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河邊蒼書不是很寧靜 - 番外篇 一個奇怪的夢

我站在山坡上,拿著望遠鏡,看著前方被軍隊封鎖的園區。 
  園區看起來是個非常舊的醫療園區,佔地非常大,園區內甚至有個大公園。 
  園區外雖然還是有不少人煙,但是畢竟是郊區,並不如市區那麼繁榮。 
  兩天前我的線人告訴我他手上有重要的情報,然後便銷聲匿跡,再也不見蹤影。 
  再過不久情報就要過期了,經歷一翻調查後才得知,高梅園區似乎發生了意外,被軍方秘密控制封鎖了,而封鎖前我的線人好死不死的就在裡面。 
  如今也只能潛進去找到線人,先問出情報再說。 
  經過一連串的匿蹤潛行,終於從警戒比較薄弱的圍牆邊鑽進園區內。 
  不意外的,軍方應該是啟動了干擾器,所有通訊設備都沒有信號,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意外,居然讓軍方如此大費周章的封鎖這裡,而且居然沒有任何消息。 
  但是無論如何我還是要先找到我的線人在說,而園區中間最大的建築物,同時也是園區的主結構,醫療大樓,應該是最好的起點。 
  醫療大樓裡面此時就如同一般醫院的急診室一樣,非常混亂,感覺就像附近有重大事故,但是仔細觀察,會發現雖然大家都跑來跑去,時不時地把外面的病患推走,但是所有人都不太講話,也沒有情緒跟表情,所有人不是在忙碌,就是坐在椅子上等。 
  我也沒心情多想,隨便挑了一個人搭話,總算稍微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簡單來說就是園區內,有四、五個人先後過世,過世前的病徵幾乎一樣,但是沒有醫生能確認事什麼病,連傳染方式都不清楚,甚至連是否傳染都還不太能確定。 
  院方通知政府以後,軍隊非常快的出現,並且祕密的封鎖了周遭的通路及任何消息的傳遞方式,現在整個園區內完全沒有網路或手機訊號,也沒有任何人可以離開,除了被通知這裡完全封鎖外,就完全沒有任何消息了。 
  知曉發生的事之後,就要想辦法找到我的線人,顯然直接找人問不是好辦法,不是問不出結果,就是身分被曝光。 
  看著醫療大樓內人這麼多又這麼亂,從這入手顯然不是什麼好手段。 
  醫療大樓的後面及旁邊連接著許多其他建築,有些是辦公室、研究室等,還有宿舍大樓。 
  我一路閒逛,順便熟悉環境。 
  在通往舊宿舍地的連通道上,意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看著外面的花花草草。 
  「咦?你不是炫炫嗎?」在走廊上吹風看風景的正是炫炫。 
  炫炫回過頭來,笑了笑說:「頸鹿怎麼在這?」 
  「我來找人的,話說你怎麼也在這?」有些事情還是不能講太多,有些事情知道了就會有危險。 
  炫炫回答:「我們班在這邊移地訓練,所以就在這囉!」 
  聽到這個消息我大吃一驚,他們全班也在裡面! 
  這樣情況就又變得更複雜了,原本只是得到情報就可以想辦法閃人的事情,但是遇到熟人就又是另一回事了,而且這次是一遇就是遇到一群認識的。 
  為了更了解發生的事情,我問炫炫:「那你們這幾天有發生什麼事嗎?」 
  炫炫歪著頭說:「我好久沒看到真真了,從出事的第一天就消失不見了,我這幾天都沒有看到他了。」 
  這的確滿奇怪的。 
  炫炫又補充到:「而且沂也不知道為什麼,整天坐在二樓倉庫門口看書,其他人好像也都各自行動。」 
  「恩,謝謝炫炫啦!我還要再到處晃一下,你記得不要到處亂跑哦!」我跟炫炫告別,順便讓她小心自己安全。 
  告別炫炫後,我打算再去搜尋其他線索,而且真真的事情感覺也可以一並調查。 
  走到了園區的舊宿舍內,剛進去就覺得旁邊書房內有動靜,我靜生走到門旁,便感覺門後有呼吸聲,顯然門後的人應該只是個一般人。 
  但是現在情況複雜,他們躲在門後的舉動讓我覺得應該有調查的價值。 
  我悄悄扭開門的把手,然後猛然的把門推開。 
  一個白色衣服的女生很快地從門後退開。 
  我警戒著走進書房內,書架被往兩側搬開,從兩側窗戶看不進來,而且中間變得非常寬敞。 
  剛才的白衣女性看來是個護士,有點驚恐地看著我,畢竟剛才猛然開門,嚇到了他。 
  但是書房後面也有一位白衣女性,坐在一疊書上,旁邊還放了一個大鍋子,從身旁的東西剛衣服上判斷,他應該是個廚師。 
  面對兩個被嚇到說不出話的人,我首先打破沉默:「你們為什麼躲在書房?」 
  我用比較平和的口氣提問,深怕他們一旦認為我可能是危險人物而對我有所提防。 
  護士看起來有點緊張,但廚師到事非常冷靜,不在乎我闖進來,甚至直接回問我問題:「你先說你是誰?還有為什麼你要進來這裡?」 
  我跟他們透漏我剛從外面翻進來,大概說了我要找人的事情,還順便問了他們這裡發生什麼事。 
  他們意外地對我沒有太多戒心,但也沒有對我透漏太多事情,只跟我說這裡的封鎖事件並不是意外,究竟發生什麼是他們也不清楚,可是我可以拿著信物去找真真,據說他手裡有這次事件的情報,說完便把信物拿給我。 
  收下了信物,離開前我問廚師:「你們是國家情報單位的線人吧?」 
  因為跟我線人一樣,平時做著平凡的工作,但卻時時刻刻收集身邊所有的訊息。 
  廚師表示他們也僅僅是蒐集情報的最底層,甚至不到線人的程度,說完便催促我趕快去找真真。 
  雖然廚師沒告訴我真真人在哪裡,但是我有個想法,這個園區內的情報人員感覺上有點太多了,加上這裡現在的情況太特殊了,現在任何有跟平常不同舉動的人,都有問的價值。 
  而且我總覺得沂跟真真的身分應該都不單純。 
  照炫炫說的,我到了舊宿舍的二樓,看到倉庫前面,小沂正坐在椅子上看書。 
  「欸!頸鹿欸!頸鹿你怎麼在這?」沂聽到腳步聲抬頭看到我。 
  「我來找人啦,不過我想先問,你應該知道真真在哪裡吧?」我問沂。 
  沂反問:「你找真真幹嘛?」 
  「我聽說他有情報,我想問他他的情報是什麼。」說完我還順便把剛才拿到的信物給沂。 
  沂拿了信物,回頭走回倉庫口,把信物從窗戶邊丟進去。 
  過沒多久,倉庫門打開,真真從裡面走出來。 
  一看到是我,又脫口而出說:「頸鹿!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回答:「我來找人的,但是我聽說你有情報,你能告訴我嗎?」 
  真真回答:「因為情況緊急,我會把情報給你哦,但是你還是要告訴我你為什麼來哦!」 
  我當然爽快的答應了。 
  真真也跟我說了令人驚訝的情報,這裡發生的事情原來並不是意外! 
  真真表示有人跟他說這個園區有個秘密實驗室,有人從實驗室中盜出不知道什麼東西,然後當天就開始有人死於不明原因,政府接到消息後直接封鎖整個園區。 
  所以應該能推論整件事情的起因應該跟偷出來的東西有關,政府封鎖消息也有可能是為了那個東西。 
  真真在告訴我這個情報時,就像平時他在聊天一樣。 
  為了驗證真實性,我問真真:「你的情報是從哪裡來的?」 
  真真說:「這個實驗室是屬於某基金會的,我的資訊是這個基金會其中一個副會長的女兒跟我說的,可信度非常可靠。」 
  「那最後,我要怎麼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呢?」畢竟我不能隨便相信一個人說的話,雖然是我認識的人,而且同時我也希望能知道他的身分。 
  真真也沒有猶豫,直接告訴我:「我們是FBI的線人。」 
  雖然我早就猜到了八成,但是確認後還是非常震驚。 
  說好的情報交換還是要交換:「我是來找我的線人的,我到現在都沒有任何他的消息,你有這方面的情報嗎?」 
  真真回答:「沒有,我也不知道你的現人在哪。」 
  看來我的線人一時半會找不太到,只能先跟著現有的線索走下去。 
  時間不等人,離開倉庫前真真把信物交給我,讓我交給我信任的人來解決這裡的問題。 
  接著我走到舊宿舍的外面,才剛出去就聽到旁邊帶一點哭腔的聲音:「我希望能幫大家更多忙...」 
  這聲音我非常熟悉,順著聲音回頭,果然看到白玉做在外面的長椅上。 
  我慢慢走到白玉面前,白玉聽到腳步聲抬起頭來,看到我就脫口而出:「頸鹿!我想要幫助大家,我該怎麼做?」 
  我雖然還不知道白玉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問了白玉發生什麼事情,白玉跟我說他覺得大家都被困在這個園區裡,但是他卻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也不能幫忙大家離開,於是覺得很無助。 
  於是我跟白玉說:「那你要不要幫我調查一些事情,說不定能幫大家離開這裡。」 
  白玉點頭答應,於是我跟白玉說了剛才真真告訴我的一個消息,在舊宿舍跟新宿舍大樓中間的花園,就是當初實驗室東西被盜之後,東西就是從這裡被一個西裝男拿走的。 
  雖然我沒告訴白玉這個消息是真真跟我說的,但是我請白玉跟我一起在花園裡調查,看能不能在這裡找出些蛛絲馬跡。 
  找了好一陣子,白玉把我拉到台陽能燈柱的旁邊,他在這發現了幾滴詭異的藍色液體,我正想警告白玉不要太靠近,白玉卻直接在燈柱旁暈倒了。 
  不過正當我才打算把白玉拖到旁邊時,白玉就自己醒了過來,更神奇的是,白玉坐起來以後,居然跟我說他暈倒時看到的畫面,他所說的讓我大吃一驚。 
  「我看到有一個穿得很正式的白衣服女生,帶著幾個試管,試管裡面裝的就是那個藍色的東西。然後那個女的到著個地方,把這些試管交給一個西裝男,這時候有人叫了那個女生,那個女生緊張地回頭,就不小心把其中一個試管打破了。」白玉一口氣把他暈倒時看到的所有畫面描述出來,聽起來跟真真提供的情報符合,但是卻有更多細節。 
  我訝異的問白玉:「你還有看到什麼東西嗎?」 
  白玉搖搖頭:「接下來我就醒來了,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是有通靈術還是有什麼神秘力量嗎?怎麼突然看到這些東西。」我又問。 
  白玉回答:「沒有勒!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看到啦!」 
  這下子線索又豐富了起來,白玉暈倒時有看到兩個關鍵人物的臉,如果我預測的沒有錯,這兩個人只會出現在一個地方,接下來只要帶著白玉去認臉就會有更多線索了。 
  於是我帶著白玉到了醫療大樓,在我到處詢問訊息後,總算得知最一開始死亡的那批人有三個人,而且應該都被隔離到醫療大樓後方的研究大樓內。 
  在費盡心思拿到隔離服後,我帶著白玉進到了研究大樓內,裡面所有人都手忙腳亂,而我則是趁這個時候摸到了放屍體的房間。 
  兩人分開搜索,白玉才掀開第一具屍體的白布,就確認這具屍體是把試管帶出去的女性。 
  於是我在一旁翻找資料,取得這這個女生的個人資料後,便又帶著白玉找到了這個女生的辦公室,利用辦公室的電腦,總算到整件事的真相。 
  一切都是老套的壞人要買致命病毒威脅世界,然後研究室裡總是有人的家人被脅持,最後交出了病毒,但是在交貨途中不小心放出病毒,最終造成某地區的動盪。 
  知道事情的經過後,我把信物交給了白玉,讓他回去他們的舊宿舍好好躲著,再也不要過來以免受到感染。 
  白玉離開了醫療大樓後,我默默地嘆了口氣,怎麼也沒想到,這次事件如此嚴重,在辦公室裡找到的資料中,死亡名單中的人名成串出現,寫滿了好幾張紙,上面幾個熟悉的名字讓我知道這次的努力都是徒勞。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