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盡頭

【盡頭】  
。請自動忽視所有的BUG
。先承認我日文很爛,那一段大家看看就好(???  
「欸――這棟樓好舊喔?」伊吹仰頭看著眼前這老舊到連外牆的顏色都幾乎斑駁殆盡的建築物,一戶戶人家外頭的陽台都空蕩蕩的,「還有人住在裡面嗎?」  
「早就沒有了。」志摩戴上手套,拉開封鎖線跨了進去,「住戶早在三年前就都搬走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拆除作業拖延這麼久,到現在居然都還沒被斷水斷電……預定下周要拆除,所以才會被當作棄屍地點吧?但兇手運氣太不好了,挑錯了時間,被剛好來做最後檢查的拆除業者看到。」  
「人果然不能做壞事啊~」  
「沒錯。」  
志摩這麼說著,在進入大樓的同時感覺到腳下的地板被一層厚厚的灰塵所覆蓋,他皺著眉頭,端詳著地上那些散落的廢棄紙張跟堆積在牆角、已經被鐵鏽腐蝕到看不出原形的小家電們。  
看到一旁的警員正在向報案者問話,而伊吹馬上就想湊過去聽,他連忙抓過對方的手臂,「我們去地下室看看,聽說兇手是從地下室逃出來的。」  
「好――」伊吹很聽話的跟了上來。  
原本想走樓梯下去,但卻看到好幾個鑑識人員正在那兒採樣兇手的腳印,志摩轉身就發現旁邊有電梯。  
「不好意思,請問這個電梯還能用嗎?」  
鑑識人員對他點了點頭,「雖然很舊,但還是能用的。」  
點頭致謝,志摩按了向下的按鈕後,螢幕上紅色的數字顯示著1F的電梯馬上就打開了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老舊的關係,門上有著為數不少的讓人看了很難放心的鐵鏽、而電梯原本被漆上的顏色也早就跟這棟大樓的外牆一樣,斑駁得蕩然無存。  
電梯上方的燈管不是壞了沒換就是光線閃爍,明滅不定的白光搭配上滿是灰塵的鏡子,整個空間都顯得十分詭異。  
……反正只是去地下二樓而已,應該沒關係吧。志摩走進電梯時這麼想著。  
「哇、這個電梯、好像恐怖電影裡面會出現的電梯喔!」  
一旁的伊吹看上去居然還有點興奮,志摩白了他一眼,「才不像。」  
「明明就超像的好嗎――」伊吹像是察覺了什麼,在電梯門緩緩關上的同時,他朝志摩擠了過去,兩人的手臂緊緊地貼在一起。  
伊吹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壓低了聲音在自家搭檔的耳邊問著,「志摩ちゃん,你該不會是在害怕吧?」  
「……沒有。」  
按下B2的按鈕,志摩看著伊吹那發現了小祕密般的得意表情,突然湧上了一股想揍人的衝動。  
「不用怕~藍ちゃん會保護你的!」  
伊吹擺出一副戰鬥預備姿態,而志摩只覺得這人有病,他無情的吐槽著,「如果真的出現鬼你是要怎麼保護我?子彈射不到的吧?」  
「對齁!」聞言,伊吹恍然大悟,但隨即又露出了燦笑,「總是會有辦法的嘛!總之志摩不用怕!交給我就對了!」  
「……交給你我才怕好嗎。」  
懶得多說什麼,志摩看著螢幕上跳動的數字,很快地就變成了B2。  
就在他終於放下心來的時候,整個電梯突然發出了奇怪的金屬相互摩擦的聲音,有些刺耳。  
志摩還來不及反應,原本閃爍著的燈管就全數熄滅,整個空間變得一片漆黑。  
「欸?欸?電梯故障了嗎?」  
伊吹焦急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志摩連忙向前摸索著牆上的操作面板,終於找到緊急呼救鈴的時候才想到這棟大樓根本沒有管理員。  
「志摩,現在怎麼辦?」  
驚慌的同時他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抓住,是伊吹。  
「……緊急呼救沒用的話,就用手機吧。」  
他沒有甩開伊吹整個人黏上來的體溫,志摩掏出手機,絕望的發現居然沒有訊號、連網路也連不上。  
「嘖、才地下二樓就沒訊號了嗎!?這裡可是東京都心欸!」  
「還是要直接把電梯門打開試試看?」  
「不行、我們現在也不能確定外面就是地面,要是打開之後發現是在半空中、不小心掉下去摔死了怎麼辦?」  
「唔、那我們……」  
「乖乖等人來救吧。上面的人在離開前總是會注意到我們不見的吧?再不然,就只能等總部那邊發現了。」  
「欸――」  
伊吹的語氣聽上去很無奈,志摩嘆了一口氣,拍了拍對方那隻緊緊地攀在自己手臂上的手。  
「總之,也只能等了。」  
※  
明明只經過五分鐘,卻有如一個世紀那般漫長。  
志摩把手機放進外套的口袋,心想著幸好還有手機,才不至於讓他們失去對時間的感覺。  
他跟伊吹很乾脆的坐在地板上背靠著牆壁,而伊吹原本抓著他手臂的手,轉移到了掌心。  
「ね、志摩。」  
看不到對方臉上的表情,志摩卻馬上就從語氣判斷伊吹現在肯定還是十分樂觀。  
「不用擔心,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你怎麼知道?」志摩皺起眉頭,他感覺到了伊吹默默的握緊了他的手,「運氣不好的話可是要等上好幾個小時的喔?」  
「我的直覺狠準的啦!」  
「又是直覺。」  
「沒――錯!」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讓志摩覺得睜著眼睛似乎也毫無意義,但一閉上眼就又要迎接更加深沉絕望的黑暗,他逼著自己直視前方,儘管那裡什麼也沒有。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但說出來志摩ちゃん一定會生氣。」  
「那你就別說了。」  
「等出去之後再跟志摩說吧?」  
伊吹的語調聽上去很輕快,彷彿完全沒有被密閉黑暗的空間還有無法脫逃的可能性給影響情緒似的。志摩沒有回應對方的問句。  
「啊、志摩、我們來玩接龍怎麼樣?」  
「……蛤?你就不能安靜的等嗎?」  
「太安靜的話志摩會露出害怕的表情嘛。」  
「你又看不見,胡說什麼。」  
「我看得見喔!」  
對方斬釘截鐵的嗓音讓志摩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好像漏了一拍。  
――他的確是在害怕。但卻不是伊吹所想像的那種單純的害怕黑暗或是寂靜。  
而是害怕著,如果就這樣迎接了兩人的盡頭,他會在看不見伊吹的狀況下失去生命。只有體溫跟聲音可以感受彼此,在生命終結時未免太過淒涼。  
志摩明白是自己想太多,但他無法控制從靈魂深處冒出來的恐懼。  
「志摩,不用怕啦,來,我們來玩接龍吧?我先開始喔――嗯、那就從しま開始~『ま』、輪到你了!」  
「真っ黒。」  
「ろ、ろ、廊下!」  
「カブトムシ。」  
「示す!」  
「す……」志摩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那個一瞬間在腦海中冒出來的單字說了出來。  
「――好き。」  
從緊握的手中感覺到身旁的伊吹全身僵硬了一秒。  
「……志摩ちゃん是在玩接龍、還是在告白?是在告白對吧?是吧?」  
「是在玩接龍。」口是心非的說著。  
「騙人!啊啊啊可惡!為什麼偏偏挑現在講啦!我想看摩ちゃん的臉!」  
伊吹氣急敗壞的反應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志摩收起嘴角,淡淡地說著,「你還要玩嗎?」  
「不玩了啦、等出去之後志摩ちゃん你再說一次好不好?不對、一次不夠,要說一百萬次!」  
「雖然我不會說,但如果一天說一次的話是要多久才說得完一百萬次啊?」  
「誰知道――反正在志摩ちゃん說完一百萬次喜歡我之前,我是不會死的!」  
「到底在說什麼啊?笨――蛋。」  
※  
「對了,你說出來之後要跟我說的那件事,是什麼?」  
「啊啊、就是,覺得跟志摩ちゃん一起被關在密室裡其實還不錯――痛!看吧!就說志摩會生氣了!」  
「不錯個鬼,還好一小時就出來了,那種事情發生過一次就夠衰了,不需要第二次。」  
「嗯――可是,總覺得啊、很像是跟志摩一起迎接世界末日,有種全世界只剩下我們兩個的那種感覺~不覺得很浪漫嗎?」  
「……一點也不。」  
「雖然美中不足的是看不到志摩ちゃん的臉,有點寂寞。」  
「夠了夠了,快把你的報告寫一寫。」  
「好啦――」
分類:親子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