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 Suspension Bridge

【Suspension Bridge】  
※有原創女性角色  
※是ibsm沒錯,不要懷疑(?  
「志摩,我好無聊。」  
「你給我乖乖盯好另一邊。無聊也不能離開,這是工作。」  
「可是!真的!好無聊!而且這裡實在有夠吵──」  
伊吹用力的跺著腳,抱怨的後半句被列車駛進月台的聲音給蓋過,他只好轉而對一旁的搭檔投以不滿的眼神。  
廣播、人群移動的腳步聲、交談聲、一旁商店的叫賣聲……下班的尖峰時刻,車站的噪音比他預想的還要擾人,志摩看著伊吹一臉不開心,無奈的嘆氣。  
別說伊吹了,連他都覺得心情煩躁。  
因為收到了一封要在車站進行大規模無差別殺人的犯罪預告,從早上七點開始,他們已經待在這個月台上待命快十個小時了。  
放在某個分署門口的預告信,是用十分復古的從報紙上剪下大小不一的單字的方式拼湊而成的,信上沒有指紋、犯人很聰明的躲過了附近所有的監視器、目前也沒找到目擊者。在追查到確切的人物前,為了不驚動民眾並且防止事態往最糟的情形發展,總部召集了大批便衣警察在車站的裡裡外外待命,一發現可疑人物就能馬上應變。  
「要預告也不給確切時間,只說是今天,今天可是有24小時欸!很久欸!到底什麼時候才要來啊!?」  
「……不要來最好,希望只是惡作劇。」  
「就算只是惡作劇我們還是得繼續等嗎──」  
「沒錯。」志摩雙手抱胸,目光銳利的掃視著眼前正在排隊等車的人群,「就算過了24小時,沒抓到兇手的話大概還是要繼續待命。」  
「欸──」  
「誰知道那個日期會不會只是個幌子。如果他就是看準了隔天我們會鬆懈怎麼辦?」  
「蛤……好討厭……」伊吹癱坐在椅子上,「搜查小組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抓到人啦,我想回家了。」  
「……」志摩默默的想著自己也超想回家的,但沒有說出口,嘴上指使著自家搭檔,「伊吹,你去隨便買點吃的吧,我肚子餓了。」  
「可以嗎!?」伊吹瞬間精神振奮,「那我就去買了~」  
看著伊吹充滿活力的背影,志摩笑了笑,心想著不愧是笨蛋,還真的是有夠單純的。  
過沒多久伊吹就踩著愉悅的小跳步回來了,志摩伸手接過對方遞來的飯糰。  
「你再跟過來的話我要報警了!」  
正要咬下,就聽到有人大聲的喊了這句話,志摩定睛一看,發現不遠處有個身材高挑的女生,正轉頭怒目瞪著跟在她後方的一個男子。  
「我、我只是想跟妳一起吃個飯、拜託……」  
「不可能!不要再跟著我了!」  
眼看衝突越來越激烈,伊吹把手裡的塑膠袋塞給志摩,「ねね、志摩。」  
「速戰速決。」  
「知道啦──」  
※  
伊吹走過去的時候,那個死纏爛打的男人甚至已經要伸手拽那位小姐的手提包,他連忙出手,迅速的扯住那人的手腕反扣在背後。  
「喂、人家都說要叫警察了你怎麼還不放棄啊?變態跟蹤狂!」  
「啊啊啊、你、你是誰!?好痛、快放手!」  
心裡實在很想把這變態揍一頓,伊吹砸了砸嘴沒有實行,放手之後那人就滿臉驚恐的逃離現場。不但變態還很膽小,有哪個女生會想跟你去吃飯啦?他想。  
那人的背影很快地消失在樓梯口,伊吹放心的轉過身,就看到那位被騷擾的小姐用一種十分崇拜的眼神看著他。  
「先生、謝謝你救了我!你實在太帥了!」  
「啊,我是、」  
「他從我一進車站一路跟到月台上,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剛剛差點就要報警了,還好有你幫忙──」  
錯過了說自己是警察的時機,伊吹抓了抓頭,才剛想試圖開口說點什麼,對方就從包裡拿出紙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寫了一串英文跟數字。  
「我想好好感謝你,有空的話可以吃個飯嗎?我請客!」  
「咦……?欸……?」  
伊吹愣愣的伸手接過那個講話有如連珠炮、一點讓人插嘴的餘地都沒有的年輕女子遞給他的紙條。  
「對了,我是菅原薰,叫我薰就可以了~」自稱薰的女子露出了燦爛無比的笑容,「你叫什麼名字?」  
「呃、伊吹……」  
「伊吹さん!」薰興奮的用雙手握住伊吹拿著紙條的那隻手,「這是我的line帳號,要記得加我唷!請務必讓我請你吃飯!」  
「欸、等一下、那個我──」  
就在伊吹想解釋的時候列車很剛好的進站了,後方等待上車的人群全都擠了上來,菅原薰上車前帶著大大的笑容朝伊吹揮了揮手。  
「伊吹さん,下次見!」  
雖然搞不太懂狀況但還是笑著朝對方揮手,伊吹心裡飄飄然的,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豔遇?  
※  
「志摩志摩志摩!」  
「幹嘛?」伊吹炫耀似的把一張寫著一串英文數字組合的小紙條湊到他眼前,志摩皺起眉頭,「這什麼?我只叫你把變態趕跑、沒叫你亂撿地上的垃圾。」  
「嘿嘿,小薰說要請我吃飯。」  
「……薰?誰?」問完,過了0.1秒志摩就明白了發生什麼事,他看著那個高興的笨蛋,難以置信的說,「等一下,你沒說你是警察?」  
「要說的時候車就來了嘛。」  
「她說要請你吃飯?還給你line?」  
「嗯嗯,小薰還說我很帥耶!好開心~」  
志摩低頭用手摀住臉,打從心底覺得自家搭檔沒救了,他伸手用力的戳了戳對方手裡的那張紙條,「喂,你該不會真的要跟她去吃飯吧?」  
「這個嘛……」伊吹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志摩ちゃん如果阻止我的話我就不去了。」  
「……蛤?」  
「怎麼辦呢~到底要不要去呢~」  
「……」  
無言地看著伊吹拙劣的演技,志摩垂下嘴角,他太明白這個笨蛋在盤算什麼了,說到底,就只是想看他吃醋吧?  
「你就去啊。」他聽到自己這麼說,用一種無所謂的語氣,「不是很好嗎?難得被女孩子約呢,她看起來也是你喜歡的類型、」  
「欸、」伊吹收起笑容,有些慌張的眨了眨眼,「志摩……不阻止我嗎…….?」  
「為什麼我要阻止你?」他勾起笑容,卻毫無笑意。  
「因為我們在交──」  
「伊吹!」提高音量打斷了對方,志摩自認有藏好動搖的心緒,他冷靜無比的說著違心的話,「我們不是那種需要在意對方跟誰出去吃飯的關係吧?」  
語畢,他看到了伊吹瞬間黯淡的目光。  
耳邊喧囂的噪音在這一秒像是突然被按了靜音鍵,聽覺被壓倒性的寂靜綁架。志摩什麼都聽不見,視野裡只有伊吹那難以言喻的表情。  
他悄悄的吸了一口氣,屏住氣息,轉身。  
「──繼續待命吧。」  
背對著伊吹拋下這句話。  
半小時候,耳機裡傳來已經逮捕兇手的好消息,他卻一點開心的心情都沒有。  
※  
他總是無法阻止自己傷害別人。  
志摩心裡明白,自己本質上就是個任性自私又彆扭的傢伙。真心話就像是一把因為生鏽而拔不出鞘的刀,無論是沉默抑或是違心之論,都會代替真心話化為利刃,傷害重要的人。  
他知道自己不該這樣,卻沒辦法停止,只能像個旁觀者一樣站在遠處束手無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把那些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關係斬斷。不該奢望自己能擁有那麼多的、不該妄想自己這種人可以得到幸福的,志摩腦子裡的聲音,像是惡魔的低喃。  
「伊吹,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開車回分駐所的路上,志摩握著方向盤,很突然的開口。說話的時候全身上下的細胞都能感受到兩人間的空氣有多稀薄。  
「你知道什麼是吊橋效應嗎?」  
「不知道……感覺是很難的東西。」  
伊吹聽上去平穩的語氣其實是在壓抑著某些情緒,志摩很清楚,但卻無法阻止自己說出傷害他的話語。  
「吊橋效應就是,當一個人走在一座吊橋上,在這個危險的情況下會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如果這時候對面剛好有另一個人走過來,他就會誤會那種心跳加快是因為另一個人引起的、而不是因為吊橋,進而愛上對方。」  
「……誤會……」  
「沒錯,誤會。」志摩加重了語調,「那種心跳加速,其實是因為害怕搖搖晃晃的吊橋,而不是因為愛上了對面的人。」  
「……我會喜歡上志摩也是誤會嗎?是我搞錯了?」伊吹像是被氣到笑了,「只是因為在危險的情況下旁邊的人剛好是志摩所以我搞錯了?是嗎?」  
「我的意思是──」忍耐著不去看伊吹的表情,志摩踩下煞車,眼神直視著前方的道路,「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  
「什麼嘛……」伊吹碎念著,身體向後癱進座椅裡,「才不是那樣……百分之零點一的可能性都沒有。志摩ちゃん為什麼總是在想很複雜又很難的事情啊?明明、」  
「伊吹。」  
「嗯?」  
「我只是想說,你可以有更多的選擇。」  
志摩雙手緊緊地抓著方向盤,轉過頭對上了伊吹不解的眼神。  
「那些選擇裡面,不需要有我。」  
※  
『說到底,志摩就是不相信我喜歡你就對了?』
『我沒有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我自己。』
『什麼啊、這似曾相識的對話!到底有哪裡不能相信的?我就很相信志摩啊!』
『這個嘛……』  
搞不懂。  
伊吹坐在床上,盯著連螢幕都沒打開的手機,腦子裡都是昨天晚上跟志摩的對話。  
什麼吊橋效應、選擇不選擇、相信不相信的,他想了老半天還是搞不懂,搞不懂志摩到底是在糾結什麼。不想要我去跟小薰吃飯直說就好了嘛,淨是講那些聽不懂的話……  
撇了撇嘴,自家搭檔昨晚那一連串的發言跟看上去很悲傷的表情,都讓伊吹無比的在意。  
因為實在太過在意所以下意識的就播了志摩的電話,在快要被轉入語音信箱時總算是被接了起來。  
『……喂?』  
志摩沙啞的聲音聽上去還很睏,伊吹笑嘻嘻地說著,「志摩ちゃん,早啊~」  
『現在才六點欸?你有病嗎?沒事的話我要繼續睡了,再見──』  
「等一下等一下!我有重要的事要跟志摩說!」  
『要說就快說,我很睏。』  
「我啊,今天要跟小薰去吃飯喔!」  
『……嗯。』  
那個可疑的停頓讓伊吹覺得對方絕對是很在意,他一個往後躺回枕頭上,看著自己房間的天花板,「志摩昨天說的那些東西,太難了我聽不懂。」  
『……意料之中。』  
「不懂也沒關係吧?反正我就是個笨蛋。可是有一件事我是知道的喔。」  
『什麼事?』  
「志摩很喜歡我的這件事。」炫耀一般的語氣,伊吹笑了笑,又說了一遍,「志摩ちゃん真的很喜歡我欸──」  
『……你這傢伙……』  
電話那頭的聲音嘎然而止,伊吹以為對方掛斷了,把手機拿到面前確認,螢幕上卻顯示還在通話中。他無賴般地叫了幾聲,「志──摩──志──摩──」  
『吵死了,我要掛了。』  
「等一下啦!」伊吹著急地坐了起來,雙手握著手機,「我今天真的要跟小薰去吃飯喔!是約會喔!」  
『你剛剛說過了。』  
「志摩ちゃん真的無所謂?我真的會去喔?」  
『你去啊,一路順風。』  
「就算志摩ちゃん喜歡我,還是覺得無所謂?」  
『……對,沒錯,你愛去就去,是要我說幾遍。』  
志摩聽上去已經放棄了,面對如此破綻百出的誘導性詢問他還是秒答。伊吹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他困擾的沉吟著,「──搞不懂啊。」  
『搞不懂也沒關係,反正就是這樣,再見。』  
「啊、喂?志摩?」  
被霸道的掛斷了電話,伊吹皺著眉頭,心裡想著換作是自己的話,如果志摩說要跟不認識的女生約會他一定會抗議的,就算去鬧場也要搞砸。  
唉──好想見面。好想跟志摩約會。  
伊吹在床上來回滾了幾圈,滿腦子都在想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志摩不要再露出那種表情。  
※  
一大清早就被伊吹搞得頭很痛。  
把手機丟到床的另一端,志摩閉上眼深呼吸,被擾亂的思緒總是無法恢復平靜,煩躁的用拳頭用力揍了床鋪幾下。  
無所謂、不在意、沒關係。  
他怨恨只會說謊的自己。伊吹的直率像是太陽一般太過耀眼,彷彿自己再靠近一步就會被那熱度所灼傷。  
就算只是吊橋效應又怎樣?就算搞不懂又怎樣?一起渡過的那些時間跟所經歷過的事情,都是貨真價實存在的。接吻、擁抱、做愛,這些行為,都是因為對象是伊吹所以才能被賦予意義。  
志摩緊握著拳頭,他一心只希望伊吹幸福,但越想越迷茫,這樣的自己,真的可以讓他幸福嗎?
這樣的自己……真的有資格擁有幸福嗎?  
唉──  
嘆了一口氣,志摩對於在放假的時候還在想著想要見伊吹的自己,感到無比的絕望。  
※  
「伊吹さん,這裡!」  
走進看起來很高級的餐廳,伊吹還在害怕穿運動鞋會不會被擋在門外,就聽到了從裡頭傳來叫著自己的聲音,他張望了一下,果然看到菅原薰正在朝自己揮手。  
被服務生帶到座位上,他坐了下來,好奇地看了一下四周,「那個……為什麼都沒人啊?」  
「被我包下來了~」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菅原薰帶著大大的笑容,「啊、這是我爸爸的店,我跟他說要感謝一位幫我趕跑變態的大好人,他就幫我安排包場了。不用客氣唷,想吃什麼盡量點,都是我爸請客~」  
「這麼好的嗎──」伊吹瞪大眼,看了一下桌上的菜單,每一道單品的價格都比他一個禮拜的伙食費還要高出許多。有錢人的世界就是這樣的嗎……他默默地想著,覺得實在難以想像。  
「對了對了,我還不知道伊吹さん的全名。」薰招了服務生過來,隨意指了指菜單上的某幾樣。  
「啊,我是伊吹藍。然後……」他搔了搔自己的臉頰,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那個、其實我是警察,昨天剛好在那裡待命。」  
「欸?警察?」  
「嗯嗯。」  
「騙人的吧!看起來超級不像的!」薰十分大喇喇地笑著,「警察?我還以為只是路過的帥哥呢!」  
「會說我是帥哥的也就只有小薰妳了~」  
「啊、我指的是內在的那種帥,畢竟是你救了我嘛。」  
「欸──那外在呢?」  
「這個嘛、」薰使壞的笑了笑,將手機螢幕的待機畫面湊到伊吹的面前,「外在的話,我喜歡這種的。對了,這是我男朋友~」  
那是一張薰跟一個金髮碧眼的男人的合照,背景是一大片的沙灘。伊吹了然於心的點了點頭,「真好啊,還去海邊玩。」  
「伊吹さん今年夏天沒去嗎?海邊很棒呢,最近有很多水上活動可以玩。啊這個很好吃喔。」  
看著眼前那一盤擺盤很精緻但完全看不出來是什麼料理的東西,伊吹拿著叉子不知該從何下手,「可以的話我也想跟喜歡的人出去玩,但是──」  
「但是?啊、看你那個表情!」薰用手裡的叉子直勾勾的指著伊吹的臉,「是吵架了?」  
「不知道算不算吵架,反正他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話。」  
「怎麼這樣,聖誕節都快到了,在這種時候分手會很可憐喔。」  
「沒有分手啦!小薰你不要烏鴉嘴!」伊吹說出分手兩個字之後自己都開始變得很沮喪,喃喃自語著,「如果志摩真的要跟我分手的話怎麼辦啊……」  
「志摩?女朋友?」  
「不是女朋友,是搭檔。」  
「搭檔?你們在交往?」  
「對啊。」  
「總覺得好複雜噢。雖然搞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伊吹さん要加油喔,聖誕節如果可以跟那位志摩さん一起過就太好了呢。」  
「是啊,可以的話就好了……」  
跟菅原薰天南地北的聊著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理應要是很美味的食物,伊吹卻覺得食之無味。  
※  
下午四點,夕陽將臥室染上了橘紅色,志摩在一個惡夢中驚醒,冒著冷汗睜開眼時卻已經不記得夢境的內容。整天都沒吃東西的他肚子發出了響亮的叫聲,雖然知道自己應該要吃點什麼,但他就是提不起勁。  
就在他心不甘情不願的坐起身子時,手機突然響了,是伊吹打來的。現在真的光是看到這傢伙的名字就心生煩躁……志摩掙扎了一下,還是接起了電話。  
『志摩,你吃晚餐了嗎?』  
面對莫名其妙的問題,他皺起眉頭,「現在才四點,還不到吃晚餐的時間吧。」  
『那、我得了一種如果在半小時內沒見到志摩就會死掉的病。』  
「蛤?」  
『快點過來喔!』  
「什麼鬼……誰要去啊。」  
說完想說的話就掛電話,任性也要有個限度吧?志摩無奈地垂著頭,馬上意識到剛剛那句話完全可以打臉今天早上的自己。他乖乖的起床換衣服。  
※  
很自然地拿出了伊吹不知道什麼時候擅自塞給他的備用鑰匙開門,志摩一走進屋裡就聞到很香的味道。  
「志摩,你好慢喔,再過五分鐘我就要因為缺乏志摩而死了。」  
「……不要亂講話。」一看就知道對方在煮火鍋,志摩在伊吹對面坐下,看著自家搭檔忙著把手裡那盤配料放進鍋裡,「你中午不是應該吃很飽嗎?還買了這麼多東西?」  
「那間餐廳太高級了,吃不習慣嘛。」伊吹把空盤子放下,直勾勾的看著對面的人,「對了,雖然志摩ちゃん說不在意,但我還是要說。」  
「說什麼?」  
志摩注意到了,又是那種直率到讓他再多看一秒就會灼傷的眼神。  
「小薰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還是外國人,我根本就不是她的菜啦。真的只是想感謝我所以才約我吃飯的。」伊吹將身子向前傾,眼底閃爍過一絲不安,「她還說,如果我們在聖誕節之前分手的話會很可憐……志摩ちゃん,你說那些很難懂的話,應該不是要跟我分手的意思吧?」  
「……聖誕節?」志摩愣了三秒,突然笑了出來。  
「志摩你在笑什麼!這很嚴肅欸!」  
「不是、等等、」他收起笑容,但還是覺得這話題實在太過荒謬,「聖誕節還有兩個月欸。」  
「那不是重點啦!志摩真的是大笨蛋!」  
伊吹氣呼呼的扯著自己的衣領,志摩沒有反抗,看著對方一副著急到快要哭出來的模樣,他嘆了一口氣,「──對啊,是我太笨了。」  
「笨蛋志摩!」  
伊吹邊罵邊用力地使出一記頭槌,志摩摀著發疼的額頭,抬眼就看到自家搭檔真的哭了出來,而且還哭得唏哩嘩啦的,他連忙伸手抹掉對方的眼淚,無奈地笑了,「喂喂喂、你哭什麼啦。」  
「還不是因為志摩說要跟我分手!」  
「我可沒說。」志摩伸手抽了一旁的衛生紙,胡亂地往對方臉上擦,「我說那些話,不是要跟你分手的意思。」  
伊吹抓住了他的手腕,哭喪著臉,「不然是什麼意思?」  
「……當我沒說吧,那些都不重要了。」  
「什麼嘛!害我想了一整天!」  
「嗯,抱歉。」伸手抱住伊吹的腰,志摩另一手輕拍的對方的後腦勺,「聖誕節,一起過吧。」  
「不只今年,從明年開始五十年的聖誕節我都要預約!」  
「伊吹,你太貪心了。」  
「我就是這麼貪心……志摩,你的肚子在叫欸。」  
「我很餓啊。」  
「那、來吃火鍋吧~」  
「先把鼻涕擦乾淨吧你。」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