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 Faraway

【Faraway】  
志摩覺得,自己跟伊吹之間的情感很難用文字確切的定義。  
不是愛情這個詞可以概括的,不是那種籠統而庸俗的東西。若真的要簡略成那兩字似乎也沒有違和感……但遠遠不只這樣。  
他們就像是兩條平行線,在意外扭曲的次元中交錯於原本不存在的某一點,截然不同的人生突然被綁在一起,從此朝著同個方向前進。  
他是個想很多的人,可是往往在事情發生的當下,才意識到自己其實欠缺考慮。尤其是有關於伊吹的事,他總是用錯誤的方法去衡量自己對於伊吹的情感。  
某一天志摩總算明白了,自己遠比想像中的還要重視伊吹的存在。  
在那之前的所有『感動』,都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感動,而是藏在潛意識中的怦然心動。  
那雙在太陽的映照下閃耀著琥珀色光芒的眼眸、直率的話語、不經意的肌膚接觸、毫不矯飾的情緒、還有對方曾經認真過頭的一句告白。  
他早已被伊吹深深吸引,只是沒有自覺。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的是非常愚蠢。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在某方面伊吹確實比自己聰明許多。  
「志――摩――你在想什麼?」  
特意拉長的尾音顯示著聲音的主人正在對他撒嬌,志摩一個回神就對上了伊吹明顯充滿不悅的視線。  
「很難的事情,說了你也聽不懂。」  
「為什麼要在接吻的時候想很難的事情啦!志摩ちゃん好討厭!」  
「討厭的話你可以馬上從我腿上離開嗎?很重欸。」  
「才不要、是志摩自己說可以親你的!不准反悔!」  
「……我可沒說你可以坐在我大腿上。」  
「欸?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  
慵懶的語調,志摩淺淺的笑著,上揚的嘴角像是在勾引伊吹隱忍著的慾望,不出所料,又一個熱烈地親吻纏上了他的唇。  
月亮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下沉,厚重的雲層遮擋了希微的月光。  
在急促的喘息和壓抑的呻吟聲之後,伊吹伸手抱住志摩赤裸的腰。明明身高比他高出許多,此刻的伊吹卻像一隻小動物般的縮著身子、緊靠著他的胸膛,彷彿在用呼吸汲取高潮過後從兩人震盪的靈魂中散落一地的、某樣看不見的東西。  
「所以、志摩ちゃん剛剛在想什麼?」  
「……就說很難了,連我都想不通的事情。」  
「說不定我會覺得很簡單呢。」  
聞言,他愣了一下,喃喃自語般的碎念著,「可能是吧。」  
「對志摩來說很難的事情,對我來說卻很簡單,是什麼事情呢~?」伊吹笑了笑,心情似乎很好,「好像腦筋急轉彎喔!我來猜猜看好了?」  
「猜對了可沒有獎賞。」  
「獎賞,志摩剛剛已經給我了。」  
見伊吹笑得瞇起了眼,志摩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頂,動作比平時都還要溫柔。  
「我啊、沒有志摩就不行喔。」  
「……你在說什麼啊?」志摩再度覺得自己果然不懂笨蛋的思考邏輯,「如果是在說剛剛那個問題的答案的話,完全不對。」  
「不是啦。」  
沒有太陽的照耀,志摩卻在伊吹眼底看見了讓他沉溺其中的琥珀色光芒。  
「因為之前說的時候志摩感覺沒在聽,所以想再說一次。」  
「……我有在聽,上次跟這次都聽得很清楚。」  
聽到了,也明白了。  
志摩總是想著伊吹到底是多害怕會被棄養?明明更加離不開這段關係的人是自己才對……不用言語表達出來果然是不行的吧。但要將自己心中所想說得讓伊吹能懂,好像很有難度。  
「那、我要來猜了。」  
「請便。」  
「啊!這個沒有期限的吧?我可以一路猜到八十歲嗎?」  
志摩用鼻子輕笑了幾聲,「明天還沒猜到的話就忘了這件事吧,笨蛋。」  
「欸――可以嗎?」  
「把你為數不多的腦容量拿去裝別的更重要的東西好嗎。」  
「像是志摩喜歡吃的食物?」  
「還有我喜歡的烏龍麵硬度之類的。」  
隨意附和著對方的話,隨著話題天馬行空的移轉,志摩其實也想不起來自己剛剛到底是在想些什麼了。  
反正一定是跟伊吹有關的事――那麼,濃縮成一句話就足夠。  
將來的某一天,他會確實地說出口的。  
關於伊吹跟自己,兩人之間的愛情。
分類:心靈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