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 如果

【如果】  
志摩感覺自己的臉正在被一個溼溼熱熱的東西舔著,他皺起眉頭,很不情願地睜開眼睛。  
跟他惺忪的雙眼對上的是兩顆圓溜溜的褐色眼珠,定睛一看,志摩馬上就清醒了――為什麼床上會有一隻大黑狗!?  
「伊吹!伊吹?」  
連忙呼喚著理應要睡在他旁邊的那個人,但叫了好幾次都沒回應,志摩坐起身子,不耐煩的將那隻還一直想舔他的狗挪到旁邊,看了一圈臥室,沒有看到伊吹的人影。  
他嘖了一聲,心想著那笨蛋一定是不知道從哪裡弄來這隻狗想嚇人吧?真的是沒事找事做、要叫他快點把狗還回去才行……志摩在心裡碎碎念,但一下床他就發現了不太對勁的地方。  
奇怪了,這裡是之前的公寓?明明自己已經搬出來跟伊吹到別的地方住了不是嗎?為什麼會在這?  
撓了撓頭,志摩思考了三秒便在內心認定這絕對只是自家搭檔無聊的把戲,等一下不揍他一頓說不過去。氣沖沖地打開房門,原本以為伊吹會躲在門後突然衝出來嚇他的,結果竟然什麼也沒有。  
更奇怪的是,這間屋子裡,絲毫沒有另一個人存在的氣息。  
志摩看著原本應該要存在的屬於伊吹的東西都不見蹤影,他覺得背脊發涼,走到客廳只看到了地上擺了一些看上去就是給狗玩的玩具、一大袋狗飼料跟一個碗,碗上是自己的字跡,用黑色的麥克筆寫著『藍ちゃん』。  
默默的低頭,看了一眼那隻正乖乖地用很標準的姿勢坐在他腳邊的大黑狗,志摩喃喃的說著,「……藍ちゃん?」  
「汪!」狗兒像是接收到了某種訊號吠叫了一聲,尾巴搖得更大力了。  
他無法抵抗那雙流露出被撫摸的渴望的眼睛,志摩伸手揉了揉黑狗的頭,牠很享受似的往他掌心蹭了蹭。  
……簡直跟伊吹一模一樣。  
忍不住這麼想,志摩決定還是先把這隻狗餵飽,於是往那個碗裡倒了一些食物。他不死心地把整間房子找了三遍,都沒看見伊吹,連他的東西都沒有,一個也沒有。  
焦急地打開手機,震驚的發現手機裡面所有關於伊吹的資訊都不復存在,無論是電話號碼或是聊天軟體的紀錄,彷彿伊吹藍這個人從來不曾存在過似的。  
志摩覺得幾乎窒息,絕望感壟罩了他的思緒和理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一到分駐所志摩就覺得不太對勁,完全沒有四機搜這種東西,自己的名牌是被放在一機搜的框框裡。他小跑步的走進去,發現很多熟面孔,但就是沒有看到伊吹。  
看到不遠處的桔梗好像正在交代些什麼事情,他皺起眉頭,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唷!志摩!早安啊!」  
被從背後大力的拍了下肩膀,志摩回頭就看到陣馬神清氣爽的表情,他有些猶豫要不要開口問這所有的一切充滿違和感的事情,但又怕自己問了會被當成神經病。  
「怎麼了?還沒睡醒嗎?今天應該滿閒的啦你可以在車上睡一下……」  
「陣馬さん。」志摩把對方拉到角落,看著陣馬滿臉的疑惑,他小小聲地問著,「機搜裡面有個叫伊吹的人嗎?」  
「伊吹?誰?」  
陣馬更加疑惑了,看著這樣的他,志摩心底的絕望越來越擴大,他不放棄的繼續問著,「叫伊吹藍的人啊、沒有嗎?從奧多摩來的野生的笨蛋啊!」  
「――蛤?」陣馬很大聲的蛤了一聲,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把雙手放在他肩上,用力地拍了拍,「你是在說你家那隻狗嗎?藍?居然還幫他取了姓氏?你可真喜歡牠啊~狗奴才這綽號真是名副其實啊哈哈哈哈哈!」  
無奈地撫額,志摩一抬頭就看到桔梗嚴肅的臉,他嚇得趕緊立正站好。  
「志摩,有什麼問題嗎?看你們兩個剛才交頭接耳的?」  
「呃……」  
「沒事啦!沒事沒事、只是老毛病,一出門就在想他家那隻狗啦~」  
「這樣嗎?」桔梗挑了挑眉,「那就快點上工吧,時間也不早了。」  
應了聲是,志摩已經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了,他拖著沒有靈魂的軀體跟在陣馬的後面,跟他上了同一台車。  
※  
「志――摩――」  
熟悉的聲音在很遙遠的地方響起,志摩一睜開眼就發現自己正在大口喘氣,而逐漸清晰的視野中出現了伊吹擔心的臉。  
「……伊吹?」  
愣了一下,他伸手向前,而伊吹雖然滿臉的不解但還是笑著握住了他的手,志摩連忙起身,氣息都還沒恢復平穩就用力地將伊吹拉進懷裡緊緊抱住,近乎歇斯底里地喚著對方的名字。  
「伊吹、伊吹……」  
「志摩ちゃん?怎麼了嗎?剛剛看你好像在做惡夢、一直皺眉頭,就想說要把你叫醒――」  
「我真的醒了嗎?我醒了沒錯吧?」  
「醒了啊!還是要撞額頭確認一下?」  
「……這就不用了。」  
伊吹笑了笑,輕拍著他的背,「志摩ちゃん做了什麼惡夢?又夢到香坂ちゃん的事情了嗎?」  
「――不是。」  
稍微沉下語氣,志摩知道伊吹仍然很在意自己無法放下香坂那件事,但他覺得那個傷口已經在漸漸癒合了,雖然要完全康復可能需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但是,是有治癒的可能性的。  
而剛才的惡夢,讓志摩很認真地思考著,自己到底有多害怕失去伊吹。  
伊吹不存在的世界,除了絕望之外什麼也不剩,儘管有一隻大概是替代品的狗,但那終究不是伊吹。  
他深呼吸好幾次讓自己冷靜下來,透過薄薄的衣物傳來他身上的屬於伊吹的體溫與心跳,都讓志摩產生了失而復得的錯覺。  
「……伊吹。」  
「嗯?」  
「你絕對不能變成狗喔。」  
「志摩ちゃん在說什麼啦?你夢到我變成狗嗎?欸?是怎麼樣的狗?像波利丸那樣可愛的柴犬嗎?還是、」  
用霸道的親吻堵住了對方接下來的話,志摩原本忍耐著的淚水從緊閉的雙眼中溢出,讓這個吻添上了一絲鹹味。  
伊吹溫柔過頭的回應著他任性的吻。  
「志摩、沒事的,我不是好好的在這裡嗎?」  
「……誰叫你在我的夢裡擅自變成狗!害我以為、」  
任由對方燦笑著用指腹抹去臉上的淚水,志摩氣憤地說著。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我還是道歉一下比較好?抱歉喔志摩ちゃん――不要哭了啦。」  
「我才沒哭!」  
「嗯?那這個吃起來鹹鹹的東西是……?」  
看著伊吹很故意把剛才抹過他眼淚的手指放進嘴裡舔了舔,志摩瞬間湧現出一股殺意,他狠狠的朝對方的肚子揍了一拳。  
「――你還是變成狗好了。」  
「很痛欸!喂、志――摩――」  
志摩頭也不回的走下床,默默的在心底確認了一件事。  
――他不想要活在沒有伊吹的世界。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