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孤独の

【孤独の】  
伊吹很習慣跟孤獨共處。  
在他不被任何人相信的時候,孤獨就像是唯一陪伴在他身邊的朋友。因為經歷過那段時間、他才得以學會跟自己獨處。就算全世界都沒有人相信他,還有孤獨願意站在他這邊。  
曾幾何時,孤獨的存在是他活著的證明。  
他很努力地想要融入這個世界,但身邊的人總是不願意跟他親近,他不知道原因,明明應該要是很簡單的事情卻總是被他搞砸。  
雖然伊吹生性樂觀,但偶爾、偶爾,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那個他以為已經消失的孤獨還是會不小心從縫隙中跑出來,像墨水一般暈開、讓原本就漆黑無比的夜晚變得更加深沉。  
他不會怨恨這個帶給他孤獨的世界。可是每當那樣的夜晚降臨時,伊吹還是會有點想哭。  
是志摩拯救了他的孤獨。  
他能感覺到,對方的身上也存在著與他類似的東西。  
儘管性格迥異、但當兩人的孤獨在某一刻合而為一――  
從靈魂的深處發出了強大的共振。  
那聲響,讓他幾乎耳鳴。  
※  
志摩沒有親口說過喜歡他。  
自家搭檔的彆扭個性伊吹是明白的,光是能被動接受他的告白就應該要心滿意足、偶爾一次由對方主動的親密行為大概已經是表達愛意的極限。  
不能太貪心,不然會失去志摩的。他有時會這樣想。  
可是吶――  
從陽台看出去的夜景像是星空。  
真正的天空上沒有星星,但由一戶戶人家的燈光與道路上流洩著的車燈所點綴出的城市,看起來像是銀河般美麗。  
他們有時會這樣並肩站在陽台上,一邊欣賞他們口中的假銀河、一邊喝著啤酒。  
初秋的夜晚非常涼爽,就算伊吹緊緊地靠著志摩也不會被他兇巴巴的趕開。  
「志摩。」  
「嗯?」  
「沒事。」  
「沒事你還笑成這樣?終於笨到無可救藥了嗎?」  
面對志摩皺著眉頭的問句,伊吹沒有回答,只是望向遠方。但他的視線沒有在夜景上停留,而是被空氣中不存在的某一點所綁架。他在思考著某些連他自己都搞不太懂的事情。  
「伊吹、你在發呆嗎?」  
「嗯――沒有喔,我在想志摩的事情。」  
「什麼事?」  
「這個嘛……」  
身旁的人像是察覺到了某些細微的變化,在伊吹緩緩轉過頭的同時,他看到了志摩放大的臉。  
夜風微微吹起他的瀏海。  
雙唇相貼的時間很短、短到伊吹以為這個吻只是自己的錯覺。  
「如果是不好的事情就別再想了。」  
志摩很快的移開了視線,語調裡卻多了幾分溫柔。  
「……嗯。」輕輕的應了一聲,伊吹垂下眼,像是在自言自語般地說著,「想要獨佔志摩、是不好的事情嗎?」  
「沒有不好。」像是聽到了什麼很有趣的話似的,志摩話裡帶著些許的笑意,「如果你想要的話就全部拿去啊?我自己也不想要呢,全部送給你如何?」  
「可以嗎?」  
「可以啊。就像在做資源回收那樣。」  
「志摩才不是需要回收的垃圾……」  
「不然呢?」  
「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存在。」  
在四目相交的時候,伊吹堅定地說著。  
然後他感覺到從志摩的眼底湧出了某些看不見的情感。  
如果化為實體的話、那個也許就是――  
午夜時分,互相抓著彼此的孤獨的尾巴的兩人,再度接吻。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