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 サヨナラ

【サヨナラ】  
十一月的夜晚有些寒冷。  
接近零點的街道上已經幾乎沒有了行人的蹤影,連一隻野貓都沒有。安靜過頭的道路上,只有他倆並肩而行的腳步聲。  
時而交錯、時而重疊,鞋底摩擦過柏油路面的聲響幾不可聞、在這條被寂靜淹沒的路上,卻成了唯一能證明時間還在繼續流動的存在。  
伊吹以一種微妙的距離走在志摩後面一點點的地方。  
路燈略嫌冷澈的白光從兩人上方灑落,掩蓋過溫和但遙不可及的月光。隨著緩慢的速度,那熟悉的臉龐在明與暗之間交錯著,伊吹突然覺得志摩看起來有些陌生。  
似近似遠的距離。  
彷彿伸手就能抱進懷裡、卻又像下一秒就會消失。  
伊吹有些不明白自己此時的心情。他低頭盯著志摩空蕩蕩的右手,想要伸手握住,但又怕對方會厭惡這樣的肢體接觸。  
畏畏縮縮的實在不像平常的自己,可是現在的志摩看起來也不太像平常的志摩,所以、自己變得有點奇怪,也是正常的吧?伊吹在腦子裡想著這些事情,對於蔓延在兩人間的沉默漸漸感到不安。  
他其實不知道現在到底要走到哪裡。這個方向並不能通往他們兩人任何一方的家,已經完全踏入了陌生的街區。直覺告訴他,志摩大概也是不知道的。  
那、為什麼還要繼續走?  
伊吹搞不懂的事情太多了,不過,交疊的腳步聲像是有種魔力,驅使著他們向前走。  
過沒多久,前方那人的腳步總算是停下了,伊吹往左邊一看,發現是一座小公園。  
志摩沒有回頭看他一眼,逕自走向一旁的自動販賣機,過沒多久便拿著兩罐瓶裝飲料走進公園裡。而伊吹也很快地跟了上去。  
在能看見遠方的夜景的長椅上,他們並肩而坐。志摩將手裡那瓶溫熱的咖啡遞給他,伊吹伸手接過,觸碰到對方的指尖時,他突然有些動搖。  
「志摩……」  
伊吹總算是開口了,他看著志摩那不知在遙望著何處的目光,像是哀求似的,說出了從剛才開始就近乎滿溢出胸膛的話語。  
「志摩,我喜歡你。」  
聽到他顫抖著嗓音的告白後,對方並沒有馬上回應,而是微微勾起嘴角。  
公園裡的照明很暗,快要逼近汰換年限的燈泡所發出的光芒簡直就像年邁的老人般巍巍顫顫。然而,卻無法阻擋伊吹看見志摩的笑容。連那一點微小的弧度的改變都令他感到異常炫目。  
「我知道啊。你每天都在說,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志摩的聲音聽上去飽含著嘆息,伊吹無法分析那種嘆息到底意味著什麼。  
他沒有移開視線、他渴望志摩也能看著自己,卻沒有任何實際的動作,只是等待。  
他不擅長等待,但是在這一刻,他卻覺得不等不行。  
心臟像是被對方的呼吸緊緊絞住,無法自由的跳動。伊吹有些痛苦的皺起眉頭,他再度開口,語氣中帶著絕望。  
「喜歡志摩喜歡到覺得快要死掉了,怎麼辦?」  
聞言,對方總算轉過頭來看他,流轉在伊吹視線中的目光充滿寵溺。  
「你啊……」  
被寒氣凍得有些冰冷的掌心、輕撫上伊吹的臉頰。  
他們的視野交融,在呼吸變得一致的瞬間,伊吹感覺到從左胸膛傳來的痛楚越來越劇烈,像是被志摩的溫柔劃出了一道道血痕。  
好喜歡、好喜歡,喜歡到不知道該怎麼辦,喜歡到快要無法呼吸。  
伊吹有些突兀的握緊了志摩放在他臉上的手,很想說點什麼,所有內心的吶喊用一種跑百米的速度衝到嘴邊,卻又無法化為言語。  
下一秒、對方主動湊上的親吻,讓伊吹感覺到眼眶一陣酸澀。  
他真的,好喜歡這個人。  
※  
――想說,差不多是時候了。  
――我的公寓的租約也到期了。  
――伊吹,要跟我一起住嗎?  
伊吹在聽到志摩的詢問之後,流下眼淚。  
被對方笑著調侃到底在哭什麼,他無法回答。就像是被開啟了某個開關,淚水從眼角滿出來,浸濕了臉龐。  
志摩溫柔過頭的擁抱,讓伊吹更加停不下哭泣。  
被太多太多的幸福勒住的脖頸,近乎窒息。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那樣的痛楚,都會在淚水中蛻變成笑容。  
――總有一天。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