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君の彼氏になりたい

【君の彼氏になりたい】  
志摩將桌上的啤酒空瓶收拾進一旁的垃圾袋裡,一邊思考著,他們是什麼時候喝了這麼多的?總覺得腦袋有點昏,但還不到醉的程度。  
看著已經癱在茶几上呼呼大睡的伊吹藍,悄悄的把對方的手指從握著的啤酒罐上扳開,志摩手裡拿著那瓶被喝到一半的啤酒,猶豫三秒之後仰頭喝了一口。  
早已沒了冰涼的感覺、只剩下苦澀刺激著味蕾,志摩吞下口中的液體,盯著伊吹那熟睡的臉龐,總覺得自家搭檔睡著之後的模樣讓他有點陌生。  
平常都是吵吵鬧鬧的野生動物,睡著後倒是很安分。他忍不住勾起嘴角。  
十月份的夜晚已經變涼許多,志摩將自己脫下來的外套蓋在伊吹身上,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  
夏天專屬的蟲鳴聲更是早已消逝,整個空間安靜到讓人懷疑是否喪失聽力。志摩將剩下的啤酒一口氣喝盡、聽到自己的喉頭在吞嚥時發出的聲音後,他這才放下心來。  
把空罐放進垃圾袋,志摩不太懂自己為什麼還要繼續待在這裡。  
明明可以離開,但他沒有這麼做。  
……為什麼?  
總覺得,問出這個問題的瞬間好像就已經輸了似的。  
志摩無聲的失笑,帶著對自己的嘲諷。有時候他都覺得伊吹是否在跟他玩一場惡劣的遊戲――誰先愛上誰就輸了的遊戲。  
在任何一方還沒開口戳破之前,這遊戲大概是不會結束的。  
或許是受酒精的影響,志摩在朦朧的思緒中不自覺的伸手,捏起了伊吹額前的一小撮瀏海。  
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現在到底想從伊吹藍這個人身上追求什麼。也許從頭到尾都只是他的幻覺罷了。那些被對方的直率所感動的心情,到底有幾分是真實的?志摩摸不清自己真正的心意,也看不透伊吹對自己的想法。  
在這樣的狀況下,還要繼續這個遊戲嗎?  
他輕嘆了一口氣,或許自己根本別無選擇。  
這時,伊吹的眼皮突然動了一下、志摩趕緊收回自己的手,但對方並沒有睜開雙眼,只是用含糊不清的語氣喃喃的說著,「……志摩……」  
「幹嘛?」反射性的回話,志摩下一秒才意識到,自己幹嘛跟一個醉漢講話啊?  
「我啊……」  
「嗯?」  
伊吹像是想說什麼,但只起了個頭就又沉默下來,就在志摩覺得自己在這邊等他講話實在太愚蠢、打算起身回家的時候,那個本應該醉到不行的人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讓他離開。  
志摩確認了一下伊吹的雙眼還緊閉著,內心太多的疑惑只好將答案歸咎於伊吹的野生直覺,他默默的用手撐著下巴,耐心等待著對方的下一句話。  
伊吹睜開眼,臉上帶著笨蛋般的笑容。  
「藍ちゃん,想要當志摩的男朋友。」  
原本還在發呆的志摩聽到這話差點沒把心臟從嘴巴裡吐出來,他瞪大雙眼,看著伊吹那明顯還沒睡醒的表情,腦中一片混亂。  
「ね、志摩ちゃん,可以讓我當你的男朋友嗎?」  
邊說邊搖晃著抓著他手腕的那隻手,伊吹像是在撒嬌似的,軟綿綿的嗓音中帶著幾絲甜味。志摩來來回回深呼吸了好幾次,還是沒能狠下心甩開伊吹的手。  
「――等你清醒之後再說吧,笨蛋。」  
也不知道伊吹到底有沒有聽到他的這句話,志摩看著再度陷入沉睡中的伊吹,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在安靜的空間中被無限放大。  
哪有人在喝醉的時候告白的啊?這是犯規了吧?  
志摩長嘆一口氣,有些害怕自己過速的脈博會傳進伊吹的掌心。  
微涼的夜風也無法將臉上的熱度帶走,他垂下目光,終究還是順從慾望的傾身吻上了伊吹的唇。  
啤酒、晚風、和伊吹藍的味道。  
這樣的組合,出乎意料地並沒有那麼糟糕。  
※  
伊吹睜開眼睛,覺得頭有點痛。  
他皺起眉頭,坐直身體的時候感覺到有東西從自己的肩上滑落,本來想轉頭看那是什麼,卻在下個瞬間看見自己的右手緊緊地抓著……抓著跟他同樣趴在桌上睡著了的志摩的左手。  
伊吹倒抽了一口氣之後屏住呼吸,深怕自己會吵醒對方,他有點難以相信的瞪大雙眼,視線直盯著熟睡中的志摩的臉,無法移開。過了好幾分鐘,不再懷疑從自己的掌心感覺到的溫度只是夢境、他才轉頭看到剛才從自己身上掉到地板上的,是志摩的外套。  
沒有收回自己的手,伊吹看了看窗外發現還是暗的,連忙拿起手機確認時間――凌晨三點。為什麼志摩還在他家?伊吹有些疑惑,以往就算自己喝到睡著了、志摩都會先回家的啊。  
而且、現在這情況到底是……?  
對於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毫無頭緒,伊吹很努力地回想著、卻越想越頭痛。  
實在很不想放開志摩的手,但難道要繼續剛才的姿勢睡到早上嗎?伊吹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叫醒自家搭檔,至少要換成到床上睡吧?不然要是感冒了怎麼辦?  
「志摩、志摩。」  
伊吹邊喚著自家搭檔的名字邊搖了搖他的肩膀,志摩過沒多久就動了一下、緩緩地抬起頭,睜開眼的那一剎那,目光直勾勾的固定在他倆交握的手上。  
這才發現自己忘記收回手,伊吹很快地放開了志摩的手,臉上掛著有點尷尬的笑容,「志摩ちゃん、你去床上睡吧?」  
而志摩卻像是在生氣似的,眉頭緊皺,語調異常的冷漠,「――我要回家。」  
「欸?欸?現在是凌晨三點喔志摩ちゃん、你就留下來、」  
「我要回家。」  
重複了一次剛才的話,伊吹看著志摩堅定的眼神,覺得對方肯定是在生氣,但他不懂為什麼。  
志摩離開後,伊吹愣愣地盯著門口看了好久好久,茫然無措的手摸到地上那件志摩忘記帶走的外套。  
他抱著那件外套縮進床鋪裡,聞著志摩的味道,回想起對方離開前的那個眼神,不知怎地有點想哭。  
※  
一早抵達分駐所的伊吹,用開朗的語氣跟已經坐在沙發上的志摩道了聲早安,而對方卻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志摩、你在生氣嗎?」  
「……」  
「幹嘛不理我!志――摩――」  
伊吹用力地抓著志摩的肩晃了晃,對方這才拋來一個很不耐煩的眼神,「伊吹,你有空在這裡吵我,不如去把欠著的報告寫一寫。」  
無論是眼神或是語氣都讓伊吹覺得昨晚被刺了一刀的心臟上的傷口好像又裂開了,他扁了扁嘴,放開志摩的肩膀。  
「我只是想知道志摩到底在生什麼氣……」  
「我沒在生氣。」  
「騙人!又在說這種一聽就知道在說謊的話!」  
「伊吹、你好吵、」  
「那、志摩快說你在生氣什麼,我就不吵了。」  
聞言,志摩露出了一言難盡的表情,他的視線移到了一旁,過了好幾秒才又轉回來,眼神裡帶著伊吹讀不懂的情緒,「……你真的不記得自己昨天說過什麼了嗎?」  
伊吹搖了搖頭,非常誠實的回答著,「什麼都不記得了……我說了什麼讓志摩生氣的話嗎?」  
「……不是那樣。」原本還想說點什麼,但志摩張著嘴停頓了好幾秒,最後還是選擇沉默。  
見狀,伊吹著急的扯住對方的袖子,「志摩你幹嘛不說?不是我說了什麼才讓你生氣的話、那不然是怎樣?說清楚啊!」  
「我就說沒事、我沒在生氣!」  
「可是明明看起來就是在生氣啊!志摩都騙人!」  
「我、」  
本想繼續反駁,卻看到伊吹的眼角開始溢出淚水,志摩僵硬著身子,還來不及說點什麼,被爭執聲吸引的陣馬耕平走了過來,看到這微妙的畫面後他瞪大雙眼,「你們、在吵架嗎?伊吹?伊吹你在哭嗎?發生什麼事了?」  
「――不好意思,陣馬さん,我們先出去一下。」  
連忙拉著伊吹的手走出門外,志摩一路上都聽到後頭的伊吹啜泣的聲音,他在一個沒人的置物空間停下腳步,轉頭就看到正在用手背擦眼淚跟鼻涕的伊吹。  
想說的話全都忘記了,志摩嘆了一口氣,伸手揉了揉那隻哭得不成人形的大型犬的頭頂,「別哭了啦。我剛剛是在生氣沒錯,抱歉騙了你。」  
還在抽泣的伊吹抬起泛紅的雙眼,聲音顫抖,「……志摩ちゃん在生我的氣嗎?」  
「對、我在生你的氣。」  
話說出口的瞬間就看到伊吹的眼淚又滿出來了,志摩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在腦子裡想了一整個晚上的事情說了出來。  
「伊吹、你昨天說想當我的男朋友,是真的嗎?」  
「……咦?」  
「連自己說過的話都忘了,到底是多笨啊!?」  
越說越氣憤,志摩心想著該哭的是我吧!被告白了結果告白的那個人醒來之後什麼都不記得!  
眨了眨眼,像是突然忘了該怎麼哭泣似的,伊吹毫無預警地向前一步、伸手就抱住了急到眼角發紅的志摩,帶著哭腔說,「志摩ちゃん、雖然我忘記了昨天的事,但是、那句話是真的喔。」  
「伊吹……」  
「嗯。」  
「你真的是笨死了。」  
「嗯。」  
「絕對是世界上最笨的人吧?不對、是野狗。世界上最笨的野狗。」  
「嗯。」  
「想讓這種笨蛋變成自己的男朋友的我,大概也是笨蛋吧。」  
志摩自暴自棄般地說著,伊吹拉開了擁抱的距離,看著對方閃避的視線,破涕為笑,「才不笨呢!藍ちゃん的男朋友超――聰明的喔。」  
「唉――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志摩一邊自言自語、一邊伸手擋開還想繼續抱的伊吹,「要值勤了啦!回去了!」  
「好~~~」  
伊吹笑得燦爛,他看著自家搭檔泛紅的耳朵,心情很好。  
※  
「你們……和好了嗎?」  
「陣馬さん,剛才很抱歉,已經沒事了。」  
「真的?我看你們好像吵得很激烈、」  
「越吵感情越好嘛~對吧志摩ちゃん?」  
「你這笨蛋給我少說兩句!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是志摩ちゃん的男朋友,藍ちゃん害的唷――」  
「伊吹你給我閉嘴――!!!!!」  
「不是說和好了嗎、怎麼又打起來了!?欸等一下啊志摩快住手!」  
- -  
(終於阻止了要痛揍伊吹的志摩之後)  
陣馬:!!!???????  
反應慢半拍的陣馬さん(。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