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欠一個道歉2017.04.03

「被誤會當極力澄清抑或是清者自清?」

我一直都是不爭論的,因為打心底覺得爭辯一點意義都沒有,極力澄清也不會被相信,不相信你的,永遠都不會相信你。我想我欠一個道歉。

國三基測前留在學校參加的衝刺班,只記得在一間很大的教室,整日被關在裡面念書,(雖然我也沒非常認真在唸就是了)。一日放學前照慣例老師坐前面叮囑,我則是拿垃圾到最後方的垃圾桶丟,我確定我沒有丟錯也沒有拿寶特瓶,然而,在我轉身走回座位的那一刻,拿著麥克風的那位導師說話了
『叫你寶特瓶不要丟垃圾桶你聽不懂嗎?』
我用手指著我自己,是在跟我說話?
『就是你不然還有誰!剛講完不要丟,你聽不懂我講話嗎?』
我搖頭,「可是...」
『還不去撿起來!』
「我沒有...」
『還在講!還不撿起來!』
我轉身走到垃圾桶前,對著裡面彎腰吐了一口口水。
『誰再像他一樣亂丟,我就要......』

我已記不得她後來說了什麼,因為我氣得全身發抖,我沒辦法理解一位老師連聽學生說話都不願意是什麼心態,也無法承受周遭的眼光,更甚者,那位老師還特意走經過我身旁斜眼冷哼一聲。
不太了解當時的心境是什麼,大概是丟臉、羞辱、難堪等等,總之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這事,因此我利用時間躲進書房寫了一封信講述我並未丟寶特瓶且您為何不聽我說?隔天要求一位同學交給那位老師,大概是不想再見面了吧,雖然無錯但見了面只會有怨懟,於人於己不利。自然那封信石沉大海,無聲無息。
我當然很清楚面對面也許可以說清楚,但是在那個眼神之後,我也拒絕溝通了。雖然妳們班的人說妳極好,是多棒的老師,在我眼中,妳始終欠我一個道歉......
我想,所有事情都記得清清楚楚大概不是什麼好事,畢竟會時常受這些過往折磨;而記得模模糊糊也不能算好,要是不清楚為什麼苦痛,反而會更難過;若是忘掉了或許不會有情緒和煩惱,但那就缺失了一部分的自己了。

p.s.只是因為最近許多事紛亂雜沓,導致情緒起伏不定,又想知道為何我面對誤解不願意解釋,才開始不斷翻找記憶,這件事大概是最接近的了。
大概也是因為這件事,我期許自己懂得跟人道歉,就算是學生。
我已記不清有多少學生在我跟他說對不起時露出錯愕的表情了。
#自清  #誤會  #道歉 
分類:心靈

左耳已判定死亡,請勿在左邊說話。每首歌都賦予一段故事,每篇故事都存在一首歌。我的經歷,每一段都伴隨一首歌曲,音樂響起,過往就隨之而來,當時的苦澀、迷離、欣喜、徬徨,挑起捲簾、勾勒輪廓、描繪眉睫、點亮心火、推敲門戶、席捲浪潮,一再重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