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 逆光

【逆光】  
志摩好像曾經說過,有關於月球的背面的事情。  
因為月球總是以同一面朝向地球公轉,所以身在地球上的人類是無論如何都看不見月球的另一面的。也因此,謠傳在月球的背面有神秘都市的遺跡、河流、甚至是外星人的存在。  
但那些終究只是人類擅自妄為的想像罷了。  
真正的月球背面,什麼都沒有。說什麼都沒有倒也不盡然,該有的隕石坑洞或是岩石砂礫那些都還是有的,但卻貧脊到遠遠超越人類的期待。擅自期待又擅自失望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原本閃耀著的雙眸會在瞬間變成深不見底的黑洞,所有正面的情緒都被無情的吞噬,殘存的只有單純的憎恨。  
在說這些事情的時候,志摩的語氣中流轉著某些不安,伊吹都看在眼裡。  
他不懂那些太難的東西,但他能清楚的用直覺理解到對方想說什麼。  
於是回以一個燦爛的笑容。  
『不管是前面還是後面,藍ちゃん都看過了嘛。』  
『……你是在說什麼東西的前面後面?』  
『不只是看過喔~志摩ちゃん的前面跟後面我也都已經舔過――』  
『喂!』  
『――所以、沒關係的。』  
志摩看上去像是放心了一些。然而,這樣的不安卻隨時都會再度爆發,伊吹是明白的,志摩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比誰都考慮得更多、戴上無數的面具假裝堅強,卻也比誰都脆弱、容易受傷;退縮不前,有時卻又會為了某些事情放棄理智;猶豫不決、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別人也傷害了自己。儘管在這世界上的所有人大多都是這樣的,但志摩總是會覺得自己能再更努力一點。  
再更努力一點,說不定就能改變些什麼。  
然而,命運中並不存在著人們口中的『如果』。除了必然之外的假設都是空談。  
伊吹有時也會因為無法抓住那些有如從蝴蝶的翅膀上飄下的虛無縹緲的鱗粉般的『如果』而感到失落。  
在逆光的地方想要看清楚道路的模樣,只會讓早已模糊的視線更加無法聚焦。  
沒關係的。像是在對志摩說,也像是在自言自語。沒關係的。  
不如就不要糾結於一定要朝向大家所認為的正確的道路前進吧。不要面向太陽走,背對刺眼的陽光,就算看不清前方,也是能從腳下走出一條路的。尤其,他們並不是一個人孤獨前行。  
伊吹反而比較喜歡志摩在逆光處所露出的笑容。  
像是朝霧、又像蟬翼。是轉瞬即逝、也是永恆長存。  
――長存於他一個人的心中。只要這樣就足夠。  
※  
伊吹握著方向盤,眼神不自覺的被路邊那些在深夜中閃爍各種鮮豔色彩的招牌所吸引,腦子裡閃過一個想法,於是他用愉悅的語調說著。  
「志摩,我有看過月球的背面喔。」  
「……蛤?突然說什麼啊?」  
轉頭對上志摩有些不耐煩的視線,伊吹總覺得這邊的畫面似乎比外頭那些七彩光芒還要吸引人。他笑嘻嘻地繼續說著,「因為,不管正面還是背面,都是差不多的東西嘛。」  
「呃、我覺得應該還是差滿多的吧……?」  
「就像是,早上的志摩跟晚上的志摩,雖然看起來不一樣,但都是志摩啊。」  
「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反正,就是我很喜歡志摩ちゃん的意思啦~」  
「為什麼又扯到那邊去?……算了。綠燈了。」  
志摩露出了既無奈又哭笑不得的表情,伊吹心滿意足的拋下一個笑容後,將視線轉往前方,踩下油門。  
逆光前行,就如同走在月球的背面。讓彼此的時間並肩行走於天空之上,停駐於失語的凝視之中。  
――你就是你,沒關係的。  
一個微小卻堅定的聲音在左胸膛盤旋。  
同時,聽見了交疊的心跳聲。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