識很好的心理醫生,可以帶你去檢查一下。”
    “她怎麼會妨礙我!”
    白西月站起來,情緒十分激動。
    她的心裡卻是mmp。
    白西月就曉得顏鈺山信了什麼雙重人格之後,會想要把第二人格給咔嚓掉的。
    “她和我是一體的,鈺山,你不是喜歡我嗎?我的所有,你都會接納的?”
    白西月抓住了顏鈺山的手,看起來已經有些不大正常了,她的眼裡滿是期待,手勁越來越大。
    病嬌不就是這樣嘛,喜歡,所有的一切都會接納的。
    只看到好的一面瘋狂迷戀怎麼行呢?
    “我們還可以在一起啊,我會在你不在的時候讓她出來,這樣我們還可以好好的在一起啊。”
    白西月越來越大聲,面上帶著一絲絕望,到了幾乎有些歇斯底里的地步。
    顏鈺山被他捏的手有些疼,那種不能控制所有事情的感覺幾乎讓他有些暴虐。
    “月月,你先冷靜一點。”
    顏鈺山將自己的手抽出來,站了起來。
    “我們都先各自冷靜一下,到時候,我們再見。”
    白西月在顏鈺山這麼說了之後,還是非常賣力的演出,抓住顏鈺山的衣服讓他別走。
    顏鈺山還是走了,門合上的一瞬,白西月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
    “切,和老娘鬥。”
(◔౪◔)我的天,真是太精彩了
最後終於成功分手!
然而當白西月利用家庭因素好不容易勸退小奶狗時,女裝大佬卻突然出現XDD
“西月,我想了很久。”
    “什麼?”
    “我們先分開一段時間。”
    陳青竹看見白西月臉上的震驚之色,連忙補充似的開口。
    “我這樣說不是因為我不愛你了,恰恰相反,我非常愛你,所以我想請你等我,等我成長起來。”
    少年人的眼眸清澈堅定,帶著些懇求。
    他想有朝一日,從現在的狀態成長為一個非常優秀的人,然後正大光明的走到白西月的面前,對所有人宣布主權。
    他不是不喜歡她了,正有這份喜歡,所以才能夠支持她越走越遠。
    白西月沉默良久。
    表面看起來好像是在深思,其實內心已經happy到飛起。
    你快樂嗎!我很快樂!
    直到這個思考的時間足夠長了,她才慢慢的點頭。
    “請你一定一定要等我,放心,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西月,就算是先分開了,我們也會保持聯繫的對吧?”
    “當然。”
    白西月點頭。
    當然,不可能。
    任務做完就say goddbye了。
    “我希望你可以一步一步的見證我的榮光,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你從來不會讓我失望。”
    白西月心裡笑著,何止是不失望啊,簡直就是太滿意了。
    如果每一個要被分手的對像都有這樣的自覺好了。
    陳青竹笑的分外的高興,白西月仍然屬於他,而且會鼓勵他所做的決定。
    白西月也沒有了那份壓力,真好。
    陳青竹如此想著,他並不知道今天所做的決定到底讓他失去了什麼。
    “真是讓人感動的對話呀。”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伴隨著鼓掌的聲音。
    白西月的面色一僵。
    日日日!不是!
    她的運氣應該還沒有背到這種地步!
    “什麼你會等我,見證我的榮光,你不會讓我失望,嘖嘖嘖,真的是看電視劇都沒有這麼感人呢。”
    “我只是來這裡吃了個飯,沒想到看到這麼一段好戲。”
    “寶貝兒,怎麼不回頭呢?”
    簡寧臉上帶著涼涼的笑容,手搭在了白西月的肩膀上,在她的耳邊曖昧出聲。
什麼叫樂極生悲?
這就是啊哈哈哈哈哈哈(σ′▽‵)′▽‵)σ
於是女裝大佬氣憤地把女主拖走,整個就是要黑化的節奏థ౪థ
簡寧猛的踩了剎車,白西月還沒回過神的時候,被他揪住了衣領掐住了喉嚨。
    “白西月,從來沒人敢這麼玩我。”
    那………恭喜你?現在有了?
結果在這種危及生命的時刻,女主竟然還有心情皮XDD
其實女裝大佬真的是最看不出來的病嬌,尤其是前期,要不是看了這一段,我還真的想像不出來簡寧病病的。
[簡漂亮]:陛下,昨晚還滿意我的表現嗎?
    [簡漂亮]:臣今晚再侍個寢可以嗎?
    [白西月]:我覺得不行
    [簡寧]:我覺得可以
    [白西月]:簡寧,如果我活不了多久了要你和我分手怎麼辦?
    [簡寧]:我會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後去東京和巴黎
    [白西月]:你是沙雕嗎?
    ? ? ?
    白西月驚了,這種沙雕言論不愧是簡寧。
    不過說真的,她還挺想這麼做的,虐心不是問題,重點是這個手要分到位。
    [簡寧]:如果你真的沒什麼時間了,那分個錘子手,當然是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然後陪你度過你的餘生
    [簡寧]:當然我希望我的小月亮健健康康長命百歲!
    [簡寧]:提分手你怕不是欠太陽了?
    [白西月]:繼續趕稿了,告辭。
    簡寧坐在工作室裡,握著手機,卻沒什麼笑意。
    陽光從窗外照進他的身體裡,還是有一種莫名的冷意。
不過簡寧的顏值真的妥妥的,連我們西月都心動XD
簡寧個子高挑,穿著女裝的時候看不出來,但是脫了衣服的時候就會發現他身材其實很好。
    白皙的皮肉均勻的覆蓋在骨骼上,腰肢精瘦,甚至還有兩個腰窩。
    他從浴室出來的時候,頭髮還濕漉漉的,連帶著那雙眼也氤氳著霧氣。
    他用毛巾擦了擦水,水珠從額角流到下巴,再滾落進浴袍裡。
    他看著白西月,挑著眉眼對著她笑,十足的勾人。
    白西月看著這盛世美顏,覺得生活還是有點奔頭的。
別看女主這麼皮,其實她的心志很堅定,好幾次差點翻車的情況下都安全度過。
例如有一次被小奶狗捅完刀回檔(對,女主角死掉可以重來)之後,那個鎮定啊……
實在是自嘆弗如
做完了心理建設之後,白西月假裝匆忙的上了樓梯。
    “你回來了。”
    陳青竹的眼里帶著血絲,看見她回來,立馬站了起來。
    白西月有些恍然感,剛剛陳青竹也是這幅模樣,然後在她不注意的時候給了她一刀。
    “怎麼了?”
    陳青竹看著白西月看著他呆了一會兒,眼里帶著疑問。
    他其實有好多話想問她的,為什麼不接電話,為什麼不回家,昨晚去了哪里。
    他想全部問清楚。
    可是看見白西月明艷漂亮的模樣,卻又什麼都不想問了。
    “陳青竹你腦子有毛病嗎?還問我怎麼了?這麼大個人了不知道好好照顧自己嗎?他們讓我生氣,你也不讓我省心,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你要怎麼照顧我?”
    白西月果斷改換方針,先聲奪人,一副氣得不輕的樣子看著陳青竹。
    陳青竹被這劈頭蓋臉的一頓罵整懵了,一臉無措。
    “你別生氣,是我不好,不會照顧自己,你別生氣,怎麼了,誰也讓你生氣了?”
    陳青竹抓著白西月的手,輕輕的撫著她的手臂,讓她別生氣。
    他媽還有誰,不就是你嗎,敢捅老娘,他媽氣死我了!
    當然,白西月不可能這麼說,她只是冷著臉打開了房門,把手上提著的包往沙發上一丟,坐在了沙發上。
    陳青竹換了鞋子,小心翼翼的走到白西月的面前,看著女友仍然一臉怒容的樣子,勾著她的小指晃了晃。
    “別生氣了,生氣對身體不好。”
    白西月冷哼,還收拾不了你了,病嬌又怎麼樣,她是那種怕被捅刀的人嗎?
    呵,她是。
超愛西月明明怕得要死還假裝鎮靜的樣子!ε٩(๑> ₃ <)۶з
我也很喜歡她跟系統之間的相處(*´∀`)~♥
白西月不恐高,拍戲的時候有段時間常吊威亞,完全訓練出來了。
    原主也不恐高,和簡寧在一起的時候她也很喜歡追求刺激。
    想到這裡,白西月覺得原主真是一個勁精分怪物了。
    因為她在尚醫生面前,都是各種嬌軟的,四樓望下去都要和尚醫生說自己心臟受不了。
    【白西月】:統統,你覺得我要不和幾個男朋友說我精分怎麼樣?我副人格找的對像我真的不知情!
    【系統】:然後他們就會為您大打出手,反正不管是哪個人格都是您,為了搶奪您的身體······接下來的我就不說了,您自行體會,系統真誠的建議宿主不要在危險邊緣試探,當然宿主要是想要勇於嘗試,我也是支持的哦,即時存檔,給您幸福生活。
    我幸福你個錘子。
通常就是兩人(?)互相吐槽,非常歡樂XDD
其實還有一個男配沒講到,就是溫柔醫生尚君卓,但他的存在感爆低,我閱讀的時候也get不到他的萌點╮(╯∀╰)╭就不多介紹啦~
最後附上一段引人(我)沈思的部分。
【白西月】:統子你說,這幾個人這麼愛著原主,怎麼就沒發現我不是原裝貨呢?
    白西月承認原主的確渣的喪心病狂了,禍害了幾個人,但是這幾位兄弟也是真的病的不輕。
    系統沉默,白西月哂笑。
 說到底,哪來那麼多的深情不悔。
    不過是基於一般俗世的喜愛,再冠以偏執的姓名。
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病嬌,總覺得莫名帶感(咳
但看到這段話,我覺得好像也有道理,對病嬌的愛似乎有點淡化了XD
當然,我現在還是覺得下面這四個類型的病嬌很帶感,如果合在一起就更帶感了(##
快穿 無CP 系統 病嬌 任務
第二戰場:不良少女V.S砲友學霸&校霸學渣&雙重人格顏狗❤❤❤❤+
看到第二篇時,我竟然慶幸少了一條船,修羅場的機率變小了XDD
跟女主的想法同步╮(╯∀╰)╭
【白西月】:原主出了什麼事嗎?
    上個世界是原主被殺死,所以她才出現在事故之前。
    【系統】:她從這裡離開,被酒駕的人撞死了。
    匆匆結束了短暫而悲哀的一生。
    【白西月】:我這次的任務是,改變她悲劇的命運?
    【系統】:不是。
    ? ? ? ?
    姐妹我都做好了拿勵志劇本逆襲的準備了!
    【系統】:‘因’是不可被逆轉的,在宿主離開後,寄宿體是會消亡的
    【系統】:只有需要逆襲的時候才會有這樣的任務,但是我們這一次的任務不是這樣。
    【系統:】宿主需要在高中結束前,成功的攻略三個任務對象並且進行分手。
    ? ? ? ? ?
    三個? ? ?
    姐妹你還是讓我逆襲好!我語數外很強的!
    系統沉默,白西月沉痛。
    但是對於上次的任務來說,她心里居然還有一種詭異的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好歹人數上減少了一個。
這次的三個攻略對象未來都會變成人渣,其中學霸褚(音:楚)瀾是最渣的( ͡° ͜ʖ ͡°)
到底有多渣我就不介紹了,總之女主決定比他更渣!
一次撩三個,而且照樣演技滿點!(ノ>ω<)ノ
“你不喜歡褚瀾嗎?”
    “不喜歡,我永遠也不會喜歡他的。”
    白西月搖頭,眼裡的水霧搖搖欲墜,她扯出了一個笑容,卻看起來快哭了。
    “不喜歡他,那就喜歡我吧。”
    喬宋的聲音輕柔,在夜裡卻十分清晰。
    喬宋看著不遠處站著的褚瀾,挑釁似的親上了白西月的唇。
    在那種柔軟香甜裡,卻夾雜著些許的眼淚的酸澀。
    喬宋一驚,幾乎笑不出來。
    但是他仍然顯得從容,揉了揉白西月的頭髮,動作親暱。
    “班長,沒想到這麼晚裡,還能在這裡碰見你。”
    他像是閒話家常的說,眼裡卻藏著深深的敵意。
    他沒有低頭,故此他也沒有看見白西月眼裡那抹興味。
    白西月會不知道褚瀾來了嗎?
    她當然知道。
哦嚯థ౪థ就愛看女主角暗搓搓演戲,實際上什麼都知道的樣子
成功藉著有雙重人格的喬宋虐到褚渣渣XD
“褚瀾對我來說就像一個已經過期了的草莓蛋糕, 好看誘人, 但吃一口就會渾身難受, 我明知道過期了我為什麼還要吃?儘管我捨不得, 因為他看起來還沒壞。”
    白西月表情平靜, 說的輕鬆,感覺給人卻很壓抑。
    白西月太知道要怎麼在平靜中表達不捨和難過,那甚至不需要眼淚, 只需要毫無波瀾的聲音和如同死水一般的眼神。
不愧是咱家女主d(`・∀・)b演技槓槓的!
飆完戲,白西月就要開始虐喬宋了(●` 艸 ´)
“喂,喬宋。”
    少女的手揣在口袋裡,朝著他昂了昂下巴。
    “我現在身邊沒有人,要不要做我男朋友,可以談戀愛睡覺的那種?”
    在晦暗不明的燈光中,她的眼眸熠熠生輝。
    喬宋覺得自己應該是要很高興的答應的,但偏偏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卡在那裡,如鯁在喉。
    在喜歡裡在乎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介懷。
    於是喬宋聽見了自己的聲音。
    “對於你來說,褚瀾是過期了的草莓蛋糕,那麼對於你來說,我是什麼?”
你是舔狗啊寶貝。
    還是個牆頭草似的舔狗。
    其實喬宋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是個忠犬,當然,要他的伴侶在他眼裡漂亮的絕無僅有。
    但是沒有人會一直保持漂亮的,大家總會有疲憊的一面,醜陋的一面。
    也沒有人可以一直保持美麗,時間從不對人有偏差。
  “你是我的小甜心啊。”
    白西月如是說,帶上幾分輕佻。
果然女人都是大豬蹄子哈哈哈哈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心裡想的跟嘴巴說的完全不一樣啊థ౪థ
“不願意?不願意就算了。”
    白西月攤手。
    喬宋的身體比思想要更快一步,他緊緊抓住了白西月的手,眼裡卻帶著揮之不去的鬱氣。
    “我們願意。”
    這一刻喬宋的面上帶上的淺笑近乎主人格,兩種表情奇異的再一張臉上揉合在一起。
    明明是笑容,卻讓人有些不寒而栗。
    我們願意。
    有時候一個人想不明白的事情,換一個人來,未必想不明白。
    次人格的猶豫憋悶主人格看在眼裡。
    他知道是為什麼。
    只不過是不想自己成為一段失敗的感情裡的替代品,彷彿只是白西月沒了褚瀾,所以才找的他。
    好像成為了一個逃避和宣洩情感的東西,她並非喜歡他。
    但是沒有關係,先得到就好了。
    想要的都會擁有的。
    只要得到了,再慢慢的把她心裡的那個影子驅趕出去,遲早都會是他們的。
    白西月倒不覺得害怕,心裡在驚嘆。
    哇塞哇塞這才是標準的雙重人格式掙扎!
    小本本記下來,回去練練,說不定以後還用得上。
關鍵時刻女主又在皮了XD
每次都靠她的吐槽跟OS來緩和氣氛(๑´ㅂ`๑)
喬宋確定自己陷入了熱戀。
    不管是主人格還是次人格,面上總是帶著笑意的。
    他們之間也有拌過嘴,吵架的時候白西月總是會先說你就是看我臉才喜歡我,根本不是真的喜歡我。
    喬宋開始是不太在意的,可是白西月不和他一起吃飯,又或者是不讓他和她一起回家之後,開始有些慌亂。
    大喬不太會說話,總是笨拙的解釋。
    “我喜歡你,不僅僅是臉的。”
    他愛她不經意的撩人風情,愛她講題時的從容不迫,愛她每一個噘嘴挑眉,越是時間久,就越無法自拔。
    他近乎迷戀,就算旁邊的人在多,只要她在他的視線範圍裡,他就無法集中註意看別的人。
    小喬則是更為直接,他伏在她身上不厭其煩的一遍遍的說著愛語,貪戀著和白西月相貼的感覺,渴求著她的溫暖,戀慕她那雙會說話的眼眸。
    喬宋從不知道,喜歡一個人,也是會上癮的。
    喬宋沉溺於這愛河,以為自己可以這樣和白西月走很久。
    因為她也如此喜歡著他。
    直到那一天,他們一如往常的走在路上。
    “喬宋。”
    “嗯?”
    “我們分手吧。”
    “什麼?”
    喬宋覺得自己可能是聽錯了,連笑容也維持不住。
    “我說,我們分手吧。”
    “我認識了一個人,他長得好好看啊,是我見過最好看的人了,我想追他。”
    “所以我們分開吧。”
    少女說的理直氣壯,臉上還帶著些憧憬。
    “就因為那個人長得好看?”
    喬宋氣的渾身都在抖,聲音裡帶著不可置信。
    白西月挑眉看著他,似乎在問,這個理由還不夠嗎?
這段真的笑死 (΄◞ิ౪◟ิ‵)以顏狗之道還顏狗之身((什麼鬼
其實單論顏值應該是校霸學渣衛長曦最高,附一段對他外貌的描寫。
白西月聽見聲音轉頭,恰對上衛長曦的視線。
    少年勾著唇角,還未徹底長開的面容有些既青澀又成熟的介於兩者之間矛盾的氣質。
    他的眼神放肆直接,越過人群,冬日的暖陽照亮他的半邊側顏,恍然之間,讓人有種怦然心動的錯覺。
    也僅僅只是錯覺。
    白西月簡漂亮尚醫生都頂住了,沒什麼頂不住的。
雖然顏值高,但我們女主還是頂住了(ノ>ω<)ノ(<-----堅定女主控一萬年
最後西月成功讓三個渣男都變回正常人了,真是可喜可賀~
尤其是最渣的褚瀾,和女主的閨密沈晚被誤會是情侶竟然懂得澄清了。゚ヽ(゚´Д`)ノ゚。好感動
他考上了自己想要的大學,沈晚和他考到了同一個城市。
    他和沈晚依舊是好朋友,不帶任何旖旎的心思。
    因為在沈晚的身邊,他們可以一起回憶一個人。
    “褚瀾,其實你之前和我說的那個什麼新聞,其實就是你和她的事情吧?”
    沈晚留了長發,樣子比起高中的時候,看起來成熟不少。
    褚瀾點頭,眼裡帶著苦澀。
    “我真高興她拒絕你,好過在那樣的生活下,還要受著你的煎熬。”
    褚瀾沒有反駁,低著頭喝著酒,那酒味澀極了,苦到了心裡。
    大學的室友第一次看見沈晚的時候,起哄說他這樣冷冰冰的人居然也會和女孩子待在一起,怕不是女朋友。
    他向來不願意多費口舌解釋,但是這一次卻格外認真的和他們解釋清楚。
    “不是。”
    他心裡放著個人,以一種突兀的決然的姿勢,離開了他的生命。
再附上一段,看完有點心疼我家西月。・゚・(つд`゚)・゚・
如果她真的能夠有再重來一次的機會,再一次站在選擇人生道路的路口,她也不知道應該去如何選擇。
    她沒有特別有執念的東西,演戲是有趣,但是做明星也不是很有意思,那些藏在波瀾底下的東西,遠遠沒有看起來那麼美好。
    白西月也有想過以後不當演員跑去畫畫當一個藝術家,又或者是去做一些別的事情。
    人生還有那麼長的路,她還有很多選擇。
    所以她不應該被困在那個陰暗的地下室裡,被一個人當做專屬的東西,還美名其曰是愛情。
第三戰場:外遇渣女V.S綠帽丈夫&眾多外遇對象❤❤❤+
這篇故事中我只記得女主角和她老公_(:3 」∠ )_
其他配角的印象都不深刻,因為──這個世界沒有完結ಥ_ಥ
但還是蠻刺激的XDD
白西月再睜眼,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酒店裡。
    她正坐在床上,床上還鋪滿的玫瑰花瓣。
    浴室里傳來水聲,從玻璃模糊的看過去是個男人。
    白西月心裡一突。
    根據她的經驗,這種情況肯定很不妙。
【系統】:您的任務是在不觸發您丈夫的黑化狀態下,成功的和四位任務目標分手哦。
    ? ? ?
 丈夫? ? ?
    四位? ? ?
    又分手! ! !
    白西月覺得自己的腎有點痛。
【白西月】:浴室裡面的那個是我的幾號目標?
    【系統】:不好意思他不是呢。
    白西月鬆了一口氣,這個意思是還沒搞上是吧?
    【系統】:他還不不夠評為任務目標呢,只是原主的出軌情人之一。
    之一? ? ?
    也就是說除了這個除了四個任務目標還有別人的男人?
    好嗨喲。
    才怪。
    白西月想原地自殺了。
    什麼啊啊啊啊啊!
    好好做人不行嗎!
【系統】:系統溫馨提示您,在三分鐘之後您的丈夫就會出現在門外哦,請您做好準備。
    捉……捉姦?
    白西月深吸一口氣,開始把床上的玫瑰花瓣往床底丟。
    “親愛的你幹什麼呢?”
    圍著浴巾的男人走了出去,好奇的詢問。
    “我老公要來了,你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哦好的……什麼?你有老公?”
    那人聲音拔高,一臉臥槽。
 是啊我也是剛知道呢。
作者厲害的地方就是刺激的同時又有些沙雕థ౪థ
姜頌的嘴裡吐出這些話語,他直勾勾的盯著白西月,眼裡帶著些許瘋狂。
    “你瘋了?”
    兄弟你清醒一點啊!人間不值得!
    【系統】:請注意您的丈夫即將靠近,還有五十米。
    臥槽,於容江怎麼突然折回來了?
    “你先放開我。”
    啊啊啊啊我老公要來了我和你說會出人命的!
再加上女主的OS根本超歡樂✧◝(⁰▿⁰)◜✧
【系統】:三號目標……靠近了。
    白西月內心感嘆三連。
    蒼天負我!
    白西月甚至沒有回頭的勇氣,一點兒也不想和前男友say hello。
    但是不幸的是談亦在靠近這件事情是客觀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就算白西月在心裡祈求了各路神明也莫得用。
    而且按照墨菲定律,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往往都會成真。
    談亦在最開始的時候,是沒有認出來的。
    可是越看越覺得眼熟。
    雖然髮型和髮色都有所改變,但是越看越像那個讓自己咬牙切齒的人。
    “白西月?”
    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是你吧,白西月。”
    面前的人依舊沒什麼反應,談亦的聲音裡卻多了幾分篤定。
    白西月現在恨不得自己會川劇變臉,早知道今天出門畫個風格不一樣的妝了噻。
    談亦伸出了手,拉住了白西月的衣服。
    白西月死死的盯著面前的這扇廁所的門,希望它能夠打開,然後讓自己進去避難。
    然而折扇希望之門並沒有打開,後面的人已經在往前湊。
    白西月只能無奈的轉身,神情帶著些許冷淡。
    “好巧。”
    這該死的好巧,這兩個字她已經說膩了,完全不想再說了。
    “喲,喲喲喲,喲喲喲喲……還真的是哎,嘖嘖嘖。”
    談亦的模樣,和白西月印像中的也有所不同。
    原主記憶裡的談亦,是一個有些玩世不恭有些輕佻但是有時候會害羞的陽光開朗的闊少,有著一頭亞麻色的柔軟的頭髮,喜歡玩音樂,一眼看過去會感覺在發光。
    可面前的大男孩不是。
    他是黑色的板寸,看起來很潮很酷,甚至給人的感覺有點兒邪,背著一把吉他,面上帶著玩味的冷銳。
 白西月不知道是什麼改變了他,只希望不是那該死的愛情。
在這個世界,女主的丈夫於容江是個只顧工作的總裁,雖然對女主沒有感情,但因為他一位一起長大、很親密的朋友為了一個女人而背叛過他,讓於容江從此變得不能接受背叛。
【白西月】:對了統子,於容江發小和那姑娘咋樣了?
    【系統】:過得不是很好,於容江親自為他們操辦了婚禮,然後把姑娘家搞破產了,發小也是有能力掙錢的,但是因為出賣兄弟這種事情,所以沒什麼大公司肯用他或者是和他合作,而妻子太能夠花錢,所以入不敷出。
   【系統】:剛剛查了一下,那位兄弟也被綠了,他老婆背著他打胎了。
 人間真實。
抱歉我笑了XDDD作者總是有突然沙雕的能力
之後發生一些事,女主就突然被傳送回前男友關她的小黑屋。
為了吸引你們去看,我還是不爆太多雷好了(已經來不及了##
“裴逾舟,你放我走好不好?”
    白西月的聲音裡有些倦怠,靠在了裴逾舟的懷裡。
    白西月有點疲憊。
    這狗日的世界。
    裴逾舟只是笑了一聲,用手指梳理著她的長發。
    他吻去她睫毛上的淚珠,又親了親她的眼角。
    “見到你之後,我才相信一件事。”
    世界上真的有那麼一個人,就算對她傾其所有孤注一擲不顧一切,也沒有辦法和她走到一起。
    “但我相信,那件事情可以改變。”
    “不,你不能。”
    白西月輕輕地說,毫不猶豫咬上了面前人的喉嚨。
 去他媽的。
    管他真假。
    這輩子都不可能和病嬌he!
其實看到後來會越來越喜歡女主,讓你們看看打動我的一段Σ>―(〃°ω°〃)♡→
就當做這只是一場荒誕不經的夢,夢醒了之後,爸媽還在身邊,叫她起床吃飯。
    也許是白西月想的太過入神了,以至於她醒過來的時候,真的看見自己沒有處在那個房間裡。
    周圍的聲音都寫嘈雜,歡聲笑語縈繞在耳邊,有人推了推她的肩膀。
    “西月,別睡了,老師讓你交作業了。”
    白西月呆呆的應了一聲,開始從抽屜裡翻找作業。
    “快點呀,老師要來了,快點找。”
    白西月有些心急起來,立馬在書桌和抽屜裡翻找。
    “哎呀,老師來了,你自己交吧。”
    白西月猛地抬頭,看見了面前的父親,他板著臉,一副不悅的樣子。
    “聽老師說你今天沒有交作業,怎麼回事?”
    白西月知道這是夢了,她看著那張熟悉的永遠不可能在她面前再出現的面孔,笑著笑著,眼淚就下來了。
    白西月是哭著醒過來的,她沒有發出聲音,只是靜靜地流淚。
    她睜著眼睛,看著白色的天花板,那裡散發著點點的光暈,像是閃爍的星星。
    夢醒之後一切變得空落落起來,她甚至有些茫茫然不知道身在何方。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白西月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毫無徵兆的,夢到那麼久遠的,以為被自己遺忘了的事情。
    白西月最開始,並不是什麼只會唸書的乖孩子,最開始的時候,打遍小區無敵手。
    因為家境優渥,從小也沒吊兒郎當。
    上小學的時候,人家在讀書,她就在照鏡子,作業也不寫,因為覺得太簡單,沒必要,老師因為她父母的原因,經常寬容著她。
    家逢巨變的時候,她年齡也不大。
    沒辦法一下子從那種落差中醒過來,因為學費原因換了所學校,依舊是不寫作業,但是老師卻不會包容她了。
    白西月被訓了一頓,不服氣的回家。
    和夢境裡有出入的事,父親並沒有板著臉看著她。
    她記得那天回家,父親對她說,聽老師說你今天沒有交作業。
    不是批評的,更多的是一種無奈。
    “月月,要好好讀書啊。”
    父親笑著和她說,臉上的白髮和皺紋變得刺目,那一瞬間,她忽的觸摸到了父親被生活壓彎的脊梁,不復當年的意氣風發,她也徹底開始了轉變。
生活是很能磋磨一個人的。
    尤其是貧窮,會讓一個曾經買十幾萬的包眼睛也不眨的女人,變成菜市場裡因為幾根蔥和人討價還價的婦人。
    白西月忽的明白自己身上背負了什麼,儘管並沒有人去強行的加在她身上。
    她在學業上奮發前進著,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去學習。
    後來的交往對象,沒人相信她會是那種一心讀書奮發向上的人,因為那時候的她,面上總帶著幾分漫不經心,似乎什麼也不上心。
心疼我家西月(;´༎ຶД༎ຶ`)
最後說說女主和系統之間的相處,真的很暖心~
【系統】:宿主心情不好嗎?
    系統看到面板數值上,顯示白西月的心情非常低落。
    但是現在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宿主怎麼會心情低落呢。
    【白西月】:你還能發現這個?
    【系統】:我們時刻關懷著宿主的身心健康。
    【白西月】:其實有時候……
    有時候也在懷疑,自己真的能夠完成這些任務嗎,但是她必須告訴自己,她可以。
    只有這樣,她才能夠一往無前。
    那種不自信的自我懷疑的想法會偶爾冒頭,它只出現那麼短短一瞬,卻也在心裡留下了刻痕。
    【系統】:什麼?
    【白西月】:沒什麼,我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和別人也沒什麼不一樣,難免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
    【系統】:宿主有我,當然和別人不一樣。
    【白西月】:寶貝你在自誇嗎?
    白西月難得看見系統皮,還學會撩人了。
    【系統】:當然不是,每一個宿主對於系統來說,都與眾不同。
    白西月心裡笑了聲,又聽見腦海裡的聲音。
    【系統】:宿主是心情好了嗎?
    白西月沒回應,閉著眼睛睡覺。
真好啊,是別人的與眾不同呢。
    儘管只是個AI,但是是她在這一段又一段旅程裡,唯一可以依靠的存在。
之後女主從任務世界脫離,得知了一些事情(不爆雷(◕ H ◕))後,便跟叫她做任務的公司簽了約。
“之前的系統呢?”
    “那隻是一個數據模擬的產物而已,為了力求真實,所以技術部的設定會讓它認為自己真的是一個那樣的存在,現在已經被格式化了。”
    r不覺得有什麼,那隻不過是一個模擬系統而已,只要想,隨時可以創一個出來。
    白西月沉默了一瞬,心裡有點可惜。
    雖然是假的,但也算是陪了它好一段時間的存在呢。
   “我需要一份合同。”
    r詫異的看了白西月一眼,隨後點了點頭。
    明知道是沒有法律保護自己這個黑戶,但是白西月還是要一份合同,保不齊什麼時候就能派上用場呢。
    r很快就把合同擬出來了,白西月看了一遍,表示可以,用r告訴她的,用腦電波在上面蓋了一個戳。
    “合作愉快,白小姐,你的助理是咔咔,可以通過它隨時進行數據世界內的聯繫。”
    “我可以要我原來的那個嗎?”
    “可它已經格式化了。”
    “沒關係。”
    在進入下一個世界之前,白西月在腦海裡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系統】:您好,這裡是系統。
    白西月笑笑,說了句你好。
這就是結局啦~
是不是有點虐?(́=◞౪◟=‵)
其實後面還有番外,是系統都記得一切然後帶女主逃回真實世界。
那團陰影包裹著她,她看不見外面發生了什麼,只是感覺自己在快速的移動。
    “宿主,別怕。”
    “什麼?”
    忽然之間猛烈失重的感覺,像是坐著過山車從最高處落下,又好像是忽然被推下深不見底的懸崖,心臟處揪疼,讓白西月恍然之間產生了一種瀕死的感覺。
    彷彿有人在耳邊奏起了激昂的樂曲,將她不停地往上拋又下墜,引得她耳鳴目眩。
    在白西月看不見的地方,包裹著她的陰影的外殼開始一點點的碎裂,在通道裡化為粉塵。
    當樂聲戛然而止的時候,白西月忽的一個機靈。
    她猛地睜開了眼,看見了一片黑暗。
    她在黑暗裡摸索著,觸碰到了自己的鐐銬。
    飢餓感暈眩感一同襲來,但是被白西月通通拋在腦後。
    她真的回來了嗎?
    她試探的呼喚了系統,得到了一聲微弱的回應。
    “他現在還沒回來,宿主,鐐銬我幫你弄斷,我會給你指路,快跑吧。”
    系統的聲音急促,帶著股虛弱感。
看到這裡我以為系統要犧牲了இдஇ結果……
方童把水杯捧到了白西月嘴邊讓她喝,動作小心翼翼的。
    “難得你這麼伺候我。”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方童出門打電話,白西月則是開始呼喚系統。
    開始叫好幾聲也沒反應,白西月心都提起來了。
    “宿主,我沒事,只是我需要休眠一段時間,多長我也不知道,請您好好的生活。”
    系統的聲音學來越小,直到消失不見。
    統子?
    統統?
    統哥?
    沒再有回應了。
看到休眠就稍微放心了,果然這麼歡樂的小說就該搭配HE啊٩(๑•̀ω•́๑)۶
之後女主跟娛樂公司解除合約,到處去玩了◢▆▅▄▃ 溫╰(〞︶〝) ╯馨 ▃▄▅▆◣
在合約正式解除之後,白西月和方童打了招呼,離開了這座城市。
    她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慢悠悠的開始旅行。
    偶爾在微博發幾張風景照或者自拍照,日子過的舒服自在。
    她依舊沒忘記每天在腦海裡喚一聲系統,有時候還會叫著系統的名字自言自語。
系統對她而言,無疑是賦予了她新生的存在。
    陪著她從黑暗的日子裡脫身,再走過那麼多的旅程,最後護送她回家。
    白西月有時候會擔心,系統會不會就這麼不見了,但是她努力不去想這個可能。
    或許在某一天,系統又會在她的腦海裡出聲,熟稔的和她打招呼,就像所有老朋友做的那樣。
    當拿到人生第一個金馬影后的獎杯的時候,白西月站在台上感慨萬千。
混合在一片掌聲裡,白西月聽到了一句恭喜。
    來自於她的腦海深處。
    白西月笑的更加燦爛了些,在腦海裡說了句同喜。
  你看,人生它總有好有壞。
    壞不會壞太久,總會遇見好的。
所以女主最後跟系統HE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人(*´∀`*)♡
這部小說的精采度我覺得呈遞減趨勢,但是為了這麼可愛的女主和系統,還不來看嗎?
反正才三個世界而已嘛(≧∀≦)ゞ
#快穿  #無CP  #系統  #病嬌  #任務 
分類:藝文

戀愛腦X少女心

評論
上一篇
  • 【大推】明月聽風《女心理師之江湖斷案/尋郎》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