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河邊蒼書不是很寧靜 - 序章(二)

我跟焌趕到遠遠樹旁,果然看到兩隻小猴子扭打在一起,我跟焌趕緊上前,一人一手一隻猴子,把兩隻猴子拉開。 
  然後回到辦公室,我看著這兩隻小猴子,一個一臉無辜、一個好像全世界都欠他兩百塊的臉。 
  這時候午休也大概過了一半了,我一邊看著我家兩個小幫手擦全辦公室的隔板,還可以一邊看兩隻小猴子的精彩表演,休息兼看戲。 
  兩隻猴子站到了焌的辦公桌前面,而且總覺得這兩隻猴子好像少了些什麼東西。 
  先說無辜小猴吧,強忍著淚水,駝著備站在焌的面前,看起來就像少了脊椎一樣,根本就是個沒有骨架的布偶。 
  另外一個兩百塊錢小哥,臉上也是噙著淚水,不過一臉倔強,站了個三七步,看來是少了條腿的同學。 
  「來,都先給我站好,不然都不用回去班上了。」焌嚴厲的斥責它們,然後兩隻猴子的脊椎跟腳就慢慢地長回來了,兩個猴的站姿也稍為正常了些。 
  不過我覺得焌的心地還是善良的,說什麼都先幫兩隻猴子找回失去的身體重要部位,讓兩隻猴重回猴生。 
  焌看了看剛重生的兩隻小猴,開始問道:「你們誰要說說事情的經過?」 
  「......」 
  「......」 
  兩隻猴,一隻看著地板,一隻看著天花板,就是沒有人要開口的意思。 
  哇!剛找回腿跟脊椎,語言能力就丟掉了!也好險焌是生物老師,這點小問題應該難不倒他。 
  我從包包裡拿出昨天剛採的一盒藍莓,坐在我的辦公桌小隔間,一邊默默吃著藍莓,一邊繼續安靜地看戲。 
  此時兩隻小猴的同班同學受班上導師的委託,來了解一下兩隻衝突的猴子的處裡進度。 
  焌看到兩隻猴子的同學,就問:「你知道他們兩個為什麼打起來嗎?」 
  同學回答:「我剛才看他們在殘障坡道那邊玩欄杆,然後玩著玩著就打起來了。」 
  「屁啦!明明就是他把我推下欄杆的!」兩百塊小哥率先發難。 
  無辜小猴一邊啜泣,一邊委屈的反擊:「是你先不讓我爬上去的!」 
  兩百塊小哥:「你在那邊爬,欄杆就在晃啊!」 
  無辜小猴:「是你先叫我上去看比誰能站的久的啊!」 
  兩百塊小哥:「你連站上來都有問題,怎麼可能贏我,你那邊在爬很晃,我才不讓你上來啊!」 
  無辜小猴:「我又還沒站上去,怎麼知道我站不久。而且你也在上面很久了啊,該換我上去試試看了吧!」 
  兩百塊:「那你也不能要把我推下去啊!」 
  無辜:「是你先用腳踢我的啊!」 
  兩百塊:「是你先衝過來的,我才用腳擋啊!」 
  無辜:「我只是要走過去,是你把腳踢過來的!」 
  兩百塊:「我只是要用腳保護自己,是你手抓我的腳讓我掉下去的!」 
  無辜:「是你腳踢過來我才用手抓住的!」 
  「停!」在這個你一言我一語的混亂時刻,焌即時的出聲阻止,一下子又掌控住了場面。 
  焌對著兩百塊說:「所以你就是調皮嘛!知道爬欄杆很危險,但是你還是爬嘛!還挑釁別人是不是?還跟別人嗆不敢嘛!」 
  然後焌又對著小無辜說:「你也很鬧事啊!自己去跟別人比,又把別人拉下來,站在上面已經夠白癡了,還一個在下面拉!是嫌命太長是不是?」 
  最後焌讓他們下午每一節下課都來罰站,也打電話告訴老師處理的狀況,事情到這也差不多一個段落了,午休也結束了。 
  焌在去上課之前,跑來我這裡,跟我說:「你等一下下午第二節上課來C班一下,剛才那兩個打架的時候,C班有人拿手機出來拍。」 
  我瞪大了雙眼,說:「你眼睛也太好了吧!你什麼時候看到的?還是說你現在連頭都不用轉就看的到了?」 
  你好歹也是隻貓頭鷹欸!看東西不是都要轉個頭的嗎? 
  「白癡哦!我就是看到了啦!先去上課了。」焌說完就走出辦公室,我也就坐在椅子上準備下午的工作。 
  貓頭鷹焌前腳離開辦公室,後腳進來了一批動物。 
  為首的是狐狸郁郁,他帶著三把剪刀跟膠帶跑到我辦公桌前面說:「頸鹿,我來還東西囉。」 
  「我是藪貓!是藪...唉算了。東西幫我放回小櫃子吧。」可能是狐狸郁郁喜歡習慣瞇著眼睛,所以我要體諒她。 
  這時狐狸郁郁後面傳來了聲音:「吼!頸鹿你又否認了!你為什麼不承認你是長頸鹿呢?」 
  狐狸郁郁身後走出來一隻狐獴,這隻狐獴頭頂上還頂著一個小魚缸,魚缸裡面有一隻水滴魚還在傻傻地笑。 
  這隻狐獴真真,是一隻很特別的狐獴,別的狐獴平時沒事都會待在一起發呆,或是一群聚在一起曬太陽。 
  狐獴真真呢,卻喜歡到處亂跑,臉上也是笑容常駐,時常到處跟人聊天。 
  而我明明身為一隻藪貓,卻一直被叫長頸鹿,罪魁禍首就是狐獴真真! 
  有天我發現辦公室外聚了一些人,我走出去看才發現,原來就是狐獴真真帶著一堆狐朋狗友,在討論我到底是不是長頸鹿。 
  從此以後這群人就默認我是長頸鹿了,我也就幾乎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你看你脖子這麼長,就只有長頸鹿有長脖子啊!」狐獴真真說道。 
  我:「脖子長的動物又不只有長頸鹿!還有藪貓啊!藪貓看過沒?」 
  狐獴真真回答:「沒有看過啊。」 
  「你面前啊!我就是一隻啊!我就是藪貓啊!」我就是一隻藪貓啊!我就在你們前面啊! 
  「呵呵呵呵呵!」狐獴真真頭上的水滴魚還在無限的傻笑。 
  狐獴真真頭上的水滴魚是水滴魚淇淇,狐獴真真在學校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都會把水滴魚淇淇頂在頭上,兩個動物常常同時出沒。 
  好在很快的,上課時間又到了,我家小幫手們跟這群只看過長頸鹿的動物很快就被我趕回班上上課了。 
  而我終於有比較空閒的時間處理自己的工作,就這樣清閒清閒的度過了一節課。 
  第二節上課後,我跟焌到C班來了個突襲檢查,果真搜到了應該交出去但沒交的手機,而且更厲害的是,我們拉著一條線,下面掛的可是一大串肉粽啊! 
  焌在抓到一個沒交手機的小動物之後,把小動物叫到一邊,然後小動物居然開始爆料他知道沒有交手機的其他同學。 
  然後被爆料的同學,又開始爆料其他同學的違禁品,原本只是要抓幾個沒交手機的,最後居然帶了一整個小箱子的違禁品,從手機到小折疊刀,就是大家在學生時期看過的違禁品幾乎都有了。 
  在當面跟學生確認過所有違禁品後,我帶著貼滿學生姓名標籤的違禁品小箱子回到了辦公室,一邊在跟辦公室的同事聊說這箱違禁品是怎麼"釣"到的,一邊在把違禁品整理到櫃子裡放著。 
  此時電話響起,有老師說看到學生疑似要翻牆出去,所以特別打電話來跟我們辦公室說一下。 
  這就是我要展現我附加價值的時候了! 
  我問了白痴小動物們要翻出去的地方後,便火速到了附近,果然看到有三隻白癡小猴子正在討論等等要去湖泊撞球館打撞球,其中一隻已經爬到一半了。 
  我則是從暗處迅速地翻過牆,然後默默的站在圍牆另一邊的角落,聽著三隻白癡小猴還在興高采烈地談論今天要玩多爽,不過今天他們是不可能爽到了。 
  等到三隻花了點時間終於爬到牆上後,我走了出來,站在圍牆旁邊靜靜的看著他們。 
  其中一隻要爬下來的時候,總算是看到我已經在下方等著他們了。 
  等他們三隻都發現我的時候,三隻都原地結冰,完全不敢動作,我覺得我該出聲了:「計畫不錯啊!要不要打完撞球再去唱個歌?還是乾脆騎腳踏車去山上看夜景?來啊!下來我們好好討論一下嘛。」 
  我站在圍牆邊示意兩隻小笨猴趕快爬下來,然後回頭看著已經爬下來的笨猴子,問:「你不跑嗎?你跑的話,不是你成功跑掉,就是他們兩個跑掉你被抓,怎麼想都划算欸!」 
  小笨猴看著我,內心似乎再掙扎著,然後堅定地看著我,突然轉身就跑! 
  碰! 
  「唉!笨成這樣還想翹課阿,這很明顯就陷阱題啊!」我說。 
  小笨猴這時倒在地上,他剛才轉身要跑的瞬間,我的腳已經放在笨猴腳邊了,他才剛衝出去一步就拌到我的腳。 
  這時兩隻猴子也下來了,我對他們說:「我覺得我們到辦公室好好討論一下!因為我覺得等一下可以有更好的計劃,就是你們通通站在辦公室門口當招牌,讓大家知道以後翹課多一個好去處嘛!」 
  於是我又拎著三隻笨猴回到我辦公室,順便跟同事炫耀一下今天的業績。 
  就這樣又處理了一些有的沒有的事情後,總算到了放學時間。 
  這時候就會出現我家另外兩隻小幫手,栗鼠筑筑總是準時的出現在我辦公室,幫我核對今天各班交上來的紀錄。 
  而另外一位,照慣例,還不知道在哪裡遊蕩,正當我要問筑筑我家另一個小幫手去哪的時候... 
  「噹噹!」一隻頂著黃金獨角的獨角獸,霸氣登場!還自己配音效。 
  一看這出場這麼霸氣,我緩緩的走到獨角獸旁邊,把她的黃金角拔下來,然後對她說:「你又這麼晚來!每次你都讓筑筑一個鼠對資料!你還給我在那邊裝獨角獸,趕快給我上工啦!」一邊說著我還一邊拿著紙捲敲著她的頭。 
  這霸氣登場的偽.獨角獸,就是我另一個小幫手,迷你馬晴晴。 
  這兩個小幫手雖然都能完成他們手上的任務,但是風格卻截然不同,栗鼠筑筑會靜靜地完成任務後,來告訴我今天有什麼狀況;迷你馬晴晴的話... 
  「藪貓!他們班的日期又寫錯了啦!」 
  「藪貓!那班的日誌又沒有準時交啦!」 
  「藪貓!這個要不要登記?」 
  我直接又抄起一旁的紙捲,往迷你馬晴晴的頭上敲下去:「叫你喊我的名字要加老師都沒在聽欸!」 
  「齁!頸鹿欺負學生!」旁邊突然傳出狐狸郁郁的聲音。 
  我問她:「你不是應該回家了嗎?怎麼還在學校?」 
  狐狸郁郁回答:「你不是跟浣熊白玉說要我找你嗎?」 
  「那不是早上的事了嗎?」我看著郁郁,繼續問她。 
  「我來還東西以後她才跟我說的」郁郁接著回答。 
  我接著問:「那她有說我為什麼請你過來嗎?」 
  狐狸郁郁:「有啊!她說要我交什麼回條的,可是我不記得有什麼回條阿。」 
  唉呦我的天啊! 
  我嘆了口氣,開始試圖喚起狐狸郁郁的回憶:「前天,藍色的紙,放學的時候我拿給你的,請你昨天交回來的。有印象了嗎?」 
  狐狸郁郁歪了歪頭,想了一下,最後傻笑了一下:「我忘了欸,我明天拿給你好嗎?」 
  我停頓了一下,問道:「你有沒有覺得前兩句的對話怪耳熟的?」 
  狐狸郁郁又慣性的瞇著眼睛,傻笑了一下,然後說:「嘿嘿!好像在哪聽過欸!」 
  「早上!就今天早上啊!就在這個地方啊!」就是上一篇的一開始啊!一邊講我一邊用頭撞我的桌子! 
  狐狸郁郁:「頸鹿!你這樣脖子會斷掉啦!」 
  我:=口=...繼續撞。 
  晚上洗好澡,躺在床上,回想今天發生的一切... 
  嗯!倉書書院的日常! 
  我伸手把燈關掉,鑽進被窩裡,沉沉的睡去。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