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地平線

【地平線】  
偶爾、真的只是偶爾,志摩會很想將伊吹抱進懷裡。  
像是在對待受了傷的小動物般的,用溫暖的擁抱治癒對方的傷口與疼痛。儘管他知道有些已然深入骨髓的傷痕,是無論過了多久都不可能癒合的。又或許、只是想藉由伊吹的體溫覆蓋過那些從自己的靈魂深處滿溢出的罪惡感。  
他們截然不同的人生,累積了相似的傷痕。  
當彼此的時間重疊,那些痛苦與折磨所產生的共鳴是如此的劇烈。劇烈到令人不忍卒睹。  
除了靈魂上的傷痛之外,他們總是能在彼此的身上找到那麼一點熟悉感。或許是瘋狂、或許是衝動,又或許是那些對於彼此的、無處發洩的情感。  
志摩已經記不得第一次對伊吹動心是什麼時候。那樣的感覺對他來說十分陌生,或許不能稱作是戀愛感情那種層面的怦然心動、而是更深層的,被觸動了靈魂的感覺。  
共同經歷過的每一件事、每一個畫面、每一次對話、每一次四目相接、每一次了然於心,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的拉扯著心靈深處,在原本以為已經冰結的湖面上激起一圈圈從未有過的漣漪。  
伊吹對他來說是無可取代也無法放手的人,志摩早已痛切的明白了這個事實。  
眼前平坦的道路前方,暗沉的地平線上漸漸滲出光芒。  
整個天空被太陽染上早晨的色彩,有時是明亮的鮮黃、有時帶著天鵝絨般的紅、有時則是神祕的紫。他們共同經歷過的日出,無法用言語細數。  
從今往後,也想跟這個人一起走下去。  
這樣的情感究竟代表著什麼,志摩沒辦法精確的說明,尤其,要說得讓伊吹那笨蛋也能懂,更是難上加難。  
但是吶――  
天空已經完全變得明亮,志摩在信號轉紅時踩下剎車。  
「伊吹。」  
「嗯?」  
就連伊吹這種對於他的叫喚馬上會回應的地方,志摩也覺得十分值得珍惜,甚至,到了有些泫然欲泣的地步,莫名的。  
雙手離開了方向盤,他轉過頭,對上伊吹那雙在平光眼鏡後疑惑的眼眸。  
「把眼鏡摘掉,過來一下。」  
「過去?過去哪裡?」  
儘管滿臉的不解,伊吹還是摘下眼鏡,將上半身挪向駕駛座。  
志摩伸手扯下他的衣領,湊上了一個吻。  
呼吸在瞬間靜止,早晨的陽光也停駐在他倆近乎為零的距離中。  
唇上的觸感一如既往地柔軟、帶著伊吹藍專屬的味道。  
志摩心想著,自己現在的眼中,除了伊吹之外什麼都沒有。  
他就只想著這件事。  
然後,在伊吹還在驚訝當中時,他就擅自結束了這個短暫的親吻。  
「志摩?志摩?剛剛那個是?」  
「怎樣?我不能親你嗎?」  
「可、可以是可以、欸?志摩ちゃん你有發燒嗎?」  
「伊吹你啊,真的是笨的可以。」  
「什麼啦!還不是志摩突然、那、再親一次可以嗎?再一次!」  
「不可以。」  
「欸――」  
在伊吹的抱怨中,志摩悄悄的勾起嘴角。  
踩下油門,繼續將車子駛進破曉的晨光中。
分類:親子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