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隨寫短篇 - 早安

『這是哪?』這是我有意識以來第一個想法。三天前,一個平常的下午,純白色的艷陽映在身上,卻絲毫不覺暖意。響亮而死氣沉沉的鐘聲毫無朝氣的響起,吵雜中帶著是絕對的寧靜,紛亂中帶著公式化的腳步,操場上的學生,緩緩的走教室。我站了起來,如同數學公式一般,鐘聲只是個開始,等號的另一邊是教室。 
  有些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一個抱著布偶的小女孩,一手拿著地圖,穿越了操場,跑過我身邊,突然停了下來,對著地圖喃喃自語︰「這是哪呢~恩…往這吧!」小女孩抱著布偶,跑出校門。 
  這小女孩散發出天的光芒,身上的色彩遠比身邊的其他事物鮮豔,如同灰白交錯的綿綿細雨中的七彩霓虹,一道沒有太陽依附著的霓虹。第一個公式不存在的亂數出現了︰『我在哪?』 
   手上的筆,一如往常的紀錄下黑板上的一字一句,我似乎聽到了鐘聲,但是我知道事實上我沒聽到,老師放下了粉筆,然後說了什麼,我知道他其實沒說話,老師的嘴闔上了,不帶感情的,步出教室。 
  『還是回家吧!』以前,總是跟著毫無意義的規律。 
  回家,不知何時變成了公式,不再存在於人的思想。 
  街上人來人往,我第一次注意到紅綠燈的變換,以前我是怎麼知道何時該停、何時該行呢? 
  舊書店前,那個似乎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女孩,抱著布偶的女孩,翻開從來沒有人動過的地圖,選了張似乎比較乾淨一些的地圖,付了錢,抱著布偶砲過街角。 
  我忍住了問他要去哪裡的衝動,緩緩的走向她剛剛翻過的那堆地圖,地圖上的道路,我似乎都知道該往哪走,就算我從來不知道那裡是哪裡,我看著我曾經走過的路,地圖上左右交錯的路,我卻一點也想不起來每條路的長相,我放下地圖,回想了一下回家的路。 
  我到公寓的樓下時已近黃昏,我緩緩進了公寓,樓梯間停滿了一台一台的腳踏車,純白的牆壁沒有半點汙點,似乎是沒有盡頭的白雲,完全的白似乎連影子都映不上去。 
  電梯是掛著維修中的牌子,我開始回想早上我是如何下樓的。我走到六樓,我數了我走了五個層樓,走廊的左右除了白色的牆,還有金屬門。我一時不知道我該往哪個門走去,因為在我眼中的每個們都長的一模一樣,我回想了早上我出門走過了幾個門。 
  我小心翼翼的把鑰匙差入門縫中扭開了鎖。『呼~好顯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覺得慶幸。 
  房子裡,黃昏的太陽把房子染成了金黃色,純白色的牆似乎不甘示弱的顯示了自己的純白,與金刺毫不相容。一邊扭曲的鮮紅色花瓶,自以為是藝術品,卻看不出任何的意義。我不餓,我覺得我明天會很忙,所以第一次,我早早就寢。 
  星期六的早晨,我起床、盥洗,背了個小背包,我出了門。我不太清楚在幾該往哪裡走,我知道這不是問題,我只要往前走。市場的叫賣千變一律,虛假的叫聲似乎只是為了讓一切看起來是那麼回事,我一直走一直走。忽然看見那把我拉出公式的女孩,往廢棄的學校奔去,我趕緊跟上,只希望他能帶我到我想去的地方,不過我去不知道自己想去哪。 
  鐘聲,學校的鐘聲沉沉,威嚴中帶了點震撼,但是荒無。 
  我忽然忘記我的目的,我來,是為了什麼? 
  意識控制了我,我跑上樓,進了間教室,這是我國小時的教室。 
  看著排列整齊的課桌椅,看著一切都黑白的教室,灰色的黑板只是黑了點,灰色的牆壁只是白了點,我沒聽見窗外轟隆隆的聲音。 
  我只聽見,鐘聲再次響起,看著昏暗的教室,灰塵包圍了教室,牆壁碎裂而坍塌,天花板也隨著震動裂開,一塊塊的崩解下來,隨著原有的公式,應聲落地。 
  一顆鐵球,完美的拋物線,學校,拆除了。 
  鐵球無情的把學校一一解剖,這時一位警官跑去跟操縱鐵球的工人解釋剛才似乎有人闖了進來。 
  鐵球停了下來,一會,跟從來沒發生過什麼事似的,鐵球又繼續的揮動著。 
  我漸漸的睜開了我的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草,一抹金光。 
  我站了起來,拍了拍因為睡著從我手上落下而沾了泥的書,我似乎醒了,看著附近交遊的孩子,他們的驚叫似乎是夢裡的引導,我微笑,我對著一個特別有活力而且抱著一個布偶的小女孩微笑,她也看到我,對我微笑。 
  小販的叫賣生活力的讓我幾乎聞到了香味,我摸摸有點飢餓的肚子,站起身來,伸伸有些僵硬的腰。 
  我走出這個國小,我小的時候也是在這裡生活,我進了活動中心,我在觸控式螢幕裡打入了我的密碼,進入了居民的休閒中心。 
  坐在櫃檯漂亮的小姐對我說了聲:「早安。」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