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 甘い

【甘い】  
「志――摩――」  
伊吹拉著長音喊著自家搭檔的名字,翻了個身就栽進旁邊那人的胸膛裡,他抬眼,果不其然的在黑暗之中看到了對方不耐的眼神。  
「睡覺不睡覺、又想幹嘛?」  
「志摩不也還沒睡嗎?」  
「我醞釀睡意到一半就被你打斷了,現在超清醒。」  
「嗯~?」伊吹伸手攬住志摩的脖頸,勾起笑容,「那乾脆不要睡了,來做點其他的事?」  
「不要。」用手掌擋住了伊吹即將湊上的吻,志摩冷淡地說著,「明天要上班。」  
「那、親一下就好?」  
面對伊吹的死纏爛打,志摩嘆了口氣,對上自家搭檔那渴望的眼神,他想著反正一時半刻也睡不著,乾脆來說一下他最近的一些庸人自擾。  
「我說你啊、太常黏著別人了。」  
「嗯?有嗎?我只黏著志摩啊!」  
「我的意思是,我對身體接觸的接受度跟你差很多,所以不太習慣。」  
「欸――那、久了就會習慣了吧?」  
伊吹藍那種不輕言放棄跟過度樂觀的精神實在值得嘉獎,志摩忍不住這樣想。他垂下目光,伊吹眼底的直率總是讓他覺得有罪惡感,自己無法用與他一般直率的態度面對這段感情。  
「我想說的是,如果我拒絕你、不是討厭你,只是無法習慣罷了。」  
「志摩ちゃん幹嘛突然說這個?」  
「……怕你誤會我要棄養寵物。」  
「才不會誤會呢~」伊吹笑得燦爛,將額頭靠上志摩的額頭,彼此的臉龐在眼底相互倒映著,「志摩ちゃん這麼喜歡我、怎麼可能會棄養。」  
志摩也笑了,他伸手攬住伊吹的腰將他拉近,「――你知道就好。」  
趁機湊上一個吻,伊吹撒嬌般的輕蹭著志摩的唇,看著對方舒服得瞇起的雙眼,他悄悄的舔過唇畔那顆誘人的痣。  
不帶情慾、只是交換著彼此的溫度,溫熱的氣息緩緩交纏著,像是條冬眠的蛇。  
伊吹看著志摩不知道是因為睡意還是其他的什麼被壟罩上朦朧的雙眼,他低聲地問,「ね、志摩ちゃん喜歡我親你哪裡?」  
聞言,志摩無聲的笑了笑,反問著,「你呢?」  
沒有回答,伊吹再度吻上志摩的唇。  
貼近的體溫和交疊的心跳,讓兩人間的距離近乎為零。昇華的溫度彷彿使靈魂相互浸潤,所有的一切都融化在專屬於彼此的溫柔中。  
最終,除了單純的親吻之外他們什麼也沒做。  
「志摩ちゃん、秋天到了就好想吃螃蟹~」  
「去買啊,可以煮螃蟹火鍋。」  
「可是螃蟹好貴啊」  
「你少買一雙球鞋我們就可以多吃三隻螃蟹了。」  
「欸――怎麼這樣。」  
「好啦、真的該睡了。」  
「志摩ちゃん晚安~」  
「晚安。」
「青蔥、菇類、蝦子、高麗菜、豆腐……」  
看著正在清點推車內的食材的伊吹,志摩總算是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他皺起眉頭,伸手把重複的東西拿了出來,「等一下、你每個都拿那麼多是怎樣,我們只有兩個人欸。」  
「嗯?我想說、可以叫大家一起來吃啊!」  
伊吹眨了眨眼,看他滿臉無辜、志摩無奈地垂下肩膀,「你的『大家』指的是誰啊?我們省吃儉用好不容易買來的螃蟹,你是想要分給哪些『大家』吃啊?」  
「欸――」終於搞懂了似的點了點頭,伊吹竊笑著,「志摩ちゃん只是不想被打擾而已吧~難得的休假日、想要只有兩個人度過~之類的?」  
雖然被說中了心事,但志摩並沒有說出口,默默轉身把手裡的那顆高麗菜放回原位。  
※  
「哇、志摩、你是剝螃蟹的專家嗎?」  
伊吹用筷子挾起了肥美的蟹腳肉,他看著一點破損也沒有的淡紅色肉體、嘖嘖稱奇。  
看他這麼大驚小怪,志摩翻了個白眼,晃了晃手中的工具,「只要有這個東西、就可以把螃蟹剝得很完美。」  
「活在這個時代真好啊~」  
「你再多話我就要把你手上那塊搶來吃了喔。」  
斜眼看著還在讚嘆那塊肉的伊吹,志摩繼續手上的動作,桌上的火鍋冒出的陣陣白煙帶著螃蟹的香氣,讓人食指大動。  
「嗚哇、果然很好吃!」伊吹口齒不清的說著,「志摩ちゃん要吃嗎?我餵你。來、啊――」  
一點拒絕的機會都不給他,志摩無奈地張開嘴,一塊蟹肉送進他嘴裡。  
「很好吃對吧?」  
「嗯,好吃。」  
嘴裡嚼著美味的秋蟹,志摩邊想著這東西貴得要死、要是不好吃還得了,邊看到一旁的伊吹開心到尾巴直搖的模樣,忍不住勾起嘴角。  
「志摩志摩、等一下吃完火鍋要吃雜炊還是要加烏龍麵?」  
「……烏龍麵好了。」  
「志摩ちゃん真喜歡烏龍麵耶,平常明明已經幾乎每天都在吃了~」  
「你想吃雜炊也可以啊、一半給你。」  
「嗯~我跟志摩ちゃん一起吃烏龍麵就好。」  
他們就這樣吃著螃蟹火鍋、邊說著一些無關緊要的日常對話。
分類:親子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