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交代2017.05.29

我一直很想把該說的話說完,過了快一年了加上剛好發生了一點事,也該將之述說完畢了。雖然這比較像是對自己的交代,而非給予孩子的。

永遠沒有準備周全的時刻,
每一天都是全新全異的挑戰;
永遠沒有完善完全的機會,
每一次都是獨一無二的驚喜。

過往的經驗影響後續的舉動,也因為有著過往的難忘回憶,忐忑與陰霾總是形影不離。接班後一門心思著重在個別的幾多個體上,自然也就忽略了許多也該關注的對象,這樣的偏心或許也能解釋那些對於我的厭惡態度。
我其實一直抱著極大的歉疚,對於那些被我有意或無意忽略的孩子,雖然當我發現我的忽略時,已經是五月接近尾聲的時刻。

未曾表露的關心
是否稱得上關心?
未曾暴露的關懷
是否算得上關懷?

從入班之初即逼迫著進行許許多多的不同,由此可以得到近乎所有想要的資訊,卻也因龐雜繁複的資訊弄得暈頭轉向,能將事情想起三次大概就是運轉的極限,在沒有特別設通知提醒的情況下。
終於在5/5成行,雖然並非如妳等預期的愜意,或說有趣。然世事本就無法做到雨露均霑,總有偏頗。並未針對這些給予明確的解釋,是我的過失。

次次捨得總被捨,
厭憎惡恨亦緣由。

關係惡化表徵於屢勸不聽或說充耳不聞,說到底還是我太遲鈍發現的太晚了。或者說當時的我認為那是可以忽略的細節吧......充其量還是經驗不足,無法應對突發狀況。
畢業旅行是隔閡向兩側侵蝕漸趨嚴重的過程。
站在河岸的這端望向那端憑欄眺望,
河水漫上的是些許無奈以及深沉的難過。
其實這一切也不過是將自身想的太重了。
貪嗔癡苦樂恨也不過是自身投影在現實的體現,沒人能給予救贖,只要自己無法釋懷。

表現太過的關懷也不過是困擾。

過猶不及,分寸的拿捏大概是一輩子的課題了。
踩著細絲鋼索也不僅是注意平衡而已,越是在意反而越容易出錯,也因此更不好擷取重點。(當然如同這散架的文也不怎麼好擷取重點的www)
我總覺得這一、兩年一直有個聲音、思緒、陰影在逼迫著我,回想過往。無論是反思反省,抑或只是回憶回味,一直有個快沒時間了的鳴響、感覺、淵獄在追趕著我,書就雲泥。而這也只會被說有多神經質而已。
多想,是因為想得不夠多,或者說想的方向不夠正確。
雖說也不過是自身的臆想,或者說幻覺、幻視、幻聽。
要是能不要想那麼多,我就不是我了。
#過猶不及  #交代  #課題 
分類:心靈

左耳已判定死亡,請勿在左邊說話。每首歌都賦予一段故事,每篇故事都存在一首歌。我的經歷,每一段都伴隨一首歌曲,音樂響起,過往就隨之而來,當時的苦澀、迷離、欣喜、徬徨,挑起捲簾、勾勒輪廓、描繪眉睫、點亮心火、推敲門戶、席捲浪潮,一再重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