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交叉口

【交叉口】  
伊吹覺得自家搭檔今天有點奇怪。  
雖然外表看上去一如往常,但反應時間好像總會慢個零點一秒……上了半天的班下來,慢慢地變成會慢個零點五秒左右。  
他有些不解,但是要輪到志摩開車時他自告奮勇的說讓他開就好,對方露出了狐疑的表情,沒有多做阻止。  
「ねね、志摩ちゃん。」  
「幹嘛?」  
連語氣都變得很兇,伊吹覺得自己非常委屈,小小聲地說著,「志摩ちゃん今天好奇怪喔……」  
「蛤?」  
「看吧!我什麼都還沒說就對我這麼兇!這是職場霸凌!」  
聞言,志摩皺起眉頭,一臉很懶得回話的樣子。  
伊吹等了五秒還是沒等到志摩的回應,他用驚恐無比的眼神看向自家搭檔。  
「你、你到底是誰!?」  
「……伊吹,你好吵。」  
「你真的是志摩嗎?」  
「再不開車要被後面的車子按喇叭了。」  
「唔。」  
只好乖乖地踩下油門,伊吹在瀰漫著詭異的空氣的車內,一直努力思考著如果真正的志摩是被火星人綁架了該怎麼辦才好……報警嗎?不對、我自己就是警察啊!可是、跟火星人說我要逮捕你應該沒用吧?他們到底把真正的志摩藏到哪裡去了……?  
越想越恐慌,伊吹覺得他那容量不大的腦袋快要爆炸了。  
※  
分駐所裡只有他們兩個。  
伊吹縮在沙發上,從椅背冒出兩顆眼睛偷偷的看著志摩把鐵櫃的門關上,轉身就要離開。  
他連忙衝上去,抓住對方的手臂。  
「志摩、等一下!」  
「幹嘛啦?」嘆了一口氣,志摩轉過身,眉間的皺褶簡直可以夾死一隻蒼蠅,「伊吹,你今天很奇怪。」  
「奇怪的明明是志摩!」  
難以置信的說著,他不顧一切的用頭槌攻擊對方的額頭,在痛感襲來的同時,他也注意到了一件事――好燙!  
「伊吹!你到底在幹嘛?很痛!」  
志摩摀著額頭看上去很生氣,而伊吹卻彷彿沒看到對方眼神裡的怒氣似的,反倒又湊了上去,確認般的一把扯開了志摩的手、手背貼上了對方的額頭。  
「志摩,你在發燒欸!」  
「……我知道。」撇開頭,志摩臉上寫著無奈,「所以我要回家睡覺了,到底是哪個笨蛋剛剛還對一個發燒的人使出頭槌啊?」  
「誰叫志摩什麼都不跟我說……」  
伊吹恍然大悟,所以志摩是從今天早上就一路燒到現在嗎?一想到這,他想也沒想的就伸手抓住了對方的衣角。  
「我的錯?」  
「對啦!志摩大笨蛋!」  
「――拜託你不要再大吼大叫了。所以?我可以回家睡覺了嗎?你抓著我幹嘛?」  
「我要跟志摩一起回家!」  
「……伊吹,我頭已經很痛了,可以不要說那些讓我更頭痛的話嗎?」  
「不管、我就是要跟你回家。」  
伊吹語氣堅定,他想著,就這樣讓志摩一個人待在家裡太危險了吧!要是一直高燒不退昏倒了怎麼辦?  
「唉。」看上去已經放棄了,志摩抓了抓頭,「隨便你吧。」  
※  
他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  
一個人回家、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久而久之,他也習慣了一個人逞強。  
不管發生了天大的事情,只要嘴上說著『沒事』就會好起來的。  
人生就像是站在人來人往的交叉路口的正中央,沒有人會在乎別人的想法跟感受,大家對於彼此來說都只是路人而已。  
喧囂的中心,是專屬於一個人的孤寂。孤獨也許是人類的天性。  
雖然志摩從來不覺得在生病的時候有人陪在身邊會比較好過,畢竟所謂的陪伴絕對沒有比退燒藥來得有用……但當他在半夢半醒間聞到食物的香味時,竟然覺得有些安心。  
他已經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了,只記得一路上伊吹都在旁邊嚷嚷著一些很煩人的話。志摩自認為掩飾得很好,但似乎還是逃不過野生動物的直覺。  
吃完退燒藥之後稍微退燒了,他坐起身子,發現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了一套――呃、是什麼時候換的?他自己換的?還是是伊吹……  
在志摩陷入一片混亂時,房門突然被打開了一條縫,伊吹像是在偷窺似的從縫隙中看著自己,「志摩?你醒了?燒退了嗎?」  
「在問那些問題之前……你這是在幹嘛?」  
「沒有啦就、很少來志摩家感覺如果直接進去有點害羞、」  
「什麼鬼?」無法理解的皺起眉頭,志摩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你都幫我換衣服了事到如今才在說害羞?」  
聞言,伊吹像是頓悟了什麼,馬上就把門大大的打開,大搖大擺的走進房間,「說得也是!反正都被我看光光了嘛!啊先說、我沒有偷摸喔!只有想而已沒有動手!」  
「……我不想知道。」撫著額頭,志摩看著伊吹一臉自豪的模樣,突然覺得溫度好像又升上去了。  
「志摩ちゃん,肚子餓了嗎?你睡了好久喔。」  
被伊吹這麼一說志摩馬上意識到自己那被食物的香味誘發出的飢餓感,他走出臥室,看到餐桌上擺著一碗粥。  
「啊、我剛剛因為太餓就先吃了,志摩ちゃん也快吃吧~」  
坐下來之後他端詳了一下伊吹煮的粥,嗯,看上去很正常,不像是黑暗料理。  
在他舀起第一口正準備放進嘴裡時,突然發現對面那人正死死的盯著自己看,志摩無奈地放下湯匙。  
「幹嘛一直看我?」  
「嗯?想知道志摩的感想啊~」  
「你這樣盯著看會讓我沒有食慾。」  
「欸――好吧。」伊吹失望的撇過頭。  
終於吃了一口,志摩有些意外,沒想到伊吹算是滿會做菜的?他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雞蛋雜燴粥。  
「怎麼樣?」伊吹像是期待得到稱讚的小孩子似的。  
「很好吃――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感冒讓味覺喪失了。」  
志摩很壞心眼的說著,又吃了第二口。  
「怎麼這樣!那、那等感冒好了再吃一次就知道好不好吃了吧?」  
「這個不能放那麼久吧。」  
「我再煮就好了啊!志摩ちゃん想吃什麼我都可以做哦!」  
「……不需要。」  
「志摩ちゃん不用跟我客氣的嘛~」  
邊吃邊抬眼,伊吹看上去很開心,他有些不解這種溫馨過頭的氣氛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難得不用自己一個人逞強,也是多虧了伊吹。  
在吃完粥的時候他坦率地道了謝,得到伊吹的一個飛撲。  
揉了揉對方的頭頂,志摩覺得,這樣的關係似乎也不壞。  
在重疊的人生交叉口上遇見了彼此,對上眼的那一瞬間,他們同時向對方伸出手――
- -
【插曲】  
吃了退燒藥後志摩開始流汗、因為看上去很不舒服所以他問了對方要不要換件衣服,但志摩點了點頭之後卻拿著衣服久久沒有動作,伊吹只好動手幫他換。  
發燒的自家搭檔攻擊力像是降到了零,任由他脫掉衣服、甚至連一句抱怨都沒有。  
伊吹知道自己不該在這種時候心生邪念,但是,看著志摩白皙的肌膚因為熱度微微泛紅、上面還佈滿汗水……太色了,志摩ちゃん真的太色了。  
用手裡的毛巾幫志摩擦身體,此時此刻的伊吹覺得自己簡直是一腳在天堂一腳在地獄。他來來回回深呼吸了好幾次才終於冷靜下來,用最快的速度幫對方連內褲都換了新的,看著毫無反應的下身,自己都佩服自己超群的意志力。  
他讓志摩躺回床上、幫他蓋好棉被,伊吹正準備離開,就聽到床上那人好像說了什麼。  
「伊吹……」  
「嗯?志摩ちゃん,怎麼了嗎?」  
連忙湊了過去,但接下來志摩就沉默了,伸出被子的手懸在半空中,而伊吹就這樣順理成章地握住了那隻手。  
「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喔,志摩。」  
伊吹看著自家搭檔的睡臉,悄聲的說。  
直到志摩沉沉睡去後,他才依依不捨的鬆開了手,離開房間。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