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流れ星

【流れ星】  
擦乾最後一個盤子時,志摩注意到了自家搭檔已經不在原位,他隨口問了四機搜的其他人伊吹去哪了,結果居然沒有一個人看見他的蹤影。  
……那傢伙是忍者嗎?忍不住在心底吐槽著,志摩看了一眼手錶,距離值勤開始還有將近半小時左右,是也可以不管伊吹、做自己的事情等他回來。但是……志摩沒有糾結多久就還是決定去找人。  
伊吹現在會在哪裡,他是知道的。  
也許是長久下來培養的默契、抑或是類似心電感應那種無法用科學解釋的東西,志摩順從著直覺,搭電梯來到了建築物的最頂層,走上通往屋頂的樓梯。  
一打開門,果然就看到了伊吹坐在地上的背影。  
自家搭檔安靜過頭的時候總是會散發出一股讓人有點擔心的寂寞的氛圍。  
志摩無法準確地用言語形容那究竟為何,但他就是感覺得到,那種――彷彿一觸即碎、但卻又讓人想強硬地伸手將對方整個人拉進懷裡的氣氛。  
他嘆了一口氣之後走了過去,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有椅子不坐,幹嘛坐地上?」  
「嗯?志摩!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抬起的視線中散發出太多的喜悅,剛才那種寂寞的氛圍馬上一掃而空。志摩沒有多說什麼,很乾脆地也席地而坐,坐得離伊吹很近,兩人的手臂幾乎是緊緊地貼在一起。  
發現對方正抬頭看著夜空,志摩也跟著抬頭,但卻只看到了黑漆漆的一片。  
「有什麼好看的嗎?」  
「早上的新聞說今天有流星雨――」  
「啊啊、那個啊。」輕笑一聲,志摩轉頭看著伊吹試圖從暗沉的夜空中尋找流星的模樣,忍不住的放輕了語調,「這裡是看不到的,光害太嚴重了。」  
「嗯……可是還是好想看喔。」  
像個鬧脾氣的小孩,伊吹扁了扁嘴,倔強的視線沒有移開過夜空。  
志摩也將目光移到了伊吹所注視著的那個方向。  
除了深沉到有如要將所有的事物都吞噬殆盡的黑暗之外,什麼都沒有。好似連位在天空另一頭的月亮都拋棄了這邊的領地,除了空無的黑之外、還帶著一絲的孤傲與寂寞。  
這樣的夜空,實在是沒什麼好看的。  
但他們兩個還是就這樣盯著看了將近二十分鐘。  
沒有人開口說話,放任沉默在彼此都熟悉過頭的呼吸間緩緩流動,彷彿流成了一條名為默契的河,而他們在上頭載浮載沉,沒有目的的漂流著。從相互緊握著的手中傳來的體溫,卻令人無比安心。  
「好想跟志摩ちゃん一起看流星雨喔。」  
伊吹用平淡的語氣說出的願望,像是打從心底的盼望,志摩側過頭,對上了那雙閃耀著直率的情感的眼眸,勾起嘴角。  
「我們現在不就正在看了嗎?」  
「嗯――?」像是不太明白他在說什麼,伊吹歪著頭,露出了燦爛過頭的笑容,「志摩ちゃん、可以親你嗎?」  
「不行,要回去工作了。」  
「欸!一下子就好!一下子!」  
「不行就是不行。走了啦!」  
起身,不理會後面那隻追上來想繼續討親親的大型犬,志摩在心底盤算著,回家要記得查一下下次會發生流星雨的日期……還有能看到的地點。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