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 不等式

【不等式】  
伊吹其實不常受傷。  
大概是天生運氣比較好,就連腳扭到之類的小傷都不太有機會發生在他身上,所以他也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不會受傷,習慣性不顧後果的橫衝直撞。  
這種壞習慣在今天終於踢到鐵板。  
在伊吹正試圖制伏通緝犯時,他自以為能閃避對方的攻擊、卻在下一秒被銳利的刀尖劃過上臂,長條狀的傷口幾乎是在瞬間湧出鮮血。  
瞄了一眼皮開肉綻的手,他沒有因為受傷而慢下動作,很快地踢掉通緝犯手上那把還殘留著自己的血的武器,一個閃身將對方壓倒在地、用左手上銬時總覺得有些不習慣。  
總算逮捕通緝犯後伊吹鬆了一口氣,這時才感覺到從傷口傳來的痛楚,他皺起眉頭,從口袋掏出手帕來止血。被刀子劃開的皮膚目測約有十公分,雖然傷口不深但鮮血還是很快地就將手裡的布料染紅。  
鼻腔被不祥的鐵銹味佔據,伊吹不安地想著,等一下大概又要被志摩罵了。  
沒辦法嘛、誰叫這通緝犯是兩人一組行動,兵分兩路逃跑的話他們也只能分開來追人啊……回想起剛才跟志摩分頭行動前對方拋給自己的那個信賴的眼神,強烈的罪惡感衝上了伊吹的腦門。  
在他還來不及多想什麼的時候,支援的警察們便急匆匆的跑了過來,將通緝犯帶上警車。伊吹站起身子,歪著頭思考著剛剛是把車子停在哪裡,一轉身就看到了志摩朝自己迎面走來。  
他愣在原地,對方盯著他鮮血直流的手臂,眼神裡除了驚訝之外還混雜著其他難以言喻的情感。  
伊吹勉強的擠出笑容,但他發現志摩似乎並沒有被自己這個笑容說服。  
對方眼底滿溢出的心疼與痛苦遠比傷口所帶給他的痛楚來得更加強烈。  
幾乎是緊緊掐住他心臟的程度。  
※  
「你是怎麼弄成這樣的?」  
「就、不小心――」  
「還站在那裡幹嘛?去醫院處理傷口啦,笨蛋!」  
很乖的點了點頭,伊吹小跑步的跟上罵完就氣憤轉身的自家搭檔,他不太知道自己這時應該要說什麼才好,志摩看起來實在太生氣。  
坐上副駕駛座時伊吹有些艱辛的想繫上安全帶,卻因為右手的傷讓他不好動作,一旁的志摩十分敏銳的注意到了這個窘境,毫不猶豫的就湊上來幫他繫安全帶。喀擦一聲後確實扣上,這期間對方都不發一語。  
志摩頭頂的髮絲搔過伊吹的臉龐,短短的零點幾秒的親密接觸讓他稍微忘記了痛感,但下一秒又痛得皺起眉頭。  
「志摩ちゃん、你在生氣嗎?」  
「……沒有。」  
「說謊的話鼻子會變長喔。」伊吹直盯著自家搭檔的側臉,「啊、你看,變長了兩公分!」  
「……」  
「不要生氣了嘛、志摩ちゃん。」  
「我沒有在生你的氣。」  
「也不要生自己的氣啊,又不是志摩ちゃん的錯,是我自己不小心的。」  
「――我知道。」  
志摩過度冷靜的語調像是在隱忍著什麼,伊吹撇了撇嘴,沒有再多說,將視線轉移到眼前的道路上,他馬上就意識到對方正在用超越速限的速度開著車,但也沒有出言阻止。  
難熬的沉默持續了將近五分鐘。  
「伊吹。」  
志摩的叫喚讓原本已經放空思緒的伊吹回過神,那嗓音像是從井口朝底部扔了一個小石子般的遙遠但溫柔,已經沒有了方才的怒意,取而代之的是擔心與安撫。  
「很痛嗎?」  
對方的問句在伊吹的心底掀起了一圈圈的漣漪,不知怎地讓他有些想哭。伊吹低著頭,儘管傷口已經不再流血但他還是緊緊的按著,力道大到讓整隻手臂發疼。  
「……超痛的。」  
「快到醫院了,再忍耐一下。」  
「……志摩,對不起。」  
對方沒有回話,只是在等待紅燈時伸手揉了揉他的頭。  
伊吹憋著不讓淚水溢出眼眶,從志摩的掌心傳來的熱度,有著難以想像的溫柔。  
※  
「志摩、醫生說我的傷口不能碰到水耶。」  
「所以?」  
「幫我洗澡!」  
志摩看著從醫院回家之後就變得活蹦亂跳的伊吹,傻眼的想著這傢伙為什麼可以用一副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的語氣說出這種不要臉的話。  
「幫你洗澡?」他皺起眉頭再度確認,只見伊吹滿臉笑容的點了點頭。  
「你看嘛、我現在右手舉不起來,連衣服都不能自己脫欸!」  
「……」志摩看著那個說出來的話跟臉上的表情完全對不上的人,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你可不要動其他歪腦筋,我真的只有幫你洗澡喔。」  
「嗯嗯嗯!」  
點頭如搗蒜的伊吹活像隻大型犬,志摩都能看到他那立起的耳朵和瘋狂搖動的尾巴。雖然他真的很想拒絕――但沒辦法,對方現在是傷患。  
※  
讓伊吹坐在浴室的小凳子上,志摩小心翼翼的避開傷口幫對方脫掉上衣。  
他們家的浴室不算小、但兩個男人一起進來果然還是略嫌擁擠。  
「志摩ちゃん、褲子也幫我脫~」  
「……」  
這笨蛋根本是得意忘形了吧?志摩看著伊吹任性的笑臉,儘管心裡是百般的不願意,他還是順應了對方的要求。  
反正只是幫他洗澡而已,當作洗狗一樣就行了吧。志摩看著眼前一絲不掛的伊吹,在腦海裡不斷碎唸著諸如此類的話穩固理智。但是要假裝沒看到還真的是非常困難,比他想像中要來得困難許多。  
「志――摩――你在發呆嗎?」  
狹小的空間逼得兩人的距離十分靠近,伊吹一個低頭就是幾乎要接吻的距離,志摩連忙推開對方那笑得不懷好意的臉,拿起一旁的蓮蓬頭。  
「先洗頭吧。」  
沒有徵求伊吹的同意,志摩在旁邊確認了溫度適中後就往對方頭上沖水,微微低下頭的伊吹像是很享受似的半瞇起眼。  
往手裡擠了一些洗髮精,志摩按著伊吹的頭皮,他大概是生平第一次幫成年人洗頭,有些抓不準到底該出多大的力。  
「志摩ちゃん,好癢喔。」伊吹憋笑的說著。  
「太小力了嗎?」  
「可以對我再粗暴一點沒關係喔~」  
「……你給我閉嘴。」  
連忙阻止還想說更多奇怪的話的伊吹,志摩搓揉了好一陣子,讓伊吹的頭頂充滿了白色的泡沫。  
「志摩ちゃん~」  
「幹嘛?不是叫你閉嘴嗎?」  
「志摩ちゃん不脫嗎?」  
伊吹抬起頭,志摩此時才注意到兩人的距離很近,他維持著兩手放在對方頭頂上的姿勢、迎接著那有些危險的目光。  
「……我還沒有要洗澡。」連忙用力的把對方的頭壓下去、阻斷了快要擦槍走火的對視,志摩加重了手裡的力道。  
「欸――機會難得、我們一起洗嘛!」  
「絕對不要!」  
「每次說要一起洗澡志摩ちゃん都不答應、藍ちゃん一直被拒絕真的要哭了喔!傷口好像要裂開了!」  
「別說傻話了,給我乖一點!不然你就自己洗!」  
「嗚嗚。」  
用沖水聲蓋過伊吹的假哭,志摩將頭上的泡沫沖掉,正想拿掛在脖子上的浴巾擦一擦伊吹濕透了的臉,對方就像隻狗似的用力甩頭,水珠四處噴散。  
「――喂!別甩了!」  
志摩撇過頭避免臉部被攻擊,他不耐煩的罵著,在伊吹停下動作的同時怒目瞪了過去。  
「你是狗嗎?給我好好擦乾不要用甩的!」  
胡亂地用浴巾擦了擦伊吹的頭,志摩還想再罵幾句,就突然被一個吻堵住了所有的話語。  
他也懶得躲了,反正也躲不了。兩人的呼吸在熱氣蒸騰的浴室中交纏。  
「志摩ちゃん,我好喜歡你喔。」  
沒有多久伊吹便主動拉開距離,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聽到了告白的志摩有些不知所措,他連忙移開視線,不再讓那過於直率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突然說這個幹嘛。」  
「就是想講嘛。因為,明明受傷的是我,志摩卻露出了好像比我還痛的表情。」  
被說中了心事,志摩有些訝異的轉過頭,看著伊吹那燦爛過頭的笑容他覺得更加心疼。  
「我啊、不會再讓志摩露出那種表情了。」  
伊吹的嗓音聽上去認真過了頭,像是小心翼翼地在許下一生的諾言。  
勾起嘴角,志摩微笑著,幾不可聞的回應道。  
「――你可要說到做到。」  
在熱氣散去的瞬間、伊吹再度湊了過來,覆上了一個比剛才更加綿密的親吻。  
志摩在氣氛變得不妙前推了推他的身體,不悅的抱怨著,「你到底是要不要洗澡?」  
「要啊、但是想跟志摩ちゃん一起洗~」  
「……我真的要不理你了喔?」  
「開玩笑的啦!志摩志摩志摩不要走啦――」  
「吵死了,給我安靜一點!也不准再親了!」  
「……好啦。」  
※  
「志摩ちゃん,餵我吃~」  
「……你就不能用左手嗎?」  
「不行啦、上次想用左手吃結果翻倒了一碗麵耶!志摩ちゃん不是也有看到嗎!如果燙傷的話怎麼辦!」  
「……我知道了。」  
「啊啊、旁邊的海帶也順便幫我挟一點~」  
「你好囉嗦啊。」  
一旁新進的機搜隊員看著前輩們正在上演的餵食秀,有些不解的問著經驗老道的搭檔,「伊吹さん跟志摩さん,感情還真好啊……他們都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耶?」  
「他們的感情超――好的喔。」搭檔拍了拍他的肩,一副別少見多怪了的表情,「很快就會習慣的,放心好了。」  
愣愣的點了點頭,他此時此刻還不理解對方那意味深長的眼神究竟意味著什麼。  
- -  
孩子,多準備幾副墨鏡吧(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