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bsm無差] 夏雪

【夏雪】  
「欸?欸?志摩ちゃん你幹嘛轉台?」  
「我想看的劇快開始了。」  
「不行啦!快點轉回去!」  
「啊、喂!」  
「志摩ちゃん回家看錄好的就好了,我的這個是LIVE!」  
「蛤?你不也有錄嗎?在電視上看的話不管什麼時候看都一樣吧?」  
「才不一樣!不行不行不行、不可以再轉台了要開始了!」  
「……你好吵啊。」  
「志摩ちゃん一起看啊~這個團很棒喔!」  
「這個五分鐘就結束了吧?等一下要讓我看劇喔。」  
「知道了啦~」  
※  
啤酒味的吻。  
在日劇的片尾曲響起時伊吹自然而然的就纏了上來,志摩漫不經心的回應著對方同樣也是有些慢吞吞的吻。  
放假果然就是會讓人發懶。  
他這麼想著,但還是神智清醒的阻止了伊吹那隻要伸進他衣服裡的手,「我想睡了。」  
「不做嗎?」  
「不做。」很乾脆地回應,為了避免那笨蛋又開始鬧,他十分好心的補充了一句基本上不會被兌現的承諾,「――明天再說。」  
「可是我明天想出門耶……」  
「那就出門啊。」  
「志摩要陪我出門嗎?」伊吹靈光一閃,突然興奮的抓著志摩的肩膀前後搖晃,「對了!約會!志摩ちゃん明天跟我出門約會吧!好嗎?」  
「呃……」被對方晃得有些發暈,他皺起眉頭,『約會』這兩個字怎麼想都不適合用在他們身上,「好麻煩……」忍不住抱怨。  
「志摩每次都這樣說!好嘛好嘛去約會嘛!走啦!」  
「……只是陪你出門吧?約會兩個字就不必了。」  
「那、志摩是答應了嗎?」  
「唉――你要出門的時候再叫我。晚安。」  
「最喜歡志摩ちゃん了~~~」  
被開心過頭的伊吹抱了個滿懷,志摩由衷的希望明天的自己不會後悔。  
※  
說是約會,其實就只是陪伊吹去逛唱片行。  
志摩打了個呵欠,默默的看著對方手裡的CD越來越多,興致缺缺的看著眼前陳列的一張張音樂作品,淨是些陌生的名字。  
比起這個,他更在意剛才走進店裡時那個看上去像是店長的大叔居然親暱地喊了伊吹『藍ちゃん』。什麼啊?太熟了吧?大叔你哪位啊?志摩覺得自己這怒火來得莫名其妙,但一想到還是有點不爽,於是他洩憤似的偷偷掐了伊吹的腰――使勁的掐。  
「好痛痛痛痛――!」伊吹痛到差點讓手裡的CD散落一地,他扭著身子,意識到自己過大的音量吸引到許多狐疑的目光後連忙壓低嗓音,「志摩你幹嘛啦!很痛欸!」  
「你太慢了。」  
「快好了嘛、志摩ちゃん如果看到有興趣的也可以買幾張回家聽啊!」  
「我真的想聽的話跟你借就好了,幹嘛買。」  
「也對~」  
伊吹一個轉身又回去挑CD了,志摩垂下肩膀、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他繞到接近櫃檯的地方,假裝在看架上的商品,實際上卻是仔細的掃了幾眼那個大叔的名牌,果然寫著店長兩個字。職業病使然,下意識的就把對方的名字給記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記得這個幹嘛,不過就是個開唱片行的大叔。  
無聊的嫉妒心……無聊到很可笑。  
志摩又嘆了一口氣。  
※  
伊吹手裡提著看起來頗有重量的塑膠袋,並肩走出唱片行時對方還一直跟自己推銷他喜歡的那個樂團。  
「志摩ちゃん昨天也看到了吧!那首歌很棒對吧?」  
「昨天?哦、那個喔。」  
「對啊!那句歌詞!就是那句什麼下雪的、」  
「『那段初戀如同夏天的雪』?」  
「哇、就是那句,志摩ちゃん好厲害居然記住了!」  
「……還不是因為你最近一直聽,你沒記住才厲害好嗎?」  
「不覺得這句歌詞很有感覺嗎?就是一種,刺進心臟的感覺?」  
「會對這種歌詞有感覺,你的初戀難道也是夏天的雪嗎?」  
「――嗯?奇怪,可是夏天不會下雪啊?」  
「……你現在才發現嗎?所以說這是比喻!比喻不可能實現但又很美好的暗戀心情――你真的是笨蛋欸!」  
「能讓笨蛋也有共鳴,代表這首歌真的很棒對吧?」  
伊吹驕傲無比地說著,讓志摩連吐槽的心情都沒了,他突然覺得跟對方爭論這種事情的自己才是最笨的那個,忍不住笑了出來。  
「嗯?我有說什麼好笑的話嗎?」  
「沒事沒事。」志摩擺了擺手,把湊近的伊吹給推開,「再來要去哪?回家?」  
「要回家了嗎――才出門一下下而已欸!」  
「不然你是要還去哪裡?」  
「隨便逛逛?」  
看著伊吹燦爛的笑容,志摩沒有多說什麼,於是兩人沒有原路折返,繼續往前走。  
※  
「啊、是可麗餅!」  
「喂喂喂你衝過去幹嘛?」連忙扯住伊吹的袖子,志摩真心覺得以後出門都要幫伊吹綁上狗繩方便控制,「可麗餅又怎樣,到處都有吧?」  
「突然很想吃嘛。」  
「會胖喔。」  
「吃一個而已,不會啦。志摩ちゃん要嗎?」  
「……不要甜的。」  
伊吹蹦蹦跳的跑去排隊,順手幫對方拿著那袋CD的志摩在一旁的樹蔭下等待,他雙手抱胸,看著在整排的女生中格外顯眼的伊吹,突然覺得被戳到笑點。  
低著頭掩飾笑意,然後才十分遲緩的意識到,他們這樣,好像真的是在約會一樣。  
唉――果然跟笨蛋待在一起,久了也會變笨吧。  
又看了那大排長龍的隊伍一眼,志摩想著伊吹大概一時半刻不會回來,正準備拿出手機,突然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志摩さん?」  
反射性地回頭,穿著成套西裝的九重世人衝進他的視線裡,志摩微微瞪大眼,朝熟人點了點頭,「九重くん,好久不見。」  
「我出來跑公文,遠遠的就看到很像志摩さん的人,沒想到真的是。想說來打個招呼……」九重笑了笑,拋出一個平常到不行的問句,「志摩さん,今天休假嗎?」  
「呃、對……」志摩說出實話的瞬間就後悔了。  
「嗯?是在等人嗎?」九重十分機智的瞥了一眼他手裡肉眼可見沉甸甸的袋子,很直率地問著。  
「這個嘛……」  
就在他高速思考著要怎麼解釋現在這個狀況的同時,有個響亮的聲音衝進他跟九重的對話之間。  
「志摩!他說只剩下甜的口味了耶,你要哪種――欸?九ちゃん!你怎麼在這裡!」  
完蛋了。志摩眼神死的想著。  
「欸?伊吹さん……?」  
就在九重疑惑的歪著頭的同時,伊吹又興致高昂地說出了爆炸性發言。  
「我跟志摩ちゃん現在在約會中喔!」  
――實在是――  
志摩此刻只想找個洞鑽進去,他低下頭、用手摀著臉,不敢去看九重現在是什麼表情。  
「那、那我就不打擾了,先走囉!」  
很會讀空氣的後輩像一陣風似的離開了,志摩看著那個慌張離去的背影,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壞事。  
「嗯?志摩?怎麼了嗎?」  
「……沒事。你買一份,我們分著吃就好。」  
下了簡單易懂的指令,伊吹便又搖著尾巴回去排隊了。  
志摩一未身心俱疲。  
※  
邊走邊分著吃完了甜得要命的可麗餅,他們接下來又逛了幾間書店、二手市集、最後去了超市。  
踏上歸途時已接近黃昏,手裡提著裝滿食材的袋子,志摩聽著身旁的伊吹哼著那首有『初戀如同夏天的雪』這句歌詞的歌。  
「志摩ちゃん的初戀,是夏天的雪嗎?」  
「蛤?」伊吹用一種跟剛才問自己是要吃哪種豬肉一樣的語氣問著這問題,志摩皺起眉頭,「我不想說。」  
「欸――可是我想聽!」  
「為什麼要跟你聊初戀的話題啊?」  
「那不然我也跟你說我的嘛!交換一下!」  
「不用了,我不想聽,感覺就很無聊。」  
「怎麼這樣,志摩ちゃん好無情!」  
不理會在一旁哇哇叫的伊吹,他加快了腳步,把伊吹甩開幾公尺後,轉身。  
「伊吹藍。」  
可能是相識以來第一次這樣叫,他看到伊吹驚訝的眨了眨眼。  
「走快點,我肚子餓了。」  
也只能用這種彆扭又不乾脆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嫉妒心,志摩繼續往前走,而伊吹快步地跟了上來。  
「志摩ちゃん可以叫我藍ちゃん唷。」  
「一百年後再看看吧。」  
「那我要努力活到那時候才行呢~應該可以吧!畢竟我的生命線很長嘛。」  
「笨――蛋――」  
被罵了之後反而露出笑容,志摩也勾起嘴角。  
夕陽將並肩行走的兩人的影子拉得很長,彷彿看不見盡頭。
分類:娛樂

阿珊 │ 文章存放處(這裡只會放清水向的文,若要閱讀全部文章請至我的痞客邦:hagi0612) │ Plurk:tsunayoshi0612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