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藍與灰

【藍與灰】  
已經連續好幾天都是陰天了。  
烏雲並沒有飽含水分那樣的厚重,像是被隨意塗上了很髒的灰黑色的絲綢,就這麼被半強迫的裝飾在整個天空。那了無生氣的顏色完美的遮擋住陽光的去路,除了偶爾勉強從縫隙中鑽出的幾絲光線之外,太陽可以說是被烏雲們用粗暴過頭的手法禁錮在空中,無法再繼續它那照耀大地的偉大工作。  
原以為只要下一場雨就能重新讓太陽恢復自由,但卻遲遲都沒有雨水願意進到烏雲之中,也許是由於它們綁架了太陽、過於惡名昭彰,沒人願意在這種時候成為共犯。  
看來,這種看不到藍天的日子還要維持好一陣子。  
伊吹睜開眼的第一個想法是身上有點冷,他低頭就看到棉被已經滑落到腰部以下,赤裸的上身在清晨的低溫中微微發抖。  
他不是被陽光叫醒的――這幾天簡直不能奢望看得見太陽――而是被一個沒有形體的夢境喚醒。  
那個夢,沒有劇情、沒有出場人物、更沒有配樂,就像是有人拿了一本內頁都是空白的書本跟你說它是曠世鉅作一般的荒謬。除了龐大的灰色與窒息感之外,什麼也沒有。大概只是個名為夢境的惡魔。  
伊吹感覺自己被夢境掐著脖子,用一種要致人於死地的力道。毫無慈悲、毫無情感,只是機械式地用看不見的手壓迫著他的氣管。  
在他覺得自己快要失去性命的那一刻,他醒了過來。  
是在一種平靜的狀態下醒來的,儘管剛才的夢境如此激烈,但他的呼吸卻非常規律平穩。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但他卻異常清楚地記得,那灰色的夢境有多麼駭人。  
將棉被拉回胸口時,他稍微往身旁那人的體溫靠近了一些。  
伊吹緩緩地挪動著自己的身軀,沒有想要吵醒志摩的意思,對方卻在他動作到一半時睜開眼。  
「……伊吹?」低啞的嗓音中滿是睏意,志摩用迷濛的雙眼看向伊吹,「現在幾點?」  
「七點,還能再睡一下。」  
「嗯……」  
沉吟了一聲,志摩在半睡半醒間伸手攬住了他的腰,將伊吹整個人抓進懷裡。  
鼻尖蹭了蹭對方的胸膛,伊吹嗅著自家搭檔身上那好聞的味道,一邊緩緩地開口。  
「志摩,我剛剛做了一個惡夢。」  
「……什麼惡夢?」  
志摩的聲音聽上去像是在說夢話,但伊吹並不介意。就算很想睡也會努力回應自己,志摩就是這麼溫柔的人。整個臉埋進對方的懷抱中,他用只有兩個人聽得到的音量回答著。  
「一個灰色的夢。」  
「灰色?」  
「被灰色的夢掐著脖子,在死掉之前就醒來了。」  
沒有多說什麼,志摩用溫熱的掌心蹭著他的後頸,那猶如愛撫的動作讓伊吹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會放晴的。」  
像是在預言似的,志摩喃喃的說著。  
「那個、是志摩ちゃん的直覺嗎?」  
「是啊,所以大概不太準。」  
「不準也沒關係。」  
大概是陰天讓他變得脆弱,伊吹有些想哭。不是生理上的慾望,而是從靈魂深處冒出來的、一直以來被他壓抑著的低潮,總算在這一刻被志摩的體溫所拯救。  
「――再睡一會兒吧。」  
他聽見志摩這樣說,聲音很遠很遠。  
下一秒,他整個身體向後沉進了一個深藍色的夢境中。  
耳邊充斥著氣泡向上竄升的啵啵聲。
分類:健康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