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約束

【約束】  
「志――摩――」  
又來了。  
聽到伊吹那個拉長音的叫喚,志摩幾乎是在瞬間就皺起眉頭,馬上預料到對方要說什麼,不外乎是那笨蛋從三天前就一直掛在嘴邊的某件事。  
「要不要一起去煙火大會?」  
果然沒錯。志摩在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他繼續的用筆電打著報告,頭也不抬,「不要。你別再問了,很煩。」  
「走嘛走嘛、好想跟志摩ちゃん一起看煙火喔!」  
「煙火這種東西看電視轉播的就很夠了,現場那麼多人一定佔不到好位子,到頭來什麼都沒看到豈不浪費時間?」  
志摩覺得他已經說這句話說了將近二十次,但顯然伊吹完全沒有聽進去。  
「蛤……可是現場的氣氛一定很不一樣的啊!而且還有祭典可以逛,好想跟志摩ちゃん一起去喔~」  
「你慢慢想吧,總之我是不會去的。」  
「志――摩――」  
「你好吵。」  
「想看志摩ちゃん穿浴衣。」  
「不可能。」  
「想跟志摩ちゃん一起玩撈金魚。」  
「金魚撈回家很快就會死的,那是虐待動物。」  
「想跟志摩ちゃん一起吃一個棉花糖。」  
「那個太甜了。」  
「想跟志摩ちゃん手牽手走在人群中~」  
聽到這,志摩終於忍不住把視線從筆電上移開,看著伊吹活像隻大型犬瘋狂在他腳邊轉啊轉的期待能得到回應的樣子,他堅定的使出了最後通牒,「重點是,那天我們誰都沒放假,你是要怎麼去?」  
「啊……」伊吹露出了被抓包的表情,但隨即又恢復笑容,「現在排假、還來得及啊!」  
「才來不及呢,而且怎麼可能為了這種事情請假?你是要在假單上寫什麼啊?」  
「呃、約會?」  
「笨――蛋!」  
拋給伊吹一個白眼,志摩繼續低頭打報告,對於對方的哀號視而不見。  
※  
很快地就來到了煙火大會的這天,他們兩個理所當然的在工作中,但伊吹似乎還是沒打算輕易放棄。  
「志摩、我好想看煙火喔~」  
「明天的晨間新聞就會有了,你可以回家慢慢看,還可以重播,想看一萬遍都不是問題。」  
「就說我想看現場嘛……」  
「現在就在值勤你是要怎麼看現場?現場只有滿滿的人而已,看不到煙火,我都說幾百遍了你怎麼還是聽不懂啊!」  
「啊啊、好難過喔,感覺要哭了――」  
「不要因為這點小事哭好嗎?都幾歲了。」  
開著車,志摩對於要安撫自家搭檔這件事感到非常煩躁,說到底,這麼堅持要去看煙火大會究竟是為什麼他實在搞不懂,那種又熱又擠又吵鬧的地方對他來說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完全沒有。  
就在伊吹在旁邊假哭,他想開口抱怨的時候,無線電突然響起,說是發生了連環車禍。  
「伊吹,別再想煙火大會了。」  
「……好啦。」  
在對方掛上無線電時他提醒了一聲,而伊吹的回應聽上去十分不服氣。  
志摩開著車前往目的地,一路上伊吹都安靜得很異常,儘管知道自家搭檔是在賭氣,但他倒也滿樂見,耳根子清靜許多,這樣很好。  
另一方面卻覺得很想嘆氣。  
因為自己的內心深處居然也有那麼一點點點想跟對方去看煙火的想法,志摩覺得自己都快不認識自己了。明明是又熱又擠又吵鬧的地方,他卻覺得如果是跟伊吹一起去就無所謂。  
――到底是哪裡有毛病?他忍不住吐槽自己。  
※  
總算處理完車禍現場的初步調查,志摩無奈地想著等會兒要寫的報告可真多啊,轉頭看向一旁,就看到伊吹正半個人趴在車頂、看著遠方的天空像是在期待能看到煙火似的,滿臉寫著不開心。  
嘆了口氣,他走過去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喂、你在看什麼?從這裡看不到煙火吧。」  
「……我知道啦。」  
伊吹悶悶不樂的應著,志摩朝向他視線的方向望去,不僅什麼都沒有,連聲音也聽不見,他簡直沒看過比今天更無趣的夜空。  
「回分駐所前先去一個地方吧,我要買點東西。」  
志摩自顧自地說著,把那隻還在鬧脾氣的大型犬塞進車裡。  
※  
手裡的線香花火閃耀著微弱卻激烈的火光。  
橘色的光芒像是四散的子彈、奮力地突破重圍,卻瞬間被黑暗吞沒,一點蹤影都沒留下,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貧弱的火花。  
比起煙火大會那種會振奮人心的表演,他們兩個手中的線香花火簡直像是一場笑話,若是說要代替、都還找不出有哪裡相似。  
但志摩卻覺得這樣也很好,至少伊吹看起來很開心。  
對方直盯著那橘色火光的眼底、也閃爍著如同煙火一般的光彩。而在漆黑的夜晚,那抹被照亮的笑容也讓志摩不知不覺就看得出神,甚至忘了自己手上的線香花火早已熄滅。  
「ね、志摩ちゃん,我可以再點一根嗎?」  
「最後一根了喔,再偷懶下去要被罵了。」  
「嗯嗯。」  
兩人肩並著肩、抱著膝蓋蹲在路邊,伊吹在看他手裡的線香煙火、而志摩看著這樣的他。  
脫口而出了一句諾言。  
「明年,一起去煙火大會吧。」  
伊吹愣了一下,抬起頭,彼此的視線交錯在微弱的火光之中。  
「……真的?」  
「真的。」  
「可以看到志摩ちゃん穿浴衣嗎?」  
「如果你也一起穿的話。」  
「那、可以兩個人一起吃同一個棉花糖嗎?」  
「你先吃一半、另一半給我。」  
「在人群中牽手呢?」  
「……確定不會被發現的話……」  
「說好了喔?志摩ちゃん不可以反悔喔!」  
此時此刻,伊吹的笑容像個小孩子,純粹到彷彿一碰即碎、志摩想要讓這樣的笑容永遠的銘刻在對方的靈魂之中、永遠不會消失。  
「才不會反悔。」  
他也笑了,而線香煙火在這時啪的一聲熄滅,周圍陷入一片黑暗。  
志摩感覺到了伊吹的氣息朝自己靠近,在他意識過來時,柔軟的唇瓣已經貼了上來。  
夏天的夜晚,在微涼的夜風中的溫柔的吻。  
他沒有躲開,就這樣任由伊吹吻了好久好久――  
- -  
明年到底去不去的成呢?(笑
分類:親子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