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君の

【君の】  
好像有點喝過頭了。  
在伊吹這麼想的時候,轉頭就發現坐在自己旁邊的那人的眼神似乎已經無法聚焦,被酒精朦朧了的雙眼帶著一絲與平時的沉著完全相反的慵懶與誘惑,讓他忍不住一直盯著看。  
他偷偷的把桌上那瓶被他們喝到剩下五分之一的清酒藏到沙發後面,不讓明顯已經醉了的志摩繼續往杯子裡頭倒酒。  
「志摩、志摩?」  
「嗯――?」  
喝醉之後的自家搭檔變得軟綿綿的,像是原本武裝在身上的盔甲全都卸下了一般,笑起來跟個孩子一樣。那半瞇著的雙眸纏繞上伊吹的視線,捨棄了平常的刻意掩飾、赤裸過頭的注視反而使他有些無法招架。  
「志摩如果想睡覺的話可以去睡喔。」  
伊吹小心翼翼地提議著,伸手拿起遙控器把電視關掉。  
真要說起來現在這情況其實是他所樂見的,喝醉了的志摩超級可愛,但要他趁對方喝醉的時候做些什麼下流的事情好像又有些違背良心。  
「嗯……」  
對方沒有說話,垂下目光、全身的力量壓到了伊吹的手臂上,他僵著身子,任由志摩往自己這邊靠。  
「志摩……?」  
疑惑的輕聲叫著,但志摩像是完全沒聽到似的,就這麼順勢將頭躺到了他的大腿上。伊吹屏住呼吸,不知所措的雙手浮在半空中,低頭就看見志摩正微笑著仰望自己的視線,他眨了眨眼。  
這、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膝枕嗎……?  
伊吹愣住了,面對自家搭檔極大的可能是在酒精的影響下才能做出的撒嬌行為,他深深地覺得心臟有點痛――志摩太過可愛了怎麼辦?這真的不是在作夢嗎?  
「伊吹……」  
有些鼻音的嗓音在伊吹耳裡聽來像是摻了蜂蜜,他伸手撫上志摩發紅的臉頰。掌心觸摸到那微熱的肌膚時,對方沒有反抗、沒有拒絕,甚至還一臉享受地閉上雙眼。  
不行了……伊吹在心底吶喊著,他越來越想對志摩做些什麼了。  
「你的大腿好硬。」  
志摩喃喃的說著,伊吹已經沒辦法回話了,心想著再這樣下去硬的可不只有大腿……他努力的深呼吸要自己冷靜點。  
「不過――」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志摩笑了笑,「沒關係,我喜歡硬一點的枕頭。」  
聞言,伊吹也笑了出來,他感覺全身上下彷彿都被志摩那溫柔過頭的語調所包圍。自己是被志摩愛著的啊,忍不住這麼想。  
心裡頭的那些激動在瞬間都轉為了溫暖,伊吹用掌心輕蹭著志摩的臉頰。  
「志摩ちゃん。」  
「嗯?」  
「我喜歡你喔。」  
輕而易舉就說出口的告白的話語,被志摩的笑容穩穩接住,在那相互沉溺的對視之中,伊吹覺得全身都輕飄飄的。  
「――笨蛋。」  
太過意料之中的回應讓伊吹笑得更加燦爛,他俯身吻上志摩唇畔的痣,帶著酒氣的吐息沒有慾望的干擾,只有單純的、單純過頭的溺愛。  
交握的指尖、纏繞的呼吸、映照著彼此的臉龐的對視。  
――彷彿能持續到天長地久。  
※  
志摩睜開了酸澀的眼睛,然後看到了伊吹的睡臉近在眼前,他有些驚訝,但馬上就想起來發生了什麼事……啊啊、對,現在是躺在伊吹的大腿上。  
疑惑地想著難道這傢伙腳不麻嗎?志摩有些哭笑不得。  
真是搞不懂他們兩個到底在做什麼,都幾歲了還用這種姿勢睡著,實在是……  
志摩緩緩起身,搖了搖伊吹的肩膀,拉著那個還在半夢半醒間的人走進臥室。  
躺進床鋪時他感覺到伊吹靠了過來,志摩沒有閃避,伸手攬住了對方的腰。  
伊吹把臉埋進他的胸膛裡,語帶笑意地說著。  
「喝醉的志摩ちゃん好可愛。」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沒關係,藍ちゃん都記得哦。」  
「好啦,快睡吧。」  
「志摩ちゃん晚安。」  
「晚安。」  
擁抱著彼此的溫暖,他們再度入眠。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